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楼兰刀客 > 第2章 他是个小奴隶
    清晨,大漠之东,朝霞似火轻轻抚摸连绵起伏的沙丘。天空中那宝贵的湿气凝结成细小的露珠,打湿褴褛的衣裤也打湿了他干裂的嘴唇。

    他又累又渴,记得在自己快要昏厥的时候本能地裹紧了毛毯。

    秃鹫的叫声把他惊醒,他神志清楚但关节僵硬无法起身:

    难道我就要活生生被秃鹫琢食不成?他拼命挪动身体,向秃鹫宣告自己还活着!

    但秃鹫们扇打着翅膀互相怪叫着,好像在说:

    等等!等等!过会就死了!

    他疯了似的跪了起来,抓起一把沙土丢向秃鹫群:

    “滚开!滚开……连你们这些扁毛畜生都来欺负我!咳咳!”

    沙哑的声音是那么无力。

    天空中又聚集来许多秃鹫盘旋不去。

    在不远处,一家驼队和一家马帮正在为人畜准备充足的饮水。

    见骆驼和马背的负载,明显就是要远行的配备。

    短途的重载、长途的轻载!这是运输队的经验。

    一个雇工打扮的人牵着一匹骆驼向井边走来。

    驼队的首领大声问道:

    “阿福!这骆驼还小,不是说下次跑短途才随行吗?”

    “家主说让它帮忙缓解她妈妈几段路!”

    果然,那半大骆驼跑到一头母骆驼身边很是亲昵!

    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在骆驼和马匹间奔跑嬉闹。

    一个女孩拉着小骆驼就走:“我的元宝还小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更不能驮东西!会压坏它的!”

    “二小姐!你放手!你爹说的话谁敢不听啊!”

    一提她爹,女孩不情愿地松手,几乎是从她手里抽出去的缰绳。

    几个小伙伴过来拉开她,安慰着她。

    一个站在沙丘上瞭望的男孩,

    短小精悍,一双大眼睛看着就聪明伶俐的模样!他有意分散不开心的女孩注意力道:

    “哎!祝花雨!你快过来看看!那些秃鹫聚集在那儿,是找到什么东西了吗?”

    几个孩子都爬上小沙丘向秃鹫盘旋的方向眺望。

    祝花雨忙喊道:“不对!是有人倒下起不来了!”

    这时只见北部十几匹马卷起一带烟尘而来。没见驮什么重物,应该是要护送贵重物品出行。

    领先的是一匹花斑马,到了井旁停不下来,绕着井又跑了一圈。一只手握着剑鞘的镖师下马大叫:“让一让!让让!牲畜先等等,把水搅浑了人就没法喝了!”

    正打水的一个骆驼客不高兴了:“都排队呢没看着吗?!”

   &
第2章 他是个小奴隶(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