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雷神之剑!未雨绸缪!
    见过山葵次郎长,告知他战斗已经结束,又对其肯听自己的意见,选择疏散人群一事,表达谢意。

    双方一番客套后,小樱告辞,返回她暂住的客房。

    给三个雨隐下忍注入麻药,让他们没机会搞事,整幺蛾子。

    从三人身上搜刮来的战利品,经检查,都是些用不上的玩意,苦无,千本,廉价解毒剂,止血药等。

    把东西分门别类。

    完全没用,当垃圾处理的杂物放一边。

    没实用价值,可由忍具店,药店处回收的放另一边。

    至终,只余两样留在面前,一个剑柄,一份卷轴。

    小樱先拿起这剑柄,端详一会儿,试着往里加入无属性的查克拉。

    霎时,从前端迸发出一道光,长约二尺,呈剑形,有电弧缭绕在剑身上,不断跳跃。

    “查克拉消耗少,纵使是我也可以。”

    “削铁如泥,杀伤力不低,可以当忍术来使,低消耗,高收获,这性价比不错。”

    “剑柄是核心,剑身完全由查克拉,经过剑柄的增幅而构成,只要剑柄不坏,这雷神之剑就一直能用。”

    放下雷神之剑,转而拿起那份卷轴。

    “如雨露千本。”

    在看到这个术的时候,小樱忍不住想起了一个暗器,其名为…暴雨梨花针。

    出其不意下,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有病之人,击杀数名高手。

    区别在于,如雨露千本需要查克拉驱动,暴雨梨花针则不用任何能量。

    威力怎么样先不说,重点是普通人可用。

    “以后有时间了,可以研究一下。”小樱暗道。

    忍者掌握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不一定看得上暴雨梨花针这类暗器。

    普通人则不同,特定场合,特定对手,持有暴雨梨花针,是具备化险为夷的能力。

    例如土匪,山贼,海盗。

    而且忍者未必就不需要。

    假设一个场景。

    两名上忍在进行生死斗,势均力敌,谁也拿不下对方。

    打到筋疲力尽,站不起来的程度,连苦无,手里剑都无力去扔。

    这时,其中一方费劲的从裤裆里掏出暴雨梨花针。

    再假设。

    剧情里,鸣佐的最终对决。

    度过神仙打架阶段,俩人没有多余查克拉防备,这时,佐助从怀里取出暴雨梨花针。

    总的来说,这里面有商机,而且是大大的商机。

    “一个是科技没到,一个也和高端战力太强有关。”

    “号称掌握核心科技的大蛇丸,研究项目也离不开查克拉。”

    “有尾兽,人柱力这等可移动的核威慑,热武器很难冒头。”

    怎么忽然提起热武器了?绿青葵还没解决呢。

    这个小樱当然知道。

    问题是绿青葵那尚未动手,没表现出真面目,她不好在没证据揭穿绿青葵的当下,无视被绿青葵骗的鸣佐,去打杀绿青葵。

    反正那边有里樱盯着,不会有事。

    至于为什么突然想到热武器,与第四次忍界大战有关。

    热武器对付不了秽土转生者,对付不了六道带土,六道斑,它能拿来对付白绝。

    没错,就是那十万白绝。

    赚钱是其次,应对外星人才是小樱的主要想法。

    就拿大筒木桃式来说,他能吸收忍术,再倍数化放大,反馈回来。

    尾兽的尾兽玉,对大筒木桃式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在给他送查克拉。

    假如换成热武器,会发生什么?

    不是长门,以及他控制的修罗道,利用轮回眼的瞳力,加上查克拉制造的忍术型热武器。

    是真正不具备任何神秘之力,普通人也能用的热武器。

    这你吸收什么?

    别嫌弃小樱想太多,现在才哪到哪,杞人忧天也该有个限度。

    小樱就是这么个人,未雨绸缪,深谋远虑。

    作为拥有前世记忆的重生穿越者,知道热武器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又知道忍界并不太平。

    那强到可怕的外星人,一个接着一个。

    当然会想要尽自己一份力,让忍界可以安定。

    时间,就在小樱思虑中,缓缓过去,来到下午的五点四十二。

    日落西山。

    小樱等待多时的变故,终于到来。

    ~~~

    “宇智波佐助,放下武器,否则他活不过三秒。”绿青葵道。

    掐着鸣人后颈的左手,骤然加大力度,同时,右手所持的苦无,抵在鸣人咽喉处。

    佐助沉默片刻,丢掉雷刀,草雉剑。

    “关闭写轮眼,不要看我。”绿青葵道。

    佐助听话照做。

    “你可以试着躲一下,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绿青葵说着,丢出苦无,正中佐助左大腿,降低行动力。

    动作不慢,探手进忍具包,又取出一把苦无,四支毒千本。

    苦无命中佐助的左手,从手背刺入,从手心透出,让佐助不能结印使用忍术。

    千本,分别落在其它部位,这个随意,主要是让佐助中毒。

    佐助咬紧牙关,没叫出声来。

    “住手。”鸣人有气无力的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之前说的话,全是骗人的吗?”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绿青葵歪着脑袋道。

    “佐助,你如果像鸣人,乖乖喝下那杯茶,丧失战斗力,也不用变成这样。”

    “不过都差不多啦,等下我会挖走你的写轮眼,失去写轮眼,你就是个废人,生不如死,早死晚死都是死。”

    “回答我,你,全部是骗人的?”鸣人沙哑道,眼眶湿润,泪眼婆娑。

    “是又怎么样?”绿青葵冷笑。

    “你们三个小怪物联手,我又失去雷神之剑,如何是对手?”

    “本来是想撤退的,谁知道春野樱识破了我的伪装,没办法,只能是用骗术。”

    “怪只怪你们两个蠢,居然会相信敌人说的话。”

    “别说我不是木叶卧底,就算我是卧底,那也要杀。”

    “坦白自己卧底身份,等同于背叛,对叛徒,不存在怜悯。”

    鸣人哭成了泪人。

    为自己愚笨而哭。

    为连累佐助而哭。

    为不听小樱的话,意气用事而哭。

    “你以为自己赢定了?”佐助气定神闲,淡淡道。

    “你在说什么,我这还不算赢?”绿青葵笑道。

    “有你们两个在,春野樱不敢轻举妄动,任我宰割。”

    “明天的比赛,失去你们保护,我的雇主稳赢。”

    “写轮眼到手,活捉人柱力,你告诉我,这不是赢是什么?”

    “呵,那就睁大眼睛看看,到底谁赢。”佐助大喝:“小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