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春野樱雷姆的粉 > 第四十一章 男子汉
    从附近搬来一张桌子,小樱站上去,弥补了身高的不足,也让站在后边,远一些的人,能看见她。

    拍拍手。

    本是窃窃私语的人群,霎时静悄悄一片。

    卡卡西站在群众中,狐疑的看着小樱,不知她是在打的什么主意?

    “耽误你们一点时间,这些损坏的东西,事后会进行赔偿的,安心。”

    用这话,安抚了大家的后顾之忧,没有利益连锁,凭什么让大家傻站在这里听你说话?

    在场的人里,一部分是在这市集摆摊,开店,另一部分就是普通居民,上街来买菜。

    本来毫无瓜葛的人,看到其他人留下来,抱着凑热闹,好奇的心态,跟风是大多数,甚至还有跑回家叫人的例子。

    “问一下,这个人被打的时候,为什么没人帮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他挨打?”小樱道。

    从食指探出的一条查克拉线,宛如提线木偶一般,将之前被众武士群殴的那位店铺老板给提到四米多高的半空。

    伤势经过小樱的简单处理,已经好了大半,单纯看上去很凄惨的店铺老板,沉默不语。

    大家看着他,同样是保持着沉默。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他和你们不是一个国家的人?那些欺压你们的武士,卡多的手下,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是对的?正确的?”

    “我为他出头,被这群武士追着砍,你们也冷眼旁观,行,我是外人,和你们没关系,那他呢?他是你们这的人。”

    小樱大声道:“回答我,实话实说就好,闭口不言,我是不会帮你们索要赔偿的。”

    明显这句话很有效果,那些店铺被小樱和众武士的战斗给弄坏的小老板,鼓足气力,但却底气不足的开口。

    “他们是卡多的人,有刀,我们拿什么反抗?”

    “对啊,你是忍者,有这样的实力,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我们就是普通人。”

    “我还有家人要养,不可以去送死。”

    “说到底,也是他自己不守规矩,被那些人针对,错的是他。”

    “也就是说,你们的意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你们赚的钱,有八成需要上交,哪怕你们的妻子,儿女,会受到迫害,被杀,被抢走也没有关系?”小樱大声道。

    “只要能活着,苟且的活着,统统无所谓,是这样吗?”

    刚才还在说话的人,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

    “我数了一下,这些武士不过二十三个人,而在场的你们,自幼生活在波之国的人,数量超过四百,如此悬殊的差距,站在远处拿石头扔,砸也能把他们砸死。”

    “可你们做了什么?没有,就只是站在远处围观,或气愤,或怜悯,或害怕。”

    有不甘心被一个外人这般小看的年轻人,忍不住反驳道:“你有实力和底气可以动手,做什么,还不是全凭你的喜好!”

    “错!大错特错!”小樱大声道。

    “有什么错?你个外来人,大不了卷铺盖走人,逃之夭夭,我们的家就在这里,想跑都跑不了,还会连累家人,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混蛋!”

    “是啊!凭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听你说教!你算什么?你又知道什么?卡多的恐怖,你明白吗?”

    “我们只是想要活着!”

    “首先!我要纠正一点!”群众的声音很大,为了压过他们,小樱不得不把声音放的更大,到声嘶力竭的程度。

    “第一个扔石头砸武士的,并不是我这个外人!而是你们波之国的本地人,就是他!”

    在人群里努力踮着脚,想看又看不到的伊那里,忽然越众而出,被小樱的查克拉线,给带到了半空。

    “还用我为你们介绍吗?这个孩子是谁?”

    刚才还在扯着嗓子大喊的人,话音戛然而止。

    波之国就是个小岛国,可以当成是大陆上的村镇,街坊邻居彼此都很熟悉,伊那里又是达兹纳,那位坚持给波之国造桥的老人的孙子。

    以知名度来说,伊那里在波之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说是就是,我们又没有看见,真相如何,还不是全凭你一张嘴说。”

    听到这一质疑,小樱微笑道:“当时虽然站的很靠后,但旁边还是有不少人在的,应该有目睹到的人。”

    人群中,一阵窃窃私语,左顾右盼,没多久,众人都沉默了。

    小樱这个外人的话可以不信,但不少波之国的目击者证明,此事再无法可辩。

    “伊那里同样很害怕,对死亡,对卡多,对那群武士,可他还是勇敢的丢出了石子,为什么?”小樱道。

    “因为他的养父,凯沙,到死都没有向困难和绝境低头,因为他的爷爷,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迢迢去木叶求援,他,继承了他们的意志。”

    “并不是不怕死,也不是对死没了畏惧,而是有比死,更让他害怕的东西。”

    “不是胆小鬼,不是爱哭鬼,他是男子汉!”

    伊那里哭成了泪人,哽咽着说不出话。

    “可能有人不以为意,认为这是伊那里一家的事,和我无关,他们反抗他们的,我看着就好,成功了,一起分享胜利果实,失败了,也不会殃及自己。”

    “不是这样的,达兹纳先生他只是一个普通老人,能做的就只是造桥,还有很多事是他做不到,有心无力的。”

    “这不止是达兹纳先生一个人的事,而是你们整个波之国的事。”

    “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数十根筷子,数百根筷子捆一起,折断的难度就要大的多,只要团结起来,区区卡多算什么?再来几个也不够看!”

    站在人群中,一开始好奇于小樱要干什么的卡卡西,眼神和心态,渐渐发生变化:“这个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听到消息,赶来这里。

    一些内心不甘,早有反抗之心,只是没机会,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人,自发的去奔走相告,呼朋唤友,招呼左邻右舍。

    聚集来此的人数,从最初的四百多,逐渐上升至一千,随后犹如井喷,迅速增加至两千,接近波之国总人口的一半。

    嘛,这毕竟是个小岛国,人口自然是多不到哪去。

    眼看这么多人,乌央央的将自己包围在中间,小樱感觉腿软。

    她只是想给自己被武士们追着打,找个合理的借口,糊弄老卡而已。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