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获取信任
    把这名死了有三天,已经发臭,佩戴岩隐护额的上忍尸体,封进卷轴,小樱背起老卡,离开这处烂尾楼。

    不忘蒙上隐身布。

    卡卡西在黑市里的悬赏可不低,又是成名多年的精英上忍,仇家不要太多,小心些总没错。

    途经一家居酒屋,进去把在卫生间睡觉的风花小雪带出来。

    “她是?”卡卡西。

    “保护目标。”小樱。

    “保护类型的任务吗?”卡卡西了然。

    “既然没有上忍带队,就你们三个,那这任务应该就是C级?挺好的,多磨练一下。”

    小樱摇头。

    “不是C级?那是B?火影大人也真能放心!”卡卡西愕然。

    小樱和佐助先不说,鸣人是九尾人柱力这点,一般而言,是轻易不会外派,最起码也得安排上忍随行,或是在木叶的势力范围。

    这一没上忍,二又跑来沿海城镇,鱼龙混杂之地。

    呃…

    “是A,由我带队,等级是A。”小樱。

    本是软绵绵的老卡,忽然变得僵硬。

    “怎么回事!在不涉及机密的前提下,能说的,全部告诉我!”卡卡西严肃道。

    “哦,等我送她回去,还有啊,老师你得洗个澡,几天没洗,好臭。”小樱。

    卡卡西囧,尴尬。

    大约四十分钟后,磨磨蹭蹭,堪堪冲完澡的老卡,随意寻了个借口,支开鸣佐。

    这就从小樱这,听到了事情的完整经过。

    “原来如此,是因为人手紧缺啊。”卡卡西恍然。

    “嗯,刚好我的表现可以独当一面,师父也就放心让我带队。”小樱笑道。

    “照这么看,我应该很快能晋升成为上忍。”

    上忍?五代可是把你当火影在培养啊!卡卡西暗想。

    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这是自身所在高度,立场决定的,与智商无关。

    小樱不懂火影的责任和心态,自然也就想不到这里面的深意,仅仅是看到表面。

    卡卡西不一样,他经历过三任火影,且是最接近火影之位的精英上忍,智商,思维能力是出类拔萃。

    结合小樱的优异表现,鸣人对村子的重要,纲手谎称人手不足等情报,有八成把握断定,纲手是视小樱为火影苗子在栽培。

    “老师,正好遇见了,你晚点回去,跟我们一起走吧。”小樱道。

    “那不行,我有重要任务在身,不能耽误。”卡卡西拒绝。

    他在说谎,任务重要是没错,可还没到急成这样,拖上一两个月,没问题。

    “哦,那算了。”小樱失望。

    有老卡压轴,她这心里能更有底。

    实力强,可以直接无脑碾压。

    她的实力不够,只能是绞尽脑汁的和敌人斗智斗勇,脑细胞又不知要烧掉多少。

    目送小樱离开,卡卡西深吸口气。

    “小樱,你比我要强,同样在你这个年纪,我思想阴暗,目光狭隘,虽然成为了上忍,也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如果那时我能像你一样,拥有理解他人的同理心,或许…一切都会变的不同。”

    想到最后,伴随着一声悠长叹息,道不尽的遗憾,统统汇聚在里面。

    另一边,小樱找到鸣佐,跟他们说明老卡的情况,然后一起去找上三太夫。

    “三太夫先生,请问你觉得,能成为木叶数万忍者的领袖,火影大人,会是笨蛋,蠢货吗?”小樱。

    “当然不会!为什么这么说?”三太夫连忙道。

    “我知道三太夫先生对我们三人能否顺利完成任务一事,感到疑虑。”小樱道。

    “这是你的主观意识,我们再如何保证也改变不了。”

    “的确,我是中忍,他们两个是下忍,构不成等级为A的任务条件。”

    “但是要麻烦你认识到这点,火影不是笨蛋,不是愚蠢之人,她既然派我们来,就代表我们可以胜任。”

    “你不相信我们,也该相信火影大人的眼光。”

    三太夫怔,沉默。

    “如果你执意不放心,那我也没办法,一切以雇主的感受为优先。”小樱道。

    “而若是你愿意相信火影,相信我们,我可以担保,拼上我们所有,定会确保任务目标的安全。”

    三太夫是任务委托人,不取得他的信任,同意,这任务进行不下去。

    要怎么获得这份信任,在来的路上,小樱有抽空想过。

    答案是扯虎皮,拉大旗。

    沉默片刻,三太夫道:“事关雪绘的安全,我不能容忍任何意外出现,抱歉,辛苦你们白跑一趟。”

    “我们是精英上忍,旗木卡卡西的学生。”小樱道。

    “他是传说中,三忍自来也的弟子,漩涡鸣人。”

    “他是忍界最强,宇智波一族,宇智波佐助。”

    “至于我,则是三忍纲手,目前在位的五代火影的弟子,春野樱。”

    “别看我们年纪小,职位不高,实力可是很强的,联手,足以匹敌上忍。”

    三太夫目瞪口呆。

    换人的想法,在得知三人的来历与背景后,烟消云散。

    跟着,四人围坐在方桌前,展开探讨,主要是小樱问,三太夫答。

    例如接下来的行程,剧组人员构成,雪绘的忌讳等。

    “雪绘小姐有什么敌人,死对头,仇家?”小樱道。

    “请想好再回答,我好预估,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很重要。”

    “几个月前,我有遇到一个老人,他隐瞒了部分真相,过程非常凶险。”

    “安心,为雇主保密,是我们的本分,不用担心会变得人尽皆知。”

    “我们和你们绑在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希望你能给予最起码的信任。”

    闻言,三太夫犹豫许久,去检查门窗,确定没人偷听,这才小小声的,交代了富士风雪绘,也即是风花小雪的真相。

    前面听到昏昏欲睡,觉得无聊的鸣人,这时浑身起鸡皮疙瘩。

    佐助瞥一眼在记笔记,认真倾听的小樱,心服口服。

    “我知道了,感谢你的信任跟配合,安全方面,就请放心的交给我们。”小樱停笔,开口道。

    “拜托了!”三太夫鞠躬,郑重道。

    “知道情报就好办了,比两眼一抹黑,被打个措手不及要好。”小樱道。

    “公主,不,雪绘小姐不愿意回雪之国,现在她喝醉熟睡,是个好机会。”

    “有什么等上船后再说。”

    没有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缩,偷偷观察三人反应的三太夫,心里有了些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