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一百二十章 冤大头
    火影办公室。

    “恩?小樱出村了?”纲手愣,停下吃到一半的泡面,疑惑道:“一动不动空了八天,这忽然行动,是什么意思?”

    “要派人跟着吗?暗中保护,防止出意外。”静音道。

    “她会灵化术,拥有感知灵魂的能力,怎么暗中保护?”纲手摇头道:“很机灵的她,不用担心。”

    晚八点。

    百花澡堂。

    左右等不来小樱的井野,雏田,俩女对视一眼,纷纷有了猜测,井野使用感知术,雏田开启白眼。

    “没有。”井野。

    “不在家。”雏田。

    “走了吗?”井野暗叹,转身走进澡堂。

    见状,雏田跟上。

    浸泡在清澈的水池子里,井野无聊到吐泡泡。

    雏田像以往那般,蹲坐着,蜷缩成一团,窝在角落里,怕被人看到。

    没有小樱这个话唠,中心人物,俩女是找不到可供聊天的话题,气氛有点冷。

    “小樱好厉害呢。”井野幽幽道:“不声不响的拜了火影大人为师,头脑聪明,勤奋好学,体质奇异,以后只会越来越强。”

    雏田恩。

    “我的家族秘传,偏向于控制,辅助,要杀伤力没杀伤力,要破坏力没破坏力,感觉没什么用,好鸡肋啊。”井野捂脸。

    “比较起来,我反而是喜欢日向家,雏田,你家的柔拳,更适合战斗。”

    “没,没有这种事,井野,你的秘传很厉害的。”雏田害羞道。

    “厉害什么,我也想要像小樱那样,独当一面,好过现在,与同伴分开,我就是个渣。”井野抱头,发牢骚。

    “你和鸣人,怎么办?”井野。

    雏田低头对手指。

    “唉,继续加油吧。”井野叹气。

    之后,沉默许久。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而喜欢鸣人的。”井野忽然道。

    雏田怔,用力摇头,红着脸不吭声。

    “不好意思说?没关系,在心里去想就可以了,我能看到。”井野笑道。

    双手一合,结印,伸出右脚,轻轻踩在雏田的左脚上,以此为连接。

    “不要用查克拉抵抗,我不会伤害你,放轻松,用心去回忆。”

    听井野的话,雏田放松身体,回忆起小时候,与鸣人有过的交集。

    起初,一切正常,井野看的会心一笑,可慢慢的,情况偏离出预定轨道。

    “那个,你确定你喜欢的是鸣人?”井野古怪道。

    “为什么这样说?”雏田疑惑。

    井野沉默。

    如果说鸣人在雏田的回忆里占十分,那小樱则占九十分。

    让雏田去想鸣人,她也的确是想了,但问题在于···

    事件的当事人,鸣人,居然只占回忆里的很小一部分,反倒是小樱这个局外人,占大部分。

    从初入忍校时遇到小樱,雏田就一直在小樱的鼓励,帮助,加油下成长,整整六年。

    也就因为小樱是女生,如果小樱是男生,井野一点不意外,雏田大概率会选择小樱。

    “女生,男生,呃!”井野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雏田,难道,雏田也和她一样,喜欢小樱,只是没意识到?

    “确实,这是思维上的盲区,我也是绕了个大弯子才察觉到,雏田的话···”井野沉吟。

    “雏田,假如,我是说假如哈,把鸣人,小樱,放在天平上,谁更重要?”井野。

    “啊?唔···一样重要。”雏田。

    “肯定有先后的,你仔细想,用心想。”井野。

    人的思维非常神奇,它不受人自己的控制,相当活跃。

    你不想去想的,它层出不穷的冒出来,你绞尽脑汁想去想的,它又跟你在玩捉迷藏。

    此时此刻,在听到井野的问题以后,雏田自己决定不了,她也真的分不出轻重,可思维,想法,已然先一步的完成,并被井野捕捉到。

    读心术,山中家的秘传之一,使用条件苛刻,井野如今还没学到家,刚会了点儿皮毛。

    需受术者不反抗,且需要对方去想,仅仅能看见表层想法。

    要针对这一招,很简单,只需瞎想些有的没的即可,比如市场的猪肉又涨价了,比如某某某被戴绿帽了,便能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对于经验老道的中忍,上忍,井野的读心术,没有任何效果,而对雏田这样的小白,完全够用。

    “果然!雏田!你也是···”井野的表情,一言难尽。

    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雏田,茫然的看着井野。

    与此同时,在野外吃烤鱼,喝山泉水的小樱,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恩?感冒了?还是有人在背后说我?”

    小樱吸了吸鼻子,左右想不通,狼吞虎咽,连骨带刺的解决掉五条烤鱼。

    一万公斤的防御,作用在身体各处,里里外外都算,刀片,玻璃渣都敢吃,这鱼刺更不在话下。

    主要是嫌挑鱼刺太麻烦,没那耐心。

    吃饱喝足,小樱搁原地休息一会儿,起来继续赶路。

    跋山涉水,奔波了一天,终于抵达目的地,火之国临近霜之国的交界。

    “一个亿不是小数目,正常手段根本别想拿到,只有盗窃,抢,掠夺,这就需要一个冤大头。”

    “坐拥大量秘密基地,创建忍村,底下数不清的死忠,没有谁比大蛇丸更适合。”

    “俗话说的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兜是我可以利用的棋子。”

    “借兜的手,我可以获得大量钱财,甚至包括秽土转生在内的禁术。”

    “顺带着还能确定大蛇丸的转生日期,让佐助去的平安,稳妥。”

    还记得中忍考试第二场,死亡森林,与兜的遭遇战吗?

    那一战结束后,小樱采集了兜的血液,就是想在这方面做点文章。

    相信熟悉火影的人不会陌生,都知道晓组织有个借血为媒介,发动诅咒的家伙。

    而这个家伙,又有一个视钱如命,一生为钱东奔西走的老爷爷。

    用钱来开路,沟通,大概率能说服对方合作,当然,有可能会被黑吃黑,这就需要小樱动点脑子,如何去与之周旋。

    躲在茂密的丛林深处,借灵体小樱,观察着十公里外的角都,飞段。

    保险起见,小樱又后退五公里,稍有不对,她能马上跑路,这才探手进忍具包,取出装有兜的血的容器。

    忍不住咧嘴一笑:“兜前辈,别来无恙呀,我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