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9章 姜承的猜测
    天眼符被他收了起来,泛着银光的眼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姜柔检查完了姜辛儿的功课,夸奖了一番她,然后来到姜承的面前。

    想到刚刚使用天眼符看到的场景,特别是白衣女鬼竟然还冲他笑,姜承就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小承,你也好久没到姐姐这里来了,我们姐弟坐下来好好聊聊。”

    说着,姜柔就拉着姜承坐下,然而他却是如坐针毡。

    “小承,刀枪不长眼,你要小心些啊!”

    “姐,你……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姜柔点了点头,说道:“你也长大了,姐就是给你提个醒。”

    “嗯!”

    两姐弟聊了半个时辰,起初姜承还担心姜柔背后的白衣女鬼,可越到后面,他反而不怕了。

    “小承,姐不要你的银子,那都是你用命换回来的,你应该留着,以后好取一个媳妇儿。”

    闻言,姜承的脸不由一红。

    “姐,银子以后可以赚,等我帮你赎了身,你也好帮我物色一个弟媳妇儿。”

    姜柔笑了笑,“回去的路上小心些,别惹事儿,这毕竟是飞鹰帮的地盘,他们人多势众,你不是对手。”

    “我知道。”

    姜承推开房门,一只脚跨了出去,却又回头问道:“辛儿,到舅舅那里去住几天怎么样?”

    姜柔被白衣女鬼跟着,姜承暂时无能为力,他不想白衣女鬼也盯上姜辛儿。

    “辛儿,去舅舅哪儿吗?”

    姜辛儿看向姜柔摇了摇头,“辛儿要跟娘亲在一起。”

    姜柔对着姜承无奈的笑了笑,见此,姜承还不放心。

    “姐,发生了什么诡异事情你就来找我。”

    姜柔觉得姜承有些莫名其妙,却也还是点了点头。

    “好!”

    ……

    告别了姜柔,姜承就直接离开了春花楼,他心里有事,就连二楼的姐姐们调笑他,他都没有反应,很快就离开了春花楼。

    芙蓉街人来人往,往来叫卖的小贩,五颜六色的轿子,当真是好不热闹。

    姜承对这些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他脑海中还回想着白衣女鬼冲他笑的那一幕,越想越觉得森人。

    “鬼怎么会笑?鬼为什么会笑,我也经历好几件神异事件了,从没发现鬼会笑,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而且那白衣女鬼不仅仅是笑那么简单,她知道我要做什么,能够理解我要做什么,并且做出回应,甚至有了表情。

    这根本不是一个鬼应该具备的,若非亲眼所见,我一定会把她当作一个人。

    这是一个有思想的鬼,完全颠覆了我对神异事件中鬼的认知。

    这样的鬼绝对不止那个白衣女鬼,一定还有其他存在,只是我的实力太弱,接触的鬼太少了。

    又或者是朝廷和各大门派有意隐瞒,所以我们这些人才不知道。”

    姜承越想越觉得这类鬼的消息被隐藏了,因为这个消息太惊世骇俗了,鬼被就已经很可怕了,要是再具备了人的思想,他实在想不出人再鬼的面前还有什么优势!

    绝望之下的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之所以隐藏这类鬼的消息,应该就是让人不至于完全绝望。

    “现在不是纠结那白衣女鬼到底没有有思想,而是该想想它为什么缠着姐姐。”

    姜承觉得白衣女鬼一定跟了姜柔很长时间,只是他从前一直没有发现,所以短时间内姜柔不会有危险,但他还是要早做应对。

    “姐姐是我唯二的亲人,我绝对不容许她出事,一定有办法对付那白衣女鬼,只是我的实力不够强而已。

    对了,我的实力不够强,但我可以去找帮主啊,然后上报朝廷,朝廷绝对不会允许神异事件出现在县城中。

    白衣女鬼即便再强,也一定不是朝廷的对手,朝廷实力强大,否则这些年来,神异事件早就传开了,也不会被朝廷一直压制着。”

    姜承像是迷失在沙漠之中的旅人终于找到了绿洲,他的精神头儿也足了,出了芙蓉街便大步流星的向着丰元街莽牛帮总堂而去。

    丰原街位于县城城南,归莽牛帮管理,乃是临江县最繁华的三条街道之一,这条街上聚集了临江县城中超过七成的酒楼茶肆旅店,而且临江县最有名气的三间酒楼,两间旅店,一间茶肆都位于这条街上。

    仅仅向这些商户收取保护费,就让莽牛帮赚得盆满锅满,还不说这条街上有些酒楼旅店是莽牛帮的产业。

    正因为这里繁华,所以莽牛帮的总堂才位于这条街的中段。

    姜承很快就到了总堂门外,却被守门的几个汉子拦了下来。

    “莽牛帮总堂,闲杂人等不得乱闯。”

    姜承拱手说道:“在下姜承,青牛堂,于三大头目手下小头目姜承,有急事求见帮主,还请几位大哥代为通报。”

    那汉子听闻姜承是青牛堂小头目,语气缓和道:“原来是姜头目,我这就进去给你通报。”

    说罢,那汉子就跑了进去。

    莽牛帮的总堂是一座占地一百多亩的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外面是高一丈,厚二尺,用青砖砌成的围墙,里面还有假山池水,以及演武场,建造这座院子至少也要四五千两银子。

    莽牛帮花了这么多银子建造了这个院子,成果也确实不错,便是像莽牛帮帮主这样的炼体境武者,也休想几拳就击倒围墙。非全力以赴不可。

    过了一会儿,进去通报的汉子跑了出来,笑着说道:“姜头目,帮主让你去众义堂见他,他已经在那里等你了。”

    姜承拱了拱手,“多谢兄弟了。”

    那汉子笑道:“姜头目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

    守门的几个汉子眼见姜承走远了,才敢小声议论。

    “他就是全帮上下唯一一个炼肉境的小头目,实力跟我们差不多。”

    “嘘,小声点儿,我可是听说了,他已经突破到了易筋境,还击败了早他几天突破到易筋境的王七,人家现在已经坐稳了青牛堂小头目的位置了。”

    “真的假的?他才多大?恐怕还不到二十岁吧?”

    “他才十八岁。”

    “嘶!”

    姜承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总堂,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转了两个拐后就到了众义堂。

    堂中正前方的虎皮大椅上,正坐着一个浓眉大眼,杀气逼人的中年汉子,他便是莽牛帮如今的帮主万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