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忽悠,接着忽悠
    不能躲,更不能逃,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唯有主动找上角都,才能稳住对方,进而收获一个可以一定程度上驱使的打手。

    牛皮这东西,只要没吹破,就往破里吹。

    生孩子的空话,说再多也不要钱,随便说。

    小樱取出纸笔,当场把欠条写好,一同标上去的还有利率,弄两张,也都签上自己的名:“请。”

    角都沉默半响,伸手接过,在甲方后边签名。

    “好,拿着这张欠条,以后随时可以来催债,没钱那是真的无能为力,可若是有钱,必定会还。”小樱坚定道:“绝不食言。”

    “我再信你一次。”角都道。

    不信也没办法。

    难不成杀掉小樱?

    那钱是彻底打水漂,一分钱也别想拿回来。

    抓小樱去卖?

    就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能卖多少钱,与欠下的债相比,连个零头都不够。

    抓小樱勒索木叶?

    拜托,没听见人家五代纲手都穷到不要脸,拿徒弟的钱吗?

    即便是勒索,又能得多少钱?更不用说这事背后携带的风险。

    综上所述,角都若想要钱,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相信小樱。

    信,还有可能追到钱,从子孙后代那追。

    不信,那是半毛钱都别去妄想。

    “追债先不论,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或者说最近,有没有什么发财之路?”角都道。

    “发财?那可太多了!”小樱道:“我是苦于没有本钱,要不然分分钟几十万,几百万上下。”

    “分分钟…别给我弄虚的,我要实际,有意义,切实可行的方案,你直接说。”角都。

    “我没说虚啊,就是在说实际嘛。”小樱委屈道。

    “真的?那是勒索谁?敲诈谁?”角都。

    “勒索,敲诈,哪里需要本金?”小樱。

    “那你说的是?”角都疑惑。

    “在那之前,问一下,角都大人,你平时是怎么挣钱的?挣到的钱又拿来干什么了?”小樱。

    “黑市里有数量众多,且经常在刷新的悬赏任务,通过杀赏金高的忍者来赚钱,至于赚得的钱,花一部分,存一部分。”角都。

    “哎呀!存钱是最亏的事,你钱存在那里,始终是那么些,不如拿出来做生意,钱生钱。”小樱。

    “不亏,换金所那有利息,存进去我能吃利息。”角都。

    “那点儿利息算什么?勉强能塞个牙缝,角都大人,你糊涂啊!”小樱扶额,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角都。

    “啊!非常对不起!我太放肆了,因为涉及到我的专长,一时间有些冲动!”小樱诚惶诚恐。

    “不,没什么。”角都摇头道:“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小樱小心观察着角都的眼神,表情,想了想道,“衣食住行,这是每个人都离不开的事项,其中,又以女人和小孩的钱,最是好赚。”

    穿越前,生活在那样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或多或少是明白一些。

    简单来说即是,没吃过猪肉,有见过猪跑。

    而恰恰小樱的语言表达(忽悠)能力不错,给她点儿阳光,能灿烂,给她点儿洪水,能泛滥。

    角都接近百岁,人生阅历丰富,智商不低,仍然不可避免受到时代的局限。

    随波逐流是大众。

    逆流而上,不受时代局限,能够划时代,开拓新领域的存在,是少之又少。

    小樱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角都惊艳,心态不知不觉发生转变,由一开始的疑惑,到将信将疑,再到心服口服。

    虽然还没有做,但听小樱说的,他不由的有种预感,或者说直觉,小樱说的可行,有道理。

    “一人富,不如众人富,大家都富起来,这消费能力便可大幅度提高,赚的钱也就更多。”

    “女人一般都很舍得为自己花钱,特别是脸蛋,身材,包括穿衣打扮等,这里面的商机,多到你头皮发麻。”

    “交通工具方面…”

    “然后是通讯方面…”

    飞段干瞪眼。

    看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在说着致富经的小樱。

    再看看跪坐在对面,聚精会神听讲,在记笔记的角都。

    他嘀咕道:“不是说来找她算账的吗?这怎么…”

    轰!

    一拳把飞段打出好几条街,角都淡淡道:“不好意思,他脑子不好使,经常胡言乱语,你继续说。”

    小樱嘴角一抽,干咳中,开口继续。

    不一会儿,飞段跑回来,隔着还远就在破口大骂。

    角都不耐烦,暂时打断小樱的话,过去三下五除二。

    打折飞段的手骨与腿骨,拿绳子捆结实,嘴用胶布封住,再装麻袋里,挖个坑,埋进去。

    重新回到小樱面前,坐下,点头示意她继续。

    “…”小樱。

    特别是当里樱不携带查克拉,穿过泥土和麻袋,看到一脸享受,仿佛要去了的飞段,她这脸皮,是止不住的抽搐。

    天,渐渐暗下,接近八点。

    “角都大人,下次有机会再说,我这次出来是有任务在身。”小樱道。

    “就刚才概括所讲的这些,你可以先复习一遍,自己琢磨琢磨。”

    “恩。”角都颔首。

    得到同意,小樱转身快跑着离开。

    “天才吗?和她相比,我这么多年都白活了。”角都喃喃自语。

    小樱给他打开的是新世界的大门,按照小樱说的做,他能拥有更多,数不尽的财富。

    比他满世界转悠,找悬赏目标击杀,效率不知要高多少倍。

    另一边。

    跑出巷子,来到人声鼎沸的街道上,小樱提着的心,才是放下。

    该怎么应付角都,利用角都,在出村以前她就想了又想,设计了三套方案,又根据可能的意外选项,有十四条分支。

    想和做,是两码事。

    在实际面对角都时。

    在感受到角都眼里的杀意,还有那涌动,沸腾的可怖查克拉。

    小樱承认,她很慌。

    万幸,打好的腹稿没有忘,随机应变,临场发挥能力可以,她成功过关。

    蓦然,灵魂感知锁定角都的那个灵魂反应,动了,速度极快。

    小樱先是变脸,随后追念自己有无错误,强忍住逃跑的冲动。

    下一刻,左手被一只大而有力的手抓住,跟着眼前一花,被带到房顶。

    “差点忘了。”角都。

    “什么?”小樱。

    “白纸黑字,口头承诺,不够,把你的血也留下。”角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