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要成功!先发疯!磨练心境!
    对于规划好未来,已经明确目标的小樱来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缺什么,需要什么。

    没有在外闲逛,浪费时间,直接回到家。

    今天刚出院,纲手特地给她放三天假,之后再正式执行任务,也即是去忍校讲课,去医院实习。

    这三天,她要好好的利用起来。

    “磨练意志的幻术,已经完成,随时可以开始。”

    “然后是阴封印,乱身冲。”

    “木遁,能觉醒最好,觉醒不了,也别去强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心态要摆正。”

    “有柱间细胞的融入,同化,我现在查克拉量大增,以后还会越来越多,可以选修几个远程,杀伤力大的忍术。”

    在新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弄好后,将其合起,小樱深呼吸,躺床上,控制里樱出窍,携带部分查克拉。

    “第一次,时间定的短些,一小时好了。”

    “事件嘛,家破人亡。”

    把时间,内容给设定好,跟着里樱将这构成幻术空间的查克拉,拍在小樱脸上,同时,里樱回归。

    也必须要回来,否则她在外面,小樱的意识就始终保持一半清醒,没有意义。

    嗡!

    小樱眼前一黑,意识被拉扯进幻术空间。

    时间,过去一个钟头,少许偏差,可以忽略不计。

    蓦然,小樱睁开眼。

    从幻术中醒来的她,如同离了水的鱼,大口喘息。

    眼泪夺眶而出。

    心脏抽搐似得痛。

    身体蜷缩成一团,沙哑的低喊着。

    半响,她回过神,愣愣的看着自己所在的房间。

    “是了!我刚才是在幻术里来着,那些…全是假的。”

    沉默许久,小樱下床倒水喝。

    “这样没事吗?太真实了,我…”

    犹豫,迟疑,带着些害怕,小樱推开房门。

    这就看到在客厅看报纸的老爸,以及旁边在打毛衣的老妈。

    “恩?小樱,你怎么哭了!眼睛红红的!”老妈芽吹意外,连忙丢下手里的东西,小跑过来。

    “是谁欺负了你?”老爸春野兆,黑着脸道。

    “没,没有人欺负我,只是那个…”小樱哽咽的说着,一把抱住老妈,放声大哭。

    有限月读中,经历过家破人亡的她,明白了拥有再失去的痛苦。

    痛彻心扉。

    穿越重生至今,已经十二年,她早已把这个世界的爸妈,看成了自己最亲,最重要的人。

    忽然失去他们,难受到撕心裂肺。

    依稀记得前世十一岁左右,梦见妈妈被打,她还哭醒呢,何况这次是真实到能以假乱真的幻术。

    看着女儿哭成泪人,怎么都哄不好,春野兆,芽吹,心疼的不得了。

    今晚,小樱没有出去,一直在家陪着爸妈。

    而看她恢复,脸上有了笑容,不像是勉强,俩人才是放心。

    得知小樱不去澡堂的井野,雏田,也就没再去,和小樱一样,在家里冲澡。

    经常来这住,小樱的衣柜里,存放着俩女的换洗衣服,以及日常用品,不用带什么,随时过来能住。

    “磨练心境?”井野疑惑。

    “恩,我的心不静,没办法完美掌握仙术,为后续力量铺垫,所以…”小樱没有隐瞒,如实告知。

    “我需要用幻术来折磨我自己,以此来获得心境上的拔高。”

    弄明白怎么回事,井野生气道:“用不着做到这种程度啊!你已经很强了,我们这一届,唯一晋升的中忍,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学无止境。”小樱道。

    “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停下来,一直前进。”

    “我想保护家人,保护你们,保护我所珍惜的人,这,离不开力量。”

    “···”井野低声道。

    “恩?什么?”小樱没听清。

    “笨蛋!”井野大叫。

    “你只顾自己!根本没考虑过我…我和雏田,叔叔阿姨的心情!”

    “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你变得再强,我们也不会多高兴!反过来,万一你出事,有什么意外,我们会很伤心,难过!”

    “你到底懂不懂啊!大笨蛋!”

    井野扯过抱枕,砸小樱脸上,又扑上去,连拍带捶,最后气呼呼的离开,回自己家。

    “为什么这么激动啊?”小樱懵圈,不放心井野一个人,她派里樱尾随,结果不等靠近,就听到井野在说不要跟着我。

    “能感应到灵体,修炼到第二阶段了吗?灵化术。”小樱暗道。

    没有听井野的话,依旧坚持着随行,直到目送她进家门,才返回。

    “怎么了?”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

    “没什么,井野她回去了。”小樱。

    “是吗?那雏田?”

    “雏田还在这。”

    “做错事要道歉,难得遇到井野这么好的朋友,不可以惹她的气。”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找她。”

    “等什么明天,你想让她带着气,一晚上睡不着吗?现在就去。”

    小樱想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再一想,这事不好解释,说的多了,只会让爸妈更担心,她捏着鼻子认下。

    与雏田商量,俩女拿了点东西,动身前往山中家。

    “小樱本来今天就不对劲,你还让她出去,再说现在都这么晚了。”春野兆无奈。

    “你懂什么,有些话,孩子不好跟父母说,好朋友,闺蜜,就是最好的倾诉对象。”芽吹道。

    “我比你还要担心她,可是,那孩子藏着许多话不能跟我们讲。”

    “让她去找闺蜜,聊些体己,贴心话,说不定,心情能有所好转。”

    山中家。

    对于追来的小樱,雏田,没话可说的井野,开窗放她们进来,就自顾自的躺床上,最里边,面向墙,闭目假寐。

    小樱不知道该说啥。

    井野摆明了不想让她当忍者,这还说什么呢?

    或许井野认为当个普通人也能过的很好,殊不知,弱小是原罪。

    “晚安。”小樱。

    “晚安。”雏田。

    关灯。

    入睡。

    小樱不是睡觉,她是控制里樱,照白天的步骤,对自己释放有限月读。

    这次的时间定为六个钟头,内容也更为复杂。

    她将在幻术里,体验从人生巅峰,坠落至谷底,被无数人唾弃,众叛亲离的绝望场景。

    不疯魔,不成活。

    要成功,先发疯。

    为了实现理想中的最强,完美掌握仙术。

    小樱她…拼了。

    等小樱呼吸平稳,进入幻术,井野握住她的左手,十指紧扣。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