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5章 踹门
    姜承今年十八岁,三年前加入莽牛帮,学习莽牛帮的莽牛拳。

    三年的时间还只是炼体境第一境炼肉境的武者,并不是他的天赋不好,也不是他不肯下功夫炼武。

    恰恰相反,他炼武的天赋虽说不上绝顶,却也算是小有天赋。

    俗话说的好,穷文富武,武者打牢身体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时间一长就会损伤身体,所以武者在打牢身体时都会配以补药,消耗身体的同时滋养身体,这样不仅能有助于打牢身体,还不会损伤身体。

    但他肩上担子太重了,为了赎回他的阿姐,他一直在攒钱。

    并不是每一个莽牛帮的成员都需要巡守,这都是自愿的,每巡守一次,莽牛帮就会奖励一两银子,可巡守的工作太过危险,运气稍微不好就会遇到神异事件,最终死在鬼的手中。

    奖励虽然很诱人,但愿意去巡守的人却很少,姜承为了尽快攒足五百两银子,便接了巡守的任务。

    两年多下来,银子却是挣了不少,可他都小心的攒了起来,一直没舍得用银子买补药滋养身体。

    巡守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必须要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否则就很有可能回不来,这是很多血淋淋事实总结出的经验。

    他没有补药滋养身体,又不能因为炼武损伤自己的身体,只有控制每天打牢身体的时间。

    姜承虽然还只是炼肉境的武者,不过距离易筋也不远了。

    “我在炼肉境蹉跎了大半年的时间,却一直跨不过易筋境的那道门槛,有了极阳神功,我相信很快就能达到易筋,到时候一定要狠狠的教训王七一顿,替褚奎报仇。”姜承捏紧了拳头说道。

    他收起羊皮纸,出了自己的屋子。

    “等我进屋之后,我没有出来,你们也就不要进来。”

    “承哥,出什么事了吗?”李云儿关心得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专心炼武,看看能不能突破到易筋境。”

    “好!”李云儿点了点头。

    “承哥放心,你不叫我进去,我绝对不进去。”庄山拍着姜承得肩膀笑道。

    他嘱咐众人之后又才回到自己得屋子,将房门紧紧得关上,又用了一根木棍从后面把门顶着。

    他并不是不相信庄山几人,而是担心极阳神功得消息传了出去为几人带来麻烦,而且他从未修炼过内功,需要做好万全得准备,要是因为被人打扰而走火入魔就糟了。

    姜承盘腿坐在床上,羊皮纸被他摊开放在大腿上,先将极阳神功第一层的心法仔细看了一遍,又在脑海中回想了数次,细细揣摩,等没了什么问题时,他才开始抱圆守一,按照极阳神功第一层的心法修炼起来。

    极阳神功的第一层心法名为一阳生,讲的是让修炼者如何在血肉之中诞生极阳真气,这其中最难的一步莫过于从无到有的过程。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可修炼极阳神功的姜承依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房门外,几个少年正聚在一起吃饭。

    “云儿,你去哪儿干什么?”庄山嘴里包着饭,含含糊糊的问道。

    李云儿站在姜承的房门外,有些着急的走来走去,她记着姜承的嘱咐,不敢伸手去敲门。

    “承哥在里面一个下午了,他炼的什么武功啊?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担心死人了。”

    庄山将还未搅碎的饭唸下,打了一个饱嗝,“云儿,你放心,承哥要是感觉到饿了自己会出来。”

    “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个吃货。”李云儿骂道。

    庄山不以为意,嘿嘿笑了一声,“不过也确实奇怪,承哥炼的什么武功啊?竟然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山哥,我听说修炼内功需要安静,你说承哥炼的该不会是内功吧?”一个十四五岁,名叫望多钱的小胖子说道。。

    “吃你的饭吧,你以为内功心法是大白菜,街上到处都是?”

    “嘿嘿,我也只是随便猜猜!”

    说完,望多钱又低头专心吃饭起来。

    李云儿没有办法,也只好走了回来开始吃饭。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三天,姜承依然沉浸在修炼极阳神功的状态中。

    外面,几个少年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管不了那么多了,褚奎,你把门踢开。”

    褚奎看向庄山犹豫道:“可是承哥说不能打扰他,我担心把门踢坏了,他出来会教训我。”

    “这都什么时候了,三天了,承哥在里面三天了,就算是神仙也该饿了,承哥不出来,说明他出事了。”

    ……

    屋子里,姜承的身上闪着黄色的光芒,屋子的温度瞬间高涨,现在本来就是夏日,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外面是冬天,里面才是夏天。

    一阵赤黄闪烁之后,他的肤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姜承默地睁开双眼,感受着身体中的澎湃力量,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大半年了,我终于跨过去了。”

    闻听此言,庄山急道:“快,承哥饿的在说胡话了。”

    褚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提右脚朝着姜承的房门猛地一踹。

    “轰隆!”

    撑在房门后面的木棍被瞬间踹段,房门四分五裂,木屑崩飞。

    屋子里的笑声戛然而止,姜承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

    下一刻,便见到庄山带着人端着饭冲了进来,嘴里还大声叫道:“承哥,饿坏了吧。”

    姜承看了看被踹的粉身碎骨的房门,刚刚突破到易筋的喜悦瞬间消失,一股无名怒火油然而生。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把我的屋子拆了吗?”

    几个少年愣在原地,望多钱走再最后,眼见姜承没有注意道自己,他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溜了出去。

    “额……承哥是小山叫我蹄的。”褚奎指着庄山说道,其余几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庄山心中暗骂了褚奎一句,脸上却是笑道:“承哥,你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着,他还给几人使眼色,几人会意,向着门外慢慢溜去。

    “等等!”

    几人身子一僵,庄山硬着头皮转身强笑着看向姜承。

    “承哥,你还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