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个世子来冲喜 > 第185章 洛云锡替我顶罪了是吗?
    桃峥脸上的失落让桃夭夭瞬间心软下来,跟她这个弟弟几次接触下来,她发现这个弟弟本性并不坏,外在的纨绔与强势,恰恰是因为他心里太渴望骨肉亲情了。

    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血浓于水,只要用心感受,总能感受得到,娘已经在玉笙居等着我们了,你确定要以这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吗?”

    桃峥也从石凳上站起了身,定定地看了桃夭夭许久之后,他才转身下了石亭,几个起落之后就落在了桃桓和桃灼的面前。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桃夭夭对着桃峥的背影大声叫道。

    桃峥的步子微微一顿,虽然没有转身,却也算是默认了桃夭夭的话。

    看到一脸轻松小跑过来的桃夭夭,桃灼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走吧,母亲一定等咱们多时了。”

    桃夭夭应了一声,乖巧地跟在桃桓的身后朝玉笙居走去。

    行至世安苑外那座拱桥的时候,几人遇上了一个不速之客。

    “依依给父亲请安,给大哥三哥请安,给大姐姐请安!”桃依依一身盛装,俏脸微红,还微微喘着粗气,看样子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桃桓微微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桃依依对着桃桓笑了笑:“回父亲话,您也知道,女儿自小就崇拜军中将士,可巧三哥又去了军营,女儿这不是听说三哥回来了,想赶来一见,听三哥说一说军营里的趣事嘛!”

    “桃依依,你少在这里装无辜!你若是敢将我去军营的事情告诉给母亲知道,我就撕烂你的嘴!”桃峥从桃桓身后走了出来,恶狠狠地对着桃依依开口。

    桃峥开口的那一瞬间,桃夭夭就暗叫了一声“不好”。

    她黑了黑脸,她这个弟弟,看似聪明,其实也就是一根筋!

    他这么一威胁,不正好让桃夭夭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把柄了吗?若是哪天她再找机会跑到玉笙居里说三道四,桃峥去龙虎营的事情就再也瞒不住了。

    桃夭夭冷冷地瞪了桃依依一眼,心里已经做好了跟沈卿尘提前坦白的准备。

    桃依依被桃峥脸上的凶狠吓了一跳,她慌忙往一旁的使唤丫头后面藏了藏,怯怯地对着桃峥开了口:“三哥您误会了,我没有要跟母亲说你去军营的事,我真的只是……”

    “谁是你母亲!”桃峥冷声开口打断了桃依依的话,“她是我们三个人的母亲,你要找母亲,找你那姨娘去!”

    “三哥,我……”桃依依满脸委屈,握着帕子的手松了又紧,那双大眼睛里的眼泪“骨碌”一下滑了下来,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桃夭夭暗自叫了声妙。

    这个桃依依,不去演戏,真的是可惜了!

    “怎么跟你妹妹说话呢!”桃桓终于看不过去了,他脸沉了下来,冷声对着桃峥呵斥。

    桃峥冷哼了一声,没再搭理桃依依,抬步朝前继续走去,只在经过桃依依身边的时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桃依依往后缩了缩身子,没敢抬头看桃峥。

    “这是你大姐,我们今晚还有事,你们姐妹俩打个招呼之后你就回去吧,若是闲来无事,你就去帮程姨娘对对账,也能多学着点。”

    “是。”桃依依乖巧地开口,再抬头看向桃夭夭的时候,脸上的那副怯意已经完全褪去,眼底溢满了笑意:“大姐姐你好,我是依依,欢迎你回家!”

