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7章 去青楼
    “你之前还是炼肉境,难道说你最近也突破到了易筋境?”

    “你怎么会是易筋境的武者?”王七质疑道。

    姜承郑重的说道:“启禀堂主,手下今天刚刚突破到易筋境,所以才比平时来的晚了一些,险些误了大事,请堂主恕罪。”

    “这小子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达到了易筋境,天赋比起当年的我还要好了不少,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想道此处,游虎语气缓和道:“突破的机缘可遇不可求,乃是大事,再说了,你并未迟到,只是我今日来的早了一些。所以你并无什么过失。”

    “谢堂主!”

    王七恶狠狠的看着姜承,恨不得一口将他吃了。

    “你没有什么过错,现在又突破到了易筋境,便继续当小头目吧。”

    “堂主,手下向姜承发起挑战,赢了的人才有资格坐上小头目的位置。”

    闻言,游虎心中有些不悦,王七竟然敢公然反对他的决定,这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打他的脸。

    要是换了平时,善于察言观色的王七必然会发现游虎脸上的不悦,可他现在一心想着打败姜承,从而好坐上青牛堂小头目的位置,哪里会注意到游虎的表情。

    “怎么?你难道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手下不敢……”

    “堂主,手下以为王七做得对,小头目位置重要,需要由实力强大的人担任,手下接受他的挑战。”

    “嗯?姜承,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可比你早几天突破到易筋境,要是你输了的话,我也只好任命他为小头目了。”

    “手下知道,但手下有信心击败王七,还请堂主成全。”

    “那好吧,你们就开始比武,点到为止,不可重伤对方。”

    “是!”两人齐声说道。

    姜承与王七各自摆好了架势,两双眼睛相互对视,巡找对手的破绽。

    “哼,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王七心中想到。

    “呀!哈!”

    王七一步跨出,先是一招莽牛探头直击姜承的头。

    姜承身体微微一侧,来了一招莽牛顶角,将王七打来的拳头给夹住了。

    旋即,他猛地向后一拉,王七一个趔趄,差点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姜承招式一变,同样一招莽牛探头直击王七的胸部。

    他修炼了极阳神功,血肉得到了极阳真气的滋养,一拳之威已经超过了同境界修炼莽牛拳的武者。

    只听“砰”的一声响,王七被震得往后退了一两丈,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你败了,这是我替褚奎还你的。”

    “这不可能,我明明比你早突破到易筋境,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松的打败我?”

    “好了,既然王七输给了姜承,姜承依然是小头目,这之后谁要是敢私下议论,老子就拔了他的舌头。”

    “是!”众人齐声应答。

    “姜承,你三天前汇报的消息,我已经上报了,锦衣卫已经派了专人前去解决这件神异事件,这是给你的奖励。”

    姜承接过游虎扔来的钱袋子,立马拉开看了看。

    “十两银子。”

    “怎么?你嫌少啊?”

    “没有,没有。”

    “嗯,最近临江县连续出了三件神异事件,你们巡守的时候都给老子放聪明些。”

    “是。”

    “好了,没事就赶紧领了引路灯笼去巡守吧。”

    众人进屋领了引路灯笼,然后才离开了临江渡,到事先已经安排好的地方巡守。

    ……

    半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下午都没有发生什么事,姜承回到北临江渡,上交了引路灯笼后就回到了城南的城隍庙里。

    关上房门,再次取出放银子的小箱子,他将白天游虎给的十两银子放了进去。

    “四百九十七两银子,还差三两银子就能赎回姐姐了。”

    随后,他将箱子放回远处,这才开始盘腿打坐修炼极阳神功第二层二阳易。

    一夜的修炼不觉得累,反而神清气爽。

    姜承吃过早饭后就出了城隍庙,一刻钟后,他便来到了位于城西芙蓉街的春花楼。

    城西是飞鹰帮的地盘,春花楼便是飞鹰帮的产业,所以姜承比较小心。

    芙蓉街是临江县最繁荣的三条街道之一,整条街道上有近半的门面是青楼,而春花楼则是这其中最大的青楼。

    姜承的姐姐名叫姜柔,两人从小被城南的一个老乞丐收养,姜承五岁的时候,老乞丐没有熬过那年的严冬冻死了。

    仅仅十岁的姜柔便带着五岁的姜承在临江县以乞讨为生,姜承七岁那年,姜柔为了让他能够上私塾读书,便将自己卖给了春花楼。

    姜柔虽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春花楼的老鸨特意请了人教她琴棋书画。

    五年前,也就是姜柔十八岁时,一举夺得临江县花魁,一时之间名声大噪,听她弹琴唱曲之人络绎不绝。

    不少人更是开出了数百两银子买她的初夜,但姜柔瞧不上那些满身铜臭味儿的人。

    春花楼的老鸨指望着姜柔为她赚更多的银子,便也一直没有逼她。

    一直到四年前,她认识了一个进京赶考的举人胡进。

    胡进文采斐然,且作得一首好诗,一番花言巧语之下,十九岁的姜柔就沉入了爱河。

    半月后,胡进离开了临江县前往神都参加会试。

    但仅仅一月后,姜柔就发现自己怀了身孕,这种事情哪里瞒得住,没过多久就闹得满城风雨。

    姜柔的身价也是瞬间大跌,老鸨劝她将孩子打掉,可姜柔死活不同意,老鸨人还不错,没有强迫姜柔。

    但她也要对飞鹰帮负责啊!

    无奈之下,老鸨让姜柔拿出两千两的赎身银子,姜柔把客人送地首饰卖了,再加上之前赚的银子,筹足了一千三百两。

    有了这一千三百两银子,姜柔便不用接客,做那等皮肉生意。

    但她依然得留在春花楼,给一些客人弹弹琴,唱唱曲儿,偿还那剩下的八百两银子。

    而姜承也一直在默默的攒钱,希望能够尽快帮姐姐赎身。

    春花楼门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在二楼朝着下面搔首弄姿,不时有穿着不俗的员外老爷被姑娘们拥了进去。

    “哎呦!承哥儿又来看姜柔姐了。”

    “承哥儿,待会儿到姐姐这儿来怎么样?姐姐不收你银子。”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可姜承的脸还是瞬间就红了。

    他不敢去看二楼的那些姐姐,低着头,双眼看着地面,三两步就进了春花楼。

    看着姜承落荒而逃,二楼的姑娘们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