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妃她只想守寡 > 第193章 念念不忘是他的事
    可是云泽熙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放开来,才能够和这个女人好好的在一起。

    只是这个时候云泽熙看到的流苏紫,彻底让云泽熙死了这一条心。

    “柳儿。”流苏紫一只手拉了柳儿得手,好就好在,车夫虽然死了,可是马车还在这里,不管怎么说,流苏紫喊了柳儿,自己紧跟着柳儿一起,朝着马车上走去。

    “小姐,可是我们不会赶车啊,这样怎么走呢?”

    柳儿小心翼翼地说着,看着自己面前的流苏紫,柳儿都不知道怎么的,她只是觉得她们家小姐怪怪的。

    流苏紫紧紧地蹙着眉头,她比谁都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不会骑马,不会赶马车,甚至在这个地方,连地图方向都不知道。

    流苏紫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而后站了起来道:“我会。”

    流苏紫的话才刚说完,马车猛地一下子动了起来,流苏紫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了地上。

    流苏紫和柳儿面面相觑着,都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马车怎么会突然间动了起来。

    “送佛送到西。”

    面前猛地传来了云泽熙的声音,流苏紫这才恍然大悟了起来,只是此时此刻,有一个免费为自己赶车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安全的高手,流苏紫何乐而不为?

    柳儿看着流苏紫,惊奇的开口道:“小姐,是熙王爷。”

    “嗯。”流苏紫淡淡开口道:“不管他,既然有人赶车,我们尽管坐车就行了,坐稳了。赶车的,麻烦你把我们送到从这里一直走,最远的地方,我只希望,不要再被那个老狐狸找到,安安分分的生活。”

    马车忽忽的朝着前方奔去,云泽熙将车里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这个女人不想再见到他,尽管,他们曾经夫妻一场,可是事到如今,该散的时候就还是散了,他云泽熙不是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好聚好散。

    可是尽管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这样安慰着自己,云泽熙都觉得怎么样都无法抑制住自己这一颗思念这个女人的心,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肯让自己给赶马车,自己知道了她的去处,不也一样很好吗?

    “小姐,我们这样不好吧?”

    柳儿弱弱的问着自己面前的流苏紫,只觉得自己这一番举动实在是太过于说不去了,眼前的是王爷赶车,那么坐车的人,还不吓死人?

    柳儿心里虽然这样说着,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

    流苏紫自然知道柳儿说的是什么意思,随即冷冷一笑道:“好了,柳儿,我们睡觉吧,说不定一觉睡醒,我们的目的地就到了。”

    流苏紫说完,自己率先躺在了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赶车,一定不会有什么人胆敢来劫财劫色吧?

    云泽熙武艺高强,来给自己当车夫和保膘,自然是可以的。就当做是这个男人曾经亏欠自己,如今慢慢偿还的一点点吧。

    可是为什么,当这个男人给自己当车夫赶车的时候,流苏紫却发现自己的心里有一丝丝甜蜜的喜悦?

    即便是自己再说那些话的时候将这个男人恨得牙痒痒的,可是细细看着这个男人,静静的想着这个男人的时候,他的百般好,也呈现了出来。

    既然睡不着,流苏紫伸出手,轻轻地拽了一下柳儿的衣袖道:“柳儿,你说,熙王爷这个人怎么样?你知道他什么坏的事迹吗?都告诉我。”

    流苏紫只想着让柳儿告诉自己云泽熙的坏事情,这样自己才可以恨这个死男人恨的彻底一些。

    柳儿思索了一下,而后开口道:“别人都说熙王爷不喜欢女人,可是以前的时候对二小姐念念不忘,却不曾想到熙王爷是装出来的,那么,就是熙王爷无情无义吧,奴婢记得,小姐刚进门的时候,王爷就对小姐不理不睬,要么就是冷言冷语,还毒打小姐。”

    “还有,熙王爷对人也特别冷酷,小姐,奴婢真的不知道王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奴婢只是听别人夸奖熙王爷痴情、熙王爷做事干练,希望也是朝中的骨干,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熙王爷对小姐的痴情,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的佳话呢,有说嫁人要嫁熙王爷,女儿当做流苏紫。小姐,其实王爷对小姐的好,真的有很多很多呢。”

    “够了。”流苏紫听着柳儿这样一说,心里边就更加的难受了,七上八下,什么滋味儿都有。

    马车继续缓缓地开动着,即便是流苏紫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可是这个时候,她却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的在这辆马车坐下去。

    另一方面,丽娘虽然有望远镜,但是却还是有视觉限制,知道司徒月回来了以后,丽娘这才从瞭望塔上走了下去。

    “娘娘。”司徒月拱手,冲着丽娘道:“王爷让我护送流苏紫我本想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却没有想到王爷自己出来,竟然跟着流苏紫一路去了。”

    “什么?”丽娘原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听到了司徒月这样说,却依旧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你是说,王爷跟着流苏紫走了?”

    司徒月摇摇头道:“不是走了,而是一路护送了流苏紫,说是要将流苏紫送往安全的地方,娘娘,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丽娘冷冷一笑,而后淡淡道:“想不到,想派几个人帮忙给她的生活再添一点色彩,想不到她流苏紫果然还是福大命大,既然如此,就由着她去吧。”

    司徒月紧紧蹙着眉头到:“可是奴婢瞧着,王爷似乎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丽娘淡淡一笑道:“念念不忘是王爷的事儿,她流苏紫一定不会接受王爷,不管王爷怎么对待流苏紫,她都不会接受,所以,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投入别的女人的怀抱,这一切,都足够了。”

    “娘娘说的极是。”司徒月拱手道:“既然如此,奴婢这就去找一匹快马,连路保护好王爷,娘娘大可以放心,当今世上,能够敌得过王爷的人,还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