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异入侵最新章节列表 > 第1章 荒坟鬼
    “咵嗒!咵嗒!咵嗒咵嗒!”

    马蹄与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在官道上回响,只见两个骑着马的中年汉子护卫着中间的一辆马车,马车虽不华丽,却透露着一股诗情画意。

    马车内,右边是一个穿着青衫小裙,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正眉飞色舞的说着。

    对面则是一个穿着鹅黄襦裙,二十岁上下的女子。

    “就你话多!”鹅黄襦裙的女子杏眼一瞪道。

    “小姐,我闭嘴!”小姑娘双手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咯咯!”

    小姑娘见自家小姐笑了,又才嘿嘿笑着放下了手。

    女子伸出手捻开了马车的窗帘,看着外面幽幽的说道:“怎么才走到这儿?”

    闻言,小姑娘冲着马车外面的一名汉子叫道:“陈师傅,太阳都要落山了,还要多久才到县城?”

    “快了,前面不远处就是临江渡,过去就是临江县县城,今晚我们就住在县城,明天一早就出发,午时便能到达南都。”

    ……

    烈日高悬,一只只夏蝉正在奋力的嘶鸣,从而减轻夏日的酷热,姜承蹲在一棵大树的树丫上,看着不远处的诡异场景。

    两个人护卫着一辆马车正绕着一座荒坟打转,而更加诡异的则是那两个护卫与赶车的车夫神态自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诡异行为。

    “竟然是血游级别的神异事件荒坟鬼,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震惊过后,姜承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些人,说道:“算你们走运,今天碰到了我姜承。”

    鬼是从十年前开始入侵这个世界的,就像墨水滴入清水之中,入侵的鬼也正在改变着这个世界,只要满足了它们的杀人规律,那么定然会引来鬼的袭击。

    面对鬼的袭击,普通人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只有慢慢的等死。

    姜承是武者,但仅凭他炼体第一境炼肉境的实力,在鬼的面前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不过荒坟鬼比较特殊,它不会直接杀人,只会将人困在一个地方走不出去,正因为这样,他才决定救出这些人。

    姜承两脚一蹬,跳到地面上,将折好的红色灯笼纸重新打开,又将一节没有燃尽的蜡烛放了进去,最后在地上捡了一个树枝,将红色的灯笼挂在树枝上,然后迈开腿走向不远处的那些人。

    他越走越近,周围的景物也在悄然的变化着。

    “果然,只要一靠近那座荒坟,周围的景物就在慢慢的变化,我是在知道的情况下,全神贯注的观察才发现了这一丝细微的变化,若非有引路灯笼,我定然也会被荒坟鬼困在这里。

    一般人不知道这些事情,又谈什么全神贯注的观察,一旦被荒坟鬼困住了,又没有引路灯笼根本不可能走出去。”

    姜承挡在了马车的前面,车夫一拉手中的缰绳,马儿慢慢的停了下来。

    陈师傅问道:“小哥儿,你为何挡在我们的前面?”

    闻言,姜承淡淡的道:“救你们!”

    “哈哈,小哥儿,你真会开玩笑,且不说我们现在没有危险,就算有危险了,就凭你这细胳膊小腿儿的,能救的了我们?”陈师傅不屑道。

    “懒得与你解释,我且问你们,这里距离临江县城有多远?”

    “应该不到五里。”陈师傅思索了一会儿答道。

    “四里半,那你们走了多久了?”

    “这……”

    陈师傅确实没怎么留意时间的变化,不过天快要黑了,想来时间应该不会短,想到这里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我蹲在那颗大树上已经看了你们一个时辰了。”

    陈师傅顺着姜承手指指的方向看去,转头说道:“小哥儿又在开玩笑了,那边哪来的大树,分明就是一片麦田。”

    他盯着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心中总觉得这少年怪怪的,太阳还未落山,打什么灯笼啊!

    “看来是说服不了你了,那就只有让你自己看看了。”

    说着,姜承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之后,食指在里面点了一下,快步上前,在陈师傅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将食指上的东西擦在了他的左眼上面,然后迅速后退。

    “你在我眼睛上擦了什么东西?”陈师傅愤怒道。

    突然,他左眼中的景物一变,不再是之前的官道,而是一片荒地,旁边则是一座荒坟,刚刚姜承所指的位置却是一片树林。

    然而,他的右眼并未擦那东西,所以看到的场景依然是官道,如此在同一个位置,左右两只眼睛看到的却是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当真让人毛骨悚然。

    “鬼啊!”

    陈师傅被吓得当场大叫,车夫与另一名护卫都震惊的看向他。

    “老陈,你怎么了?”

    “那小子,你给老陈眼睛上擦了什么东西?”另一名护卫怒指姜承问道。

    “没什么,牛的眼泪而已,虽然这东西的效果十分有限,却也是我好不容易收集到的,之后你们得赔偿我。”

    “我赔你个姥姥!”

    “住手!”

    “阮姑娘,我们遇到鬼打墙了,之前一直绕着这座荒坟打转,而且时间也不对,现在应该是午时,可我们看到的太阳却快要落山了。”陈师傅看见阮婴,突然大声叫道。

    “阮姑娘,这小子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把老陈弄成了这样。”另一名护卫指着姜承说道。

    鹅黄襦裙得女子对着姜承施了一礼:“小女子阮婴,不知这位公子为何这般捉弄陈师傅?”

    姜承呵呵一笑道:“你们以为是我在捉弄他?”

    几人虽未说话,但眼神之中透露的正是这个意思。

    姜承摆手说道:“我可没有捉弄他,只是让他看清楚这周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你们自己也可以看看,不过之后你们得赔我。”

    阮婴点了点头说道:“公子放心,若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定然赔你。”

    “嘿,真小气,哪有一点公子风范。”小姑娘生气道。

    “好了,莲儿。”

    姜承将手中瓷瓶扔了过去,被护卫一把接住,打开用食指沾了一点涂在眼睛上,然后递给了莲儿。

    旋即不敢置信的叫道:“这……这这是鬼打墙?”

    紧接着,莲儿与阮婴都在眼睛上涂了牛眼泪,眼中的景物一变,换成了一片荒地,旁边就是一座荒坟。

    “小……小姐,真的有一座荒坟,我们一直在……在这里打转,现……现在该怎么办啊?”莲儿脸色煞白的问道。

    阮婴此时也慌了神,哪里还有什么主意,只能眼巴巴的看向姜承。

    既然对方敢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他一定有办法带她们出去,否则不可能进来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