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文明观球
    “简单,鸣人,通灵一只妙木山的蛤蟆出来,控制着点查克拉,大概这么大就行。”小樱对鸣人说道,用手一指桌上的小碟子。

    鸣人点头,咬破大拇指,结通灵之术的印,谨记查克拉量的输入。

    在一阵轻烟里出现的,是一只婴儿小手般大小,没有前肢,尚未完全长成的半成品蛤蟆。

    鸣人尴尬,灿笑着就要再通灵,小樱制止了他,看向纲手。

    纲手轻轻戳了下这蛤蟆,暗想不是变身术伪造的,且这蛤蟆的体内,蕴含着极少量的仙术查克拉。

    也只有妙木山才能产生这样的蛤蟆。

    “没有自来也的允许,没人能从他手里骗过妙木山的通灵卷轴,而以自来也的习惯,这个孩子,不是预言之子,想必就是和预言之子有关的人。”纲手暗道。

    “说起来,这头发,还有这脸型。”

    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鸣人,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四代水门,玖辛奈这对夫妇。

    越是证实面前这俩人的身份,纲手这心里就再无半分侥幸,不是骗局,刚才所听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真相。

    “是吗?老师也死了吗?”纲手扶额,下意识端起酒瓶,咕嘟咕嘟灌了半瓶下肚。

    小樱想开口问什么时候走,眼看纲手喝的这么猛,她灵光一闪,到口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下去。

    “醉了也好,可以直接带走? 反正恐血症没好的纲手? 战斗力也发挥不出多少。”

    开玩笑的想着,小樱离开座位? 再回来时? 推着一辆小车,其上摆放着十瓶酒。

    “我爸有什么烦恼时? 就是用酒来解闷的,大醉一场? 再睡上一觉? 会好很多。”

    迎着纲手的凝视,小樱笑道,把酒摆到纲手面前,示意她敞开了喝。

    纲手凝眉? 左右想不出问题? 即是拿起来,开盖,狂饮。

    再说就两个下忍,能有什么问题?

    还有静音这位特别上忍在,翻不起浪花? 实在不行,静音也有办法将她弄醒? 没事的。

    酒和水不同,水因为胀肚? 喝不了多少,这酒可以连着闷下去好几瓶。

    喝到第七瓶时? 纲手倒在桌面上? 不省人事。

    “怎么说都是影级强者? 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不可能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没有戒心,恐怕,纲手是装的。”

    “如果我和鸣人这时有任何妄动,她会立即暴起。”

    想到这,小樱冷静下来,没有急功近利,被眼前的假象给冲昏头脑,目光从纲手这移开,落到静音身上。

    “请问你是?”

    “静音。”

    “你和纲手大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的弟子以及随从。”

    “这样啊,那么容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对村子,抱有什么样的心情?你个人认为,纲手大人该不该回去担任五代火影?”

    “这···”静音迟疑道:“我听纲手大人的。”

    “她现在醉了嘛,说一说没关系的,就当闲聊了。”小樱笑道。

    好半响。

    “离开村子也有好些年了,忘记很多事,当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的事,也有许多。”静音轻声道。

    “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愿意为村子付上任何代价。”

    “至于说纲手大人该不该当五代目,我没有意见。”

    小樱了然,换了个话题:“我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不懂过去是什么样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战争啊,那是···”

    小樱换着花样,变着话题的跟静音聊天,从战争聊到忍法,从忍法聊到古风,又从古风谈到吃喝玩乐,穿衣打扮等。

    因为剧情里的静音,戏份实在是不多,她就像是衬托纲手这朵鲜花而存在的绿叶,完完全全的跟班兼秘书。

    虽说是上忍,却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战绩,表现平平,身材平平,除了平淡还是平淡。

    小樱需要对她有更为详确的认识与了解,才好对症下药。

    而通过这一系列的闲聊,小樱已然大致弄清楚了静音的风格,爱好,包括最最重要的厌恶点,也即是雷区。

    再有针对的去谈论这一话题,假装自己也有类似的爱好,咱俩是同好哎,一下把彼此的关系给拉到很近。

    现在还是假装,小樱不介意当真培养一个新的兴趣爱好。

    不为别的,就为静音是纲手如今,为数不多可以信任,无话不谈的存在,值得她去交往。

    可以增加拜师纲手的成功率。

    三个小时,不知不觉溜走。

    鸣人这眼皮在打架。

    一直在装醉偷听的纲手,耐心一度快被消磨殆尽。

    反观小樱和静音,越聊越投机,越说越火热。

    前世是男,今世是女,男生和女生的心思,小樱都有体会,感触颇深。

    以男生视角夸奖静音漂亮。

    以女生视角和静音建立最紧密的联系。

    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反过来即是,遇到对的,投缘的人,那是怎么聊都不觉得腻,且这关系进展的又是特别快。

    “呀,已经这么晚了啊,你看我们是找个店住一晚,明天再走,还是今晚就走?”小樱看一眼手表,惊讶之余,把问题丢给静音。

    “呃,这个,纲手大人醉成这样,不太方便。”静音想了想道:“明天再说吧。”

    “那样感觉太耽误时间了,你看这样行不?”小樱道。

    “我们今晚连夜出发,能走多远走多远,等纲手大人醒来,再问她如何选择。”

    “假如纲手大人同意回去继任五代目,那就能早一些回去,万一不同意,也没影响,顶多是换个城镇,不耽误纲手大人耍钱。”

    静音沉默,忽然,她身体一颤,原来是纲手的左手,在她大腿上写字。

    有桌子遮挡,对面的小樱,鸣人,变成自来也的影分身,是看不见。

    “好,就按你说的来。”感受到纲手所写的字是可以,静音心里有了底,点头答应。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小樱,脸上表情不变,笑着说道:“那我们走吧。”

    别问她是怎么看到的,派灵体小樱钻桌子底下,文明观球,这种无师自通的事,想来不需要过多去描述。

    懂的都懂。

    不懂得,多问问别人也就懂了。

    小樱去结账,用自来也走时留下的钱。

    静音把小猪豚豚托付给鸣人抱着,背起还在装醉的纲手。

    一行几人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