    “额……二妹妹你好,咱们之前见过的。”桃夭夭笑着对桃依依招了招手,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曾经是玄幽王府小书童的身份,她相信凭桃依依的精明,一定早就将她的过去摸得一清二楚了。

    果然,桃依依在听到桃夭夭这话之时先是一愣,似是没有料到桃夭夭竟会如此大方承认,愣过之后,她便笑了笑:“相信大姐姐当时一定是有苦衷的,并不是存心想要欺君的……”

    “依依!——”桃依依的话只说了一半,却被久未开口的桃灼厉声打断了。

    “我们还有事,你早点回怡兰苑去吧。”他警告地看了一眼桃依依,脸色也沉了下来。

    桃依依被桃灼骤然沉下来的脸吓了一跳,她慌忙对着桃灼福了福身子:“是,那您就跟父亲和姐姐去忙,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她便招呼了一声身边的侍女,然后缓缓转身下了桥。

    无人看到,在背转身的那一瞬间,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阴谋与算计。

    “好了夭夭,阿峥已经过去了,咱们也赶紧走吧,别让母亲久等了。”不同于对着桃依依的疾严令色,桃灼对着桃夭夭说话,是一贯的温和。

    桃夭夭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动身。

    她抬头看了桃灼一眼,认真地问道:“哥哥,桃依依说的欺君是怎么一回事?”

    桃灼眼神微闪,笑着开口:“你别听她胡说,哪有什么欺君?若真是有,皇上不早就召你进宫治罪了吗?”

    桃灼脸上的轻松并没有打消桃夭夭的疑虑,她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想出了一些头绪。

    “我以玄幽王府小书童身份出现的时候,皇上见过我不止一次,还赏赐过我,所以,我这欺君的罪名应该已经坐实了……

    但是我已经回府有两天了,皇上却并没有治罪,那么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要么就是,有人替我顶罪了,是谁?”

    桃夭夭一边自言自语地分析,一边抬头依次看向了桃桓和桃灼,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站在最后的洛冰脸上。

    当看到洛冰闪躲的眼睛之后,她终于心中微动,接着便缓缓划过一朵涟漪。

    “我是洛云锡的书童,所以,是洛云锡替我顶罪了是吗?”桃夭夭肯定地开口。

    看着桃夭夭脸上的笃定,桃灼低低地笑了两声,他看了一眼桃桓:“父亲,也不知道妹妹如此聪慧,是好,还是坏呢?”

    “自然是聪慧些好!”桃桓开口说道,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时候不早了,别让你们母亲久等,先去玉笙居吧,别的事情明日再说。”

    桃灼应了一声,看到桃夭夭依旧眉头紧锁,便笑着宽慰道:

    “虽然洛世子承担了罪责,但是皇上念在你是父亲女儿的份上并未责罚他,只让他闭门思过半个月。

    你也知道他擅自离京一事,若不是长公主作保,数罪并罚的话,他这次就有得苦头吃了,所以,仅仅是闭门思过,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我知道你关心他,大不了我改天去玄幽王府走上一遭,替你去看看他?”

    桃灼调侃的话令桃夭夭脸色微微一红,她不自然地扭过了头:“谁关心他了!我现在关心的只有娘!”

    说完,她便低着头匆匆走在了前头。

    桃灼“哈哈”笑了两声,并没有拆穿桃夭夭的谎言,一行几人从小路径直去了玉笙居。

    进得玉笙居院门的时候,沈卿尘正拉着桃峥的手低声说着话,妆容精致的脸上似有泪痕。

    而桃峥则坐在沈卿尘身边的小板凳上,仰着头看着沈卿尘,一副乖巧的模样,跟之前的气势汹汹的态度相去甚远。

    见到桃桓他们几人进来,桃峥慌忙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低着头似乎有些尴尬。

    “灼儿,夭夭,你们都来了。”沈卿尘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朝桃夭夭他们几个迎了过来,在经过桃桓身边的时候,她的笑容僵了僵,径直绕过桃桓对着桃夭夭伸过了手。

    桃夭夭一把握住了沈卿尘微凉的手,笑着夸赞道:“娘,您今晚好漂亮!将女儿都比下去了呢!”

