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章 我不是来逛青楼的
    姜承上前拱手道:“手下青牛堂小头目姜承见过帮主。”

    “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我禀报?”

    闻言,姜承深吸了一口气,“启禀帮主,县城中爆发了神异事件。”

    闻言,万大海神情一变,“具体说来。”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神异事件还极为神秘,甚至被蒙在鼓里。

    但对于万大海这样的人已经经历了不少神异事件,所以神异事件的爆发不足为奇,可神异事件在县城中爆发就非同小可,不管神异事件的危害程度,都必须要高度重视。

    因为稍有不慎神异事件的存在就会弄得人尽皆知,朝廷苦心维持的局面就会瞬间崩塌。

    “帮主也知道,手下的姐姐名叫姜柔。”

    姜承的名气在临江县很小,可姜柔在临江县的名气却非常高,许多人都知道她有一个弟弟名叫姜承。

    万大海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今天手下去春花楼看姐姐,却发现我姐姐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白衣,头发及腰的女鬼,家姐浑然不觉。”

    万大海皱眉道:“女鬼有意隐藏,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回帮主,几天前手下深入荒坟鬼的鬼域救人,侥幸从鬼域里的一只鬼奴身上找到了一张天眼符,手下就是借用那张天眼符发现家姐背后的那个白衣女鬼。”

    说着,姜承从怀中取出那张天眼符,向前三步,将手中的天眼符递给万大海。

    虽然他心中极不情愿,可为了她的姐姐,他必须要这样做,否则他根本不能解释他为何能发现白衣女鬼。

    万大海接过姜承手中的符,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

    “不错,这确实是一张黄阶的天眼符,应该是某个倒霉蛋,不仅没能解决掉荒坟鬼,反而搭上了自己,死在荒坟鬼的鬼域里,化作了一只鬼奴。”

    姜承一想到万大海口中的倒霉蛋是一位锦衣卫百户,他的嘴角就不由得一抽。

    万大海又看了看手中的天眼符,然后递给姜承。

    “帮主万万不可,此物如此贵重,放在手下这里就是明珠蒙尘,只有在帮主的手里,他才能发挥应有的效果。”

    姜承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万大海心中非常想要这张天眼符,他只不过是不好开口罢了,要是他敢强抢,他经营多年的好名声也就跟着臭了。

    但天眼符的存在已经暴露,对于姜承来说它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会引来许多人的窥伺,以他的实力根本守不住。

    与其最后被人抢去,还不如现在送给万大海。

    万大海眼睛一亮,嘴里却是说道:“这怎么使得,这张符是你用命换来的,我怎么能将之据为己有呢!”

    “帮主此言差矣,手下是将此符上交帮中,好使物得其用,不至于浪费了。”

    万大海犹豫了一会儿,“既然如此,那好吧。”

    说着,他就将天眼符塞进了怀中。

    “你上交天眼符有功,想要什么奖励尽管说,只要不过分,本帮主都会满足你。”

    “手下别无他求,只求帮主救救家姐,除了那只白衣女鬼。”

    “一码事归一码,既然鬼出现在了县城中,那就绝对不能放过它,即便你不上交天眼符,我们也必须要将它打散。”

    闻言,姜承说道:“手下一直想替家姐赎身,已经攒了一些银子,却还差一些……”

    万大海打断道:“你姐姐的事我也听说过,这样吧,你离开时去账房领三百两银子,算是对你上交天眼符的奖励。”

    姜承大喜道:“手下多谢帮主。”

    天眼符的价值绝对不止三百两,但姜承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不仅筹足了赎回姐姐的钱,还在万大海心中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对他以后在莽牛帮发展有极大的好处。

    “对了,既然你姐姐已经卷入神异事件,在鬼还没有被解决前,她都不得离开春花楼,以免事态扩大,让更多人卷入进去。”

    姜承虽然有些失落,却依然恭敬道:“手下明白。”

    “嗯,春花楼在飞鹰帮的地盘上,这件事情还需要根飞鹰帮商量,两个帮派一起联合行动。”

    姜承一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毕竟春花楼在城西,莽牛帮不论怎么小心都不可能瞒过飞鹰帮的人。

    “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准备好后就会派人通知你。”

    “是,手下告退。”

    姜承离开了众义堂,转了几个弯去到了账房,从账房领取了三百两银子,然后离开了莽牛帮总堂。

    他背着包袱,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城隍庙,匆匆进了自己的屋子,推开床,取出地砖,打开里面的小箱子,从箱子里取了二百两银子放久之前背着的包袱。

    然后又才扣上箱子,塞回地砖,将床推回原处。

    庄山看姜承背着包袱往外走,忍不住问道:“承哥,你刚回来,怎么又回去啊?”

    姜承没有回头,摆手说道:“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们别担心我。”

    庄山挠了挠头,“他能有什么事儿?”

    姜承出了城隍庙就去了芙蓉街春花楼,他一路上都非常小心,等到了春花楼门口却发现这里已经被飞鹰帮的人封锁了。

    “飞鹰帮这么快就有了动作,将这里封锁起来了。”姜承心中想到。

    “这几天不做生意了,你过几天再来吧。”

    “这位兄弟误会了,我是莽牛帮的人,我不是来逛青楼的,而是来找人的。”

    “这里面除了姑娘就是男人,你要找哪个男人,说出来,我去叫他出来。”

    “我不是来找男人的!”

    “哗!”

    那人瞬间拔出手中的刀,指着姜承说道:“既然是来找姑娘的,还说不是来逛青楼的。”

    姜承瞬间无语,这是在飞鹰帮的地盘上,他不敢乱来。

    “这位兄弟,你真的误会了,我叫姜承,是莽牛帮青牛堂小头目,我姐姐是姜柔,她就在里面,我是来找她的。”

    那人狐疑的看着姜承,“姜柔是你姐姐?”

    “对呀!”

    “怎么不早说,我经常听她唱曲,那唱得叫一个好啊……嗯,你进去吧。”

    “多谢兄弟了。”

    “快去快回,别让我为难。”

    “一定,一定!”

    飞鹰帮也不想事态扩大,所以并没有说明具体情况,只是下令封锁了春花楼。

    因此,这人才敢放姜承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