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疆 > 第七十一章 小金子的速度
    “对了,子玉,昨晚上我父兄说起一事,却是与你有关。”苏过难得的神色肃然。

    张斌意外道:“何事与我有关?”

    苏过道:“我父亲说有人看见中书五房检正曾布将你面圣文书给烧了,当时那王雱就在旁边,还好昨日在崇政殿议事时,陛下想起大顺城大捷,突然想起了你。”

    张斌闻言,顿时一惊,想起昨日自己见面时匆匆忙忙,显然是天子临时起意。

    但紧接着他又想到苏过为何会特意告诉他这件事情?

    或者说苏轼为何要告诉苏过这件事情?

    “公子,那曾官人和王官人好生无耻,差点耽误了公子前程。”竹娘给张斌添酒,小脸气得通红。

    张斌也是眸含冰冷之意:“竹娘放心,你家公子我自有天助,岂是这些宵小之辈能阻拦得了的。”

    说完,张斌想起一事,随口又问苏过:“叔党不求那王雱谋官了?”

    苏过摆手道:“子玉不要取笑于我,之前我对考上进士没有多少信心,而且不比我父兄,我实在不喜诗文,再加上并不清楚我父亲竟然强烈反对新党,所以便想着找王雱的路子谋个一官半职。可昨晚上一听我父亲之意,才知道我父亲却算是旧党之人,哪还会求那王雱办事。”

    “这倒也是。”张斌点了点头,又道:“伯父是否知道你我兄弟一见如故,相交莫逆?”

    苏过听张斌说两人相交莫逆,心中喜悦,笑道:“当然知道,昨晚一到京城,我便说了在西北的田产和一些商铺生意的事情,其中将镇安县那座荒山也随口提了一句。还是子玉名声在外,我父亲都是听说过的,便多问了两句,我便将你我之事告诉了我父亲。”

    苏过这样一说,张斌便有七八成把握可以确定,王雱和曾布这两个新党核心人物烧了他面圣文书一事,很可能是苏轼这个旧党铁杆分子特意说给苏过听,好让苏过传到自己耳中的。

 &
第七十一章 小金子的速度(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