    沈卿尘脸色微红,伸出手指轻轻刮了刮桃夭夭的鼻尖:“不许拿娘亲寻开心!娘已经老了,是白芨的梳妆手艺好!”

    “娘才没老!爹老了才是!”桃夭夭对着沈卿尘吐了吐舌头,拉着她的手进了花厅。

    花厅的桌上早有侍女摆好了美味佳肴,勾得桃夭夭馋虫大动。

    “娘,我肚子好饿,咱们有话饭桌上说好吗?”桃夭夭一边说,一边将沈卿尘按坐在了正对着花厅大门的位置上,跟桃桓的座位紧挨着。

    沈卿尘脸上的笑意僵了僵,想要换个位置,却被桃夭夭拉住了,她只得侧了侧身子跟桃桓拉开了距离。

    “哥,弟弟,你们也坐啊!”桃夭夭对着桃灼和桃峥招了招手笑道。

    这一声“弟弟”叫得甚是亲热,叫得桃峥微微抽了抽眼角。

    他抬头看了一眼桃夭夭,见桃夭夭正对他笑得正欢,再看一眼沈卿尘,沈卿尘脸上也是一片欣慰与祥和,他便勉强对着桃夭夭挤出一个笑来。

    刚刚笑过,他便被桃灼拉着在桃夭夭的另外一侧坐了下来,而桃灼自己,则是坐在了桃峥和桃桓的中间。

    “父亲,今日难得大家都这么高兴,您不说些什么吗?”

    桌上的气氛有些微妙,除了忙着斟酒的桃夭夭话多了些之外,其余几人都在那里干坐着,桃灼便开口打破了僵局。

    桃桓点点头,他先清了清嗓子,然后又看了一眼沈卿尘,脸上便带了一副笑意,声音也温柔了下来。

    “十五年了,这是咱们全家人第一次围坐在一起吃饭,为父很高兴,你母亲更是高兴,她盼这一天已经盼了足足十五年了……

    我盼她好,也已经盼了十五年了……”

    说着说着,桃桓便有了些动容,他深深地看了沈卿尘一眼,伸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来,咱们共同举杯,庆祝你母亲大病初愈!”

    “恭喜母亲大病初愈!”桃灼最先端起了酒杯,桃夭夭和桃峥紧随其后,轮到沈卿尘的时候,她微微笑了笑:“不是说好是夭夭的接风宴吗?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她从桌上端起酒杯:“来,为了庆祝夭夭回家,庆祝峥儿进太学读书,庆祝咱们一家人的第一次团聚,咱们干一杯!”

    说完,她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却激起了她好一阵咳嗽。

    白芨站在沈卿尘身后,伸手跟桃夭夭一起帮沈卿尘顺了顺后背:“夫人,您还吃着药呢,别喝太多酒了。”

    “我知道,我今天高兴嘛!”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因为心里激动,沈卿尘的眼底泛起了泪花。

    她的目光缓缓从桃夭夭和桃灼桃峥脸上掠过,声音几度哽咽:“这个情景,是在我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我曾经以为有生之年再也不可能看到此情此景,没想到,上天待我还算不薄……”

    “哎呀娘,这么开心的日子,您就别难过了,以后只要弟弟下学回家,咱们一家人每天都能做在一起吃饭呢,你说是不是,弟弟?”

    桃夭夭伸手拉住了沈卿尘的手,扭头对着桃峥眨了眨眼睛。

    桃峥不自然地笑了两声,乖乖地点了点头:“……是,是的。”

    “叫姐!”背对着沈卿尘的地方,桃夭夭用眼神威胁着桃峥,“你在太学读书,不能经常回家,只能姐姐我帮你在娘跟前尽孝了!”

