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六十章 届不到的心意
    烈阳高照。

    头戴安全帽,在工地上搬砖,搅拌水泥,打地基的第七班,绑有大量负重,汗流浃背。

    小樱除外,力气大到她这个地步,单纯的负重已经起不到训练目的了。

    对她有帮助,有提升空间的是查克拉控制,以及水的性质变化修行。

    “小小小小!小樱!到底怎么回事啊!忽然间弃权什么的,都说了中忍考试很重要,不能整幺蛾子,你们怎么?”井野气急,到语无伦次的程度。

    第一场笔试结束,第二场主考官,红豆,带众人去见识过死亡森林,随后,宣布解散。

    她迫切想弄清楚原因,撇下要去吃烤肉庆祝的丁次,鹿丸,着急忙慌的找来,一同来的还有雏田,小李。

    要问下忍中,谁最关心第七班的去留,动向,非此三人莫属。

    “小樱桑!有什么困难请务必跟我说!拼上一切也会帮你解决!”小李大声道。

    “呃···”小樱卡壳。

    大蛇丸,药师兜,在木叶有多少眼线,耳目,不得而知。

    预防假弃权的情报被大蛇丸知晓,踏入死亡森林,越少人知道越好。

    雏田和井野还行,小李的话,到底是认识不足,保险起见,保密会比较好。

    “很简单啊,失败了就要当一辈子下忍,代价太大,我们接受不了。”小樱道。

    “哎呀!错了啦!”井野跺脚:“那完全是骗人的!最后一题,只要你选择留下,就算通过!”

    “什么!这样的吗?”小樱惊愕,转而后悔道:“那我们岂不是走了一步臭棋,唉,可惜没有后悔药吃,不然···”

    “怎么这样!”小李建议道:“去向火影大人说,看能不能再给个机会?”

    “别妄想了好吗?火影大人代表的就是权威,规则是他定下的,本身就必须要去遵守,怎么会带头破坏,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井野打破小李的幻想。

    转眼,太阳下山。

    忙活了一白天,累成狗的第七班,伙同雏田,井野,一起去吃一乐拉面,再转站,来到百花澡堂。

    原本的店名是前任老板的姓氏来决定的,换了老板,这自然要改。

    小樱的樱花,雏田的向日葵,井野的波斯菊,选谁都不恰当,就以百花来定义。

    “呼···活过来了···”瘫软在自家澡池子里,小樱满足的发出一声幽长叹息。

    “注意一点啦,像老头子一样。”井野嗔道,距离小樱不远,蹲坐下,把刚洗好的头发盘起。

    雏田怯生生,更加的害羞,跟做贼似得,猫着腰溜进来,蜷缩成一团。

    小樱勾勾手指,示意俩女附耳过来,一阵叽咕议论。

    “这是火影大人会做出的事?”井野怀疑人生。

    想到自己白天是如何信誓旦旦的保证,确信,三代不会破坏规矩,再迎着小樱满是笑意的目光。

    捂脸。

    “太好了!不是真的放弃!”雏田没想那么多,抱持着由衷的欣喜。

    “别对任何人说,知道吗?这对我很重要。”小樱小声道。

    “重要你就别说啊,说出来的秘密,还算秘密?”井野嘟嚷。

    “我不想对你们说谎。”小樱笑道。

    雏田的思维没想到那一层,听不出小樱这句话里,所蕴含的意义。

    与之不同的井野,本就有所猜测,这心思难免会多想,接着又听小樱在开导雏田,提到和鸣人的约会。

    犹豫,纠结了半响,井野开口。

    “小樱,假如你遇到了喜欢的人,是会死缠烂打的去追求,争取?还是顺其自然?又或是碰到困难,选择放弃?”

    小樱愣,想了想,笑道:“我喜欢的人?那当然是想方设法的抓在手里啦,不管有多难。”

    除非是那种压根就没有希望的。

    例如追求喜欢鸣人的雏田,和喜欢佐助,最后嫁给佐井的井野。

    这就是不可能,没希望的事。

    小樱从未抱任何的幻想,哪怕再怎么喜欢,都不会实际的去过线。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眼下还能做朋友,最好的姐妹,无话不谈的闺蜜。

    一旦表白,三观无法接受的俩女,很大可能会彻底与她断绝关系,从此再不相见,形同陌路。

    那是小樱无论如何都不愿看到的。

    “不管有多难?”井野追问。

    “恩。”小樱确定。

    这下,井野又变得不确定了。

    的确,小樱不是那种会亏待自己的人,喜欢,说什么都一定要得到,放弃的可能很低啊。

    也即是说,她的猜测不成立,小樱只是把她当成了普通的好姐妹。

    双手抱膝,渐渐沉入水里,到鼻子还在水面上的地步时,停住。

    “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那天早上要偷偷的亲我?”张嘴,咕噜噜的气泡在冒,井野心烦气躁。

    在这之前,她不曾有类似的想法,完全是被小樱给引导出的。

    如今回忆起小时候,进入忍校,最先注意到的人就是小樱。

    该说是可爱还是帅气好呢?就是拥有着吸引她的闪光点。

    那么多同龄的孩子,唯有和小樱一起玩,最开心,也乐意,朝思暮想的念着小樱。

    把这个性别的问题给抛开,将小樱和佐助,放在天平上,谁更重要?谁在心里的地位最高?

    答案是···

    小樱!

    “我真是···笨蛋!”模糊不清的嘟嚷道,井野自暴自弃,干脆一头扎进水里。

    这算什么嘛!

    因为一场误会,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谁,结果对方完全没有喜欢她,这不是比原来喜欢佐助,还要难了吗?

    并不知道井野在想什么的小樱,依旧在给雏田分享恋爱攻略。

    一夜无话,第二天。

    上午九点。

    踩着时间到场的第七班,不出意外是吸引了全场,不包括主考官红豆,昨晚就知情的雏田,井野,一票人的意外目光。

    “咦!他们不是弃权了吗?”

    “对啊!我看着他们离开的!这怎么又回来了?”

    “居然还领到了卷轴!喂!怎么回事!”

    “解释权在火影大人那里,有任何疑问,欢迎去咨询。”红豆皮笑肉不笑的道。

    霎时,静悄悄一片,再没人吭声。

    “走后门了吗?”兜单手扶眼镜。

    可恶,没有算到这点。

    怎么办?时间不够了。

    就算通知大蛇丸大人,面对四围封锁,有暗部严密监视的死亡森林,也很难悄无声息,不引起任何人察觉的潜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