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疆 > 第七十章 最愧疚的那个人(求收藏和推荐票)
    当然,如此庞大的利润,若是没有足够的背景,早已被权贵和官员们吞得一干二净。

    但很少有人知道,排在第二十七位的明月楼,在去年某个朝中重臣下狱之后,悄无声息的已经换了主人,而且新的主人极为神秘,除了明月楼的明月掌柜之外,无人知道其身份。

    王雱的马车在四名随从护卫的簇拥下,从后门离开家府,穿巷过街来到了明月楼的后门。

    如明月楼这等排名靠前的正店,占地规模足有一百多亩,光是护院便有数百人,后门处也有两名壮汉把守。

    不用王雱吩咐,一名随从熟练的上前给两名壮汉看了一面令牌,两名壮汉立刻恭敬之极的打开门,王雱的马车直接行了进去,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露过面。

    没过多久,王雱轻车熟路的出现在明月楼后院一幢独立小楼中。

    他刚进二楼正中间最大屋子,一名二十五六岁,长相极美的少妇便带着两名侍女匆匆从前楼赶来。

    屋内空气清新,却有一股暖意,四角的木几上搁着几盆漂亮的盆景。

    “公子,您怎么在这么晚突然来了。”随着少妇进屋,阵阵腻香扑鼻而入,少妇笑颜如花,说着话,上前解开王雱外面的袍子,旁边的侍女手脚利落地接了过去。

    王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躺在了软榻之上。

    那少妇温婉说道:“公子有烦心事,妾身这就置办酒菜,公子听听曲儿………”

    王雱挥手说道:“明月,你置桌酒菜,唱曲的放在外间。”

    那被称为明月的少妇乖巧的答应一声,给一名侍女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爬上软塌,跪坐在王雱身后,将其后者脑袋放在自己胸口柔软之上,一双柔夷轻轻的揉着王雱的太阳穴。

    看两人的动作,这样的场景显然是经常发生,王雱依然眯着眼睛,低语道:“太史局丞麻彬瑞今晚上是否来了?”

    明月手上不停,
第七十章 最愧疚的那个人(求收藏和推荐票)(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