    桃峥看了桃夭夭一眼,咬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姐”字。

    “哎!”桃夭夭心情大好,重重地答应了一声之后,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揉了揉桃峥的脑袋。

    桃峥黑着脸瞪了她一眼,扭扭头躲开了她的魔爪。

    看着他们姐弟俩的微妙互动,桃灼“哈哈”笑了两声,“大家都别顾着说话了,快点吃菜吧,菜都凉了。”

    “是啊,赶紧吃菜吧!”沈卿尘也招呼大家,“夭夭,你在外漂泊了那么久,还没好好尝一尝家里的菜吧?”

    沈卿尘一边说,一边给桃夭夭夹了一个鸡腿放在碗中。

    “谢谢娘!”桃夭夭甜甜的道谢,激起沈卿尘好一阵微笑。

    “还有峥儿……”沈卿尘又夹起另外一只鸡腿放在了桃峥碗里,“太学里的伙食虽好,却也比不得家中的精致吧?多吃点!”

    桃峥僵硬地笑了两声,低下头猛扒了一口饭:“谢谢母亲!”

    “跟娘还客气什么?”沈卿尘嗔怪了一句,又说:“太学之中佼佼者众多,既然你志不在为官入仕,就别太过逼迫自己了,尽最大努力学习就好,别累着自己了,娘看你似乎都黑了。”

    桃峥的筷子微微一抖,将脸埋得更低了些,再也不敢吱声。

    “峥儿,娘想跟你说声对不起。”看着埋头扒饭的桃峥,沈卿尘心中微酸。

    她病了这么些年,少有的清醒当中,拥有的记忆似乎总是峥儿受伤和怯怯的脸,还有对母亲关爱的渴望,可是她都没有给过他……

    “娘几乎从未抱过你,从未教导过你,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我的峥儿竟然也悄悄长大了……”

    沈卿尘再度哽咽,“你若是说声怨我,对我发几句火,我心中还能好受一些,可是你却如此懂事,懂事得让娘心酸……”

    “母亲,您千万别这么说!孩儿从未怨过您!”桃峥终于从碗里抬起了头,他放下筷子,眼底有些晶莹,嘴角还粘了几粒米饭。

    “瞅瞅,都多大人了,还在娘跟前哭呢!羞不羞!”桃夭夭伸出手去,嫌弃地从桃峥嘴角将那几粒米饭捏了下来。

    她亲昵的举动将桃峥吓了一跳,桃峥猛然往后撤离了身子,脸上也闪过一丝红晕。

    “谁哭了!你们女人家才会哭哭啼啼!”桃峥瞪了一眼桃夭夭,抬起手背抹了一把嘴唇。

    “女人家怎么了?娘也是女人家呢!”桃夭夭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一边瞪,还一边伸手扯了扯沈卿尘的袖子,冲着桃峥不依不饶地嚷道:“娘您看,弟弟瞧不起女人!他还瞪我!”

    “谁看不起女人了!谁瞪你了!你不瞪我怎么知道我瞪你!”桃峥梗着脖子对着桃夭夭嚷嚷了回去。

    看着桃夭夭姐弟俩之间的小打小闹,沈卿尘眼中含泪,却笑弯了眼。

    “卿尘,这是你最爱吃的荷叶鸡,别光顾着孩子们了,你也吃。”

    桃桓的声音从身子另外一侧传来,沈卿尘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见一块上好的鸡胸肉放在了自己碗中。

    她微微愣了愣,回过头去就看到了桃桓含笑的眼,眼底还有这些她一眼就能看懂的情愫。

    沈卿尘慌忙低头,伸手想要去桌上摸索自己的酒杯,不成想却一下碰到了桃桓的手。

    “知道你今日高兴,但是身子才刚见起色,不能再喝了。”

    桃桓按住了沈卿尘的酒杯说道,“峥儿明日就要回太学了,我跟灼儿还得带夭夭进宫,你若是想喝,等哪日闲来无事了,我陪你喝个够。”

    沈卿尘没有说话,只猛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回头看了一眼桃夭夭,不放心地又叮嘱道:“夭夭,若是明日进宫,太后提起你的婚事,你若是有中意的也还罢了,若是没有中意的,又怕太后会怪罪,你就将借口全部推在娘的身上,就说娘舍不得你,想再多留你两年。”

    桃夭夭心中涌上一丝感动,她笑着满口应了下来:“好啊!我也可以推到哥哥身上,哥哥都还未曾娶妻,哪里又轮得上我!”

