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章 我们拿你当兄弟
    李云儿更是坐在门槛上,右手撑着腮帮子,呆呆地看着外面。

    城隍庙里很安静,姜承的话让他们感觉到不安,心中七上八下的,唯有三岁的将辛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然欢声笑语。

    姜辛儿从大殿里面跑了出来。看见坐在门槛上的李云儿,她小跑到李云儿身边,奶声奶气的问道:“云儿姐姐,你是在等人吗?”

    李云儿偏过头看向姜辛儿,点了点头,“姐姐在等姜承哥!”

    姜辛儿欢笑道:“舅舅最讲信用了,他每次去看辛儿,离开时说下次给辛儿带什么,他下次来的时候一定会带来,舅舅一定会回来的,他还要带辛儿去见娘亲呢!”

    “是吗!”李云儿低低的说了一句。

    也许姜承真的是一个非常讲信用的人,可他离开前就已经说了,他要是回不来,拜托几人照顾好姜辛儿。

    这已经算是托孤之言,不是讲不讲信用的问题。

    “承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呢?”

    她不敢哭,一哭姜辛儿就该知道了。

    庄山几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他拍了拍李云儿的肩膀,安慰道:“云儿,你别担心,承哥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李云儿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李云儿点了点头,“承哥一定会回来的。”

    姜承怀里揣着十两银子,心中下定决心,一定快速提高自己的实力,只有这样,他才能救出姐姐,才能保护侄女。

    想着想着就到了城隍庙大门口,迎面与庄山撞了一个满怀。

    他抬起头看向几人,“你们怎么回事?干嘛都聚在门口?”

    庄山几人见到姜承尚处于呆滞之中,姜辛儿扑到姜承的怀里,姜承顺势将她抱起。

    “云儿姐姐和庄叔叔们都在等舅舅,辛儿说舅舅最讲信用了,一定会回来,云儿姐姐还不相信。”

    闻言,姜承的鼻子一酸。

    当年他们几人都是混迹城南的小乞丐,一起要过饭,一起挨过饿,有过命的交情,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却已经将彼此当作了亲人。

    等年龄稍大一些了,加入了莽牛帮,占据了这座破败的城隍庙,日子才算好过了一些。

    但姜承要攒钱赎回姐姐,几个人都非常支持,几年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们却也没有一点儿怨言。

    “让你们担心了,我安全回来了。”

    李云儿喜极而泣,不停的点头。

    庄山几个少年同样面露喜色,可仔细看地话,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们的眼中有泪光闪过。

    褚奎挠着头,嘿嘿笑道:“承哥回来了,太好了。”

    庄山一拍姜承的肩膀,“我就知道承哥会回来的,现在不就回来了吗?”

    姜承怀中的姜辛儿也挥着软嘟嘟的小手,高兴的叫道:“还有我,还有我!”

    闻言,几人一阵哈哈大笑,气氛瞬间活跃了。

    “走,我们进去说,堵在这里算什么?别人看了还不闹笑话。”姜承笑着说道。

    几人进了城隍庙,小胖子望多钱把大门关上了,然后跟着几人的后面进了大殿。

    大殿里有一张大方桌子,这是几人平常吃饭和议事的地方,姜承抱着姜辛儿坐在上首,庄山坐在下首,其余几人则坐在桌子的两边。

    刚一坐下,庄山就眼露凶光的盯着姜承,姜承有些心虚的把姜辛儿放在桌子上,她在桌子上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又爬来爬去。

    良久,姜承缩了缩脖子,“你这是什么眼神,不会是想要吃了我吧?”

    说着,他还假装害怕的擦了擦汗。

    “啪!”

    闻言,庄山一拍桌子。

    “姜承,你老实交代,你到底背着我们去干什么了?”

    姜承摊了摊手,无奈道:“我什么也没去干,你让我交代什么?”

    “哼,少装蒜,你临走前说的话,那叫一个煽情,害得老子差点儿就要落泪了,你还说没干什么,骗鬼呢?”

    姜承沉默了,大殿里的气氛瞬间低了下去。

    姜辛儿爬到姜承面前,然后站起来,两只小手靠在他的脸上,使劲儿揉了揉。

    “舅舅生气了,舅舅笑,舅舅笑!”

    她年龄还小,不明白姜承此时的心情,只以为姜承是生气了,因为以前姜承凶她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不说话,不理你!

    李云儿声音沙哑,“承哥,我们无父无母,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小乞丐,以前多少风浪都一起挺过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你有心事怎么能不告诉家人呢!”

    褚奎一拍桌子,桌子一颤,姜辛儿被轻轻弹起。

    “我们拿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外人。”

    “不是我不把你们当兄弟,而是正因为我把你们当兄弟,才不想你们卷进这件事情来,这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又何必挤进来,白白丢了性命呢!”

    闻言,庄山说道:“谁说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兄弟,你的事情不就是兄弟们的事情!承哥,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一起出力。”

    姜承低着头,他心中在犹豫,该不该将这件事告诉他们。

    半晌,他败退了。

    姜承将姜辛儿放到地上,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辛儿乖,到舅舅的房间里去玩一会儿,舅舅要跟叔叔们说悄悄话。”

    “嗯,辛儿一定不会偷听的。”

    姜辛儿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小跑进了姜承地房间,并且将房门推上了。

    “承哥,现在辛儿不在了,你该跟我们说清楚了吧。”庄山说道。

    姜承揉了揉额头,然后才细细的说了起来。

    很快,一盏茶的时间就过去了。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们没能解决白衣女鬼,还差点儿团灭在了春花楼里。”

    几人听了姜承讲的,心中既有震惊,也有担心,还有恐惧与害怕。

    几人之中,庄山与褚奎是跟姜承一起加入的莽牛帮,两人是炼肉的境的武者,其余几人虽然没有加入莽牛帮,却也知道巡守任务是跟鬼打交道,多多少少知道鬼的可怕。

    “辛儿是我侄女,他的娘就是我庄山的姐姐,就是拼了命我也要救出姜柔姐。”

    几人一拍桌子,“对我们都一样,一定要救出姜柔姐。”

    “你们也不用激动,帮主已经上报江夏府锦衣卫千户所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有锦衣卫的人来解决这件事。”

    “你怎么不早说,你知道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那番话的吗?”

    “那还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扁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