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樱:我全都要
    离火影楼不远,就是忍者学校。

    小樱坐在忍校门口对面的秋千上,发呆,走神。

    怎么离开的火影办公室,又是怎么走来这里,不知道。

    因为震撼消息,导致大脑变成浆糊,思维发僵。

    “火影?我?”

    不是小樱轻看自己,实在是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被纲手看好,成为火影候补之一。

    要知道,她的目标与追求,上忍便是极限了哇。

    森下の面包店。

    “欢迎光临。”

    闻声看去,是森下雅子的儿子,小樱看了眼在收银台工作的森下澄,微笑道:“小朋友,你是这的员工?”

    “不是啦,这是我家的店,妈妈有事要忙,不在家,我在帮忙。”小不点道。

    “这样啊。”小樱点点头,随意在货架上拿两个三明治,两个炒面面包,两个肉松面包,去收银台结账。

    “一百七十两,收到二百两,找你三十两,谢谢惠顾。”森下澄。

    “打扰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可否借一步说话?”小樱。

    森下澄看着小樱,犹豫了下,叫儿子过来照看,点头示意小樱跟上。

    俩人一前一后,来到里间,休息室。

    “我是春野樱,和你的妻子,森下雅子同属一个班,在暗部当职。”小樱。

    “哦!是吗?雅子她承蒙你关照了,谢谢。”森下澄。

    “怎么说呢,我刚从师父那听说,雅子前辈是卧底,并且还是被你揭发,举报的。”小樱道。

    “请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能娶到那么漂亮的老婆,知道她的真面目,不想着包庇,隐瞒,反而…”

    “那个,我妻子她现在是…”森下澄。

    “活着,在木叶监狱。”小樱。

    看得出来,森下澄大大松口气,他一连喝了两杯冷水,坐在小樱对面。

    “如果有难言之隐,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小樱。

    “没什么。”森下澄道:“换成其他人不好说,你是五代大人的弟子,说说无妨。”

    小樱端正坐姿,洗耳恭听。

    “在那之前,还请你拍自己三下。”森下澄:“我要确定你是春野樱本人。”

    这个小樱懂。

    变身术是查克拉模拟伪装的效果,和水分身,影分身之类的术差不多,经不起大的外力磕碰。

    有没有用变身术,大力打个两三下,即可知晓。

    小樱没有二话,果断捶自己三拳。

    “失礼了。”森下澄低头。

    “不,凡事,谨慎一些的好。”小樱表示理解。

    “你想问我,为什么揭发雅子?很简单,我爱她,想救她,不想让她死。”森下澄低声道。

    “报名参加间谍,探子培训班,我深知村子在刺探情报一途,有多么强大,雅子她迟早会露馅。”

    “到那时,等待她的会是苦痛与折磨,生不如死。”

    “卧底任务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取,千分之一的概率被策反,那损失,不是一般的大。”

    “能够担任卧底的,无一不是有把柄,有牵绊,珍视之人在幕后势力的手中,了解到这一点的我,感到很绝望。”

    “我知道,让雅子放弃当卧底,不可能,她没有退路,在道路尽头等待她的唯一结局,是死。”

    “得过且过,就这样虚假的生活下去,我这么想着,转机是在良介出生后。”

    森下澄深呼吸,嘴角挂着笑意。

    “不一样了,渐渐地,我能感觉到,雅子的改变。”

    “不是冰冷,没有心,没有感情的工具,我体会到了她的爱。”

    “从一个无条件贯彻背后势力利益的卧底,冷血杀手,变成温柔善良的好母亲。”

    “我偷偷破译她的密信,发现她在推脱,对于一些严重危害村子利益的事,她在编造谎言,拒绝执行。”

    “为什么这样?我一开始想不通,到后来,听她说不想让良介去读忍校,成为忍者,我才恍然大悟。”

    “她在补救,当有一天身份败露,良介不会受到牵连。”

    “为此,我主动找上三代大人,揭发雅子,举报雅子,只求三代大人能留雅子一命。”

    “三代同意了?”刚问,小樱就想甩自己一耳光,这不是废话嘛,不同意,雅子哪里能活到现在。

    “恩,三代大人或许有他的考量,我也不懂,总之,他答应了我,而且还没有对雅子下手。”森下澄庆幸道。

    这就是坦白从宽?小樱暗想,虽然不是雅子本人。

    卧底是把双刃剑,利用的好,能有奇效,估计三代也是抱着这个想法,才没立刻处理雅子。

    加之雅子之后确实没再做什么太过危害村子利益的大事,放任,未尝不可。

    “前些日子,我破译密信,得知雅子背后的势力,让她暗杀一个人,做不到的话,她的父母,会有生命危险。”森下澄道。

    “这也是我首次知晓,雅子留在那边的把柄是什么。”

    “我立即去找五代大人,跟她汇报了这事,请求她帮忙,然后,就看到了你。”

    “一般来说,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威胁卧底,打感情牌会更好,我想,幕后势力是看出雅子消极怠工,有可能是被策反,才出此下策。”

    消化掉这些内容,小樱开口道:“这么说,你并不是为了村子,为了火之意志,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呵,当然,就算我说是为了火之意志,恐怕也没人会信。”森下澄笑道。

    小樱低头道谢,打扰对方的时间。

    森下澄摆手说没事。

    临分别时,小樱道:“雅子前辈她在重伤的情况下,强撑着不昏厥,对我说,你和良介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为难你们。”

    “日久生情,或许最初她是单纯利用你,把你当工具,久而久之,你已经是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仅是良介,还有你。”

    推门,走出休息室。

    待小樱即将走出面包店的大门时,森下澄和森下雅子的儿子,森下良介,属于他的惊呼声,响起。

    “哎!爸爸!你怎么哭啦?是谁欺负你啊?别怕,等妈妈回来,帮你欺负回去!”

    “以后,多来这家店买面包吧。”小樱嘀咕。

    撕开三明治,咬一大口,酸酸甜甜,很好吃。

    “大家和小家的问题,说来说去,都是实力不够。”

    “只要有足够强的实力,足够厉害的手腕,完全可以两手抓。”

    “大家,小家,我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