    听到这话,桃灼低低地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只抬手给桃桓面前的酒杯里斟满了酒,而沈卿尘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

    她缓缓放下了筷子,带着歉意对桃灼说道:“灼儿,你看娘这记性,怎么将你的终身大事给忘了?是娘耽误你了吧?”

    桃灼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母亲,您若是说这话,可就折煞孩儿了!”

    沈卿尘叹了一口气,又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之前是为了我和夭夭的事操碎了心,现在夭夭也已经回来了,你的婚事也该办了,找个日子将锦茵那孩子带来让娘看看吧,娘都快忘了那孩子长什么模样了。”

    沈卿尘的话说完,桃灼握着酒杯的手便是猛地一僵。

    桃夭夭也是一愣,她偷偷抬头打量了一眼桌上的几人,见桃桓和桃峥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变,而桃灼则更是明显,微微发白的指节和轻轻晃动的杯中之酒暴露了他的内心。

    “母亲,今日是夭夭的接风宴,孩儿的婚事,今后再说吧。”桃灼的脸色有些苍白,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来,声音却带了些隐忍着的颤抖。

    “锦茵那孩子不错,知书达理,又对你一往情深,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人家!”沈卿尘郑重其事地对桃灼说道。

    桃灼紧抿着嘴巴点点头:“是!母亲的教诲,孩儿一定铭记在心!”

    “夫人,您别光顾着说教了,菜都凉了!”白芨的声音从沈卿尘身后传来,沈卿尘这才转移了话题,又招呼着大家吃菜。

    可是在座的众人除了桃夭夭之外,其他几人强颜欢笑的意味都很明显,也幸好有桃夭夭在一旁努力调节着气氛,所以一顿饭吃下来,众人都很尽兴。

    酒足饭饱之后,白芨又上了清茶,桃灼见沈卿尘有些倦意,便站起身来开口告辞。

    将桃桓父子三人送走之后,沈卿尘又拉着桃夭夭絮絮叨叨说了很久的话,直到桃夭夭佯装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沈卿尘才猛然惊觉夜色已深。

    “看我这记性,光顾着跟你说话了,竟然忘了时辰!”沈卿尘自责地埋怨自己,“你明日还要进宫,赶紧回去歇着吧!”

    “我还不困,等我看您睡下我再走!”桃夭夭坚持让沈卿尘先休息。

    沈卿尘拗不过桃夭夭的犟脾气,只好先躺在了床上。

    她本已累极,又有桃夭夭在一旁守着,一挨到枕头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姐,您也赶紧回去歇着吧。”白芨吹熄了沈卿尘床头的烛火,小声对桃夭夭说道。

    桃夭夭点点头,对着白芨招了招手:“白芨姑姑,你先出来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白芨点点头,将沈卿尘床前的帘子拉上之后,她跟在桃夭夭的身后出了房门。

    “外面冷,去我房间说吧。”桃夭夭指了指近在咫尺的自己的房间。

    “好。”白芨转身关紧了房门,又随着桃夭夭去了隔壁房间。

    房间内,洛冰已经点燃了烛火,也铺好了床,见到桃夭夭带着白芨进来,她便又沏了一壶茶过来。

    “白芨姑姑请坐,您应该知道我想问您的是什么事吧?”桃夭夭亲手倒了一杯茶端给了白芨。

    白芨双手接过,犹豫了片刻之后,她在桃夭夭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知道,小姐是想问大公子的事情。”

    “没错!”桃夭夭点了点头,“我想知道我哥哥和夏家那个锦茵姑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