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铁匠剑灵 > 第一卷第五十九篇 老猿王
    几人刚刚被抽离灵兽,吓的半死。迅速爆发,变成巨大火焰妖兽。

    然而几人刚刚成型,那森白色锁链直接包裹而来,锁链面对火焰,犹如无物,直接穿透过去。随着匠一手上用力,五人体内火焰妖兽,被直接抽离,并且消失在匠一身前额头阵法内。

    此刻,几人只剩下恶魔力量,和剑士层次修为。

    “冰崽,去吧。”匠一吩咐之后,冰崽直接飞了出去,而后慢慢变大,扑向五个巨大恶魔。

    不过片刻,几人都被冰崽吞进肚中,而后化作灵力。冰崽打了个嗝,慢慢走来,同时也开始缩小,跑向叱寒冰蛇,来回蹭着。

    “这小家伙,似乎很喜欢你。”匠一看着他们。

    “那是自然,都是灵兽,也是冰属性。对了,你打算去哪儿?”女子问着匠一,也摸了摸小家伙。

    “继续寻找寒珍花,还差两株。”匠一看着冰崽好了,耽搁这么久,也得赶紧行动了。

    “嗯,寒珍花,正好我这里有一株,虽然稀少,也不算珍贵,你拿去吧!老冰猿那里不知有没有,要不你随我去问问?”话落,女子凭空捏着一物,给了匠一一株灵花。

    “这~多谢你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匠一苦苦找寻,几乎走遍半个极北之地,才找到一株,现在别人白送一株,倒是不好意思了。

    “好,我先记下,随后让你还。”女子倒是认真起来。

    “一定,一定。对了,老冰猿是谁?”匠一转移话题,急忙问到。

    “是一只九阶冰猿,极北之地,我们一人管一半,这么久不见,不知进阶没有。”女子一句话,匠一震惊不已。

    八阶就这么强大,九阶!

    “好,我们去看看,对了,怎么称呼你?”只有前进了,没有退路。

    “叫我鄢冰吧,都快忘记这称呼了。”女子似乎有些沧桑的看着匠一,微微一笑。

    于是,冰崽慢慢幻化变大,匠一、鄢冰坐在它背上,开始慢慢飞起,继续向北。

    鄢冰一点点指路,冰崽低空飞行。一路上走走停停,鄢冰似乎很久没有离开过,乐呵呵的看着下面风景。

    就这样,一人两灵兽飞了一个月左右开始慢慢落下,匠一深深感觉到,极被之地,不比雅斯诺大陆小,怕是还大了许多。

    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大,真得多出去走走。

    然而,没等他们落地,就被地面无数利刃袭击而来。无数滕枝携带着冰刃,直直刺来。

    “住手,我来找老冰猿。”叱寒冰蛇远远喊着,声音贯彻整个天地。

    “妄言,继续攻击,可恶的人类。”下面稍微停顿之后,反而攻击更加猛烈起来。

    “镜月界,万镜皆尘。”

    匠一一念起,双手舞动起来,携带星辰之力,整个冰龙身前空间全部碎裂,任由各种攻击袭击,都消失不见,而后以近乎十倍力量,从怪异角落反弹回去。

    “别,我去,你在这里等我。”鄢冰急忙拦着匠一,而远处,似乎也有灵兽已经受伤。

    鄢冰跳跃而去,落下的时候,慢慢变大。之前那九头叱寒冰蛇巨大身躯,再次显现,慢慢的移动过去。

    “小鄢,真的是你?为什么和人类在一起?”一个巨大猿猴瞬间变大,出现在叱寒冰蛇面前,几乎和冰龙一样大。

    “猿老,我们来找老猿王,有事需要帮忙,这个人类不是坏人。”叱寒冰蛇巨大身体没动,却是出现声音。

    “既然你开口,那我就信他,你们进来吧。”巨猿话落,开始变小,而后走进一个巨大山洞。

    叱寒冰蛇亦变回原来样子,面对后面天空匠一挥挥手,后者亦跳了下来,同时冰崽慢慢变小,和匠一差不多大,跟在身后。

    门口依然有很多巨猿,在那里守卫着,匠一看了看,估计实力都在三到五阶的样子,而那猿老,似乎大概在六阶。

    让人震惊的却是在洞里,密密麻麻全是冰猿,一个个在吼叫着。实力也都不弱,匠一看着有点后背发凉。

    “一猿出一招,我都秒挂了!”匠一默默叹息,后悔自己刚刚还反击。

    走了很深很深,才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巨大墙壁,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然而一个巨大眼睛,慢慢睁开。

    “老猿王,谁伤了你?”鄢冰看到那眼睛,瞬间感觉到了老猿王的虚弱感。

    “它在那石壁里,疗伤?”匠一第一次见到怎么多强大灵兽,好奇不已。

    叱寒冰蛇急切的问着,然而对方没有回话,看了看鄢冰,看了看匠一,又看看冰崽。

    “猿老,这是怎么回事?”鄢冰急切问道那个老猿。

    “猿王,暂时说不了话,我来说吧。最近三十年内,一些怪异人类,不知何时起,开始寻找,捕捉我们冰猿,包括其它灵兽。

    刚刚开始也不在意,毕竟灵兽和人类在一起,有的是一些摩擦,有的也是一些历练。然而后来越来越多,经过我们调查,他们不是寻求灵兽修炼,而是抓走、猎杀。

    后来,似乎阶级低的满足不了,他们开始组队捕捉高阶灵兽。而后大概五年前,猿王的孩子也突然失踪。

    猿王感应到了之后,极其愤怒直接带人离开去探寻,然而终于追到他们。可是那些人,体内各种怪异力量,

    而且抓着猿王孩子作为要挟,偷袭伤了猿王。就在被他们抓到的时候,猿王舍弃三成修为,才遁逃回来。

    如今恢复伤势,怕是需要几千年,能不能恢复如初,还是未知。”猿老慢慢叙述着,极其愤怒与哀伤。

    叱寒冰蛇刚刚准备想说什么,突然发现匠一晕倒了。

    “怎么回事?突然就晕厥了?”鄢冰看了看冰崽,后者摇了摇头。

    鄢冰急忙过来探查,却没发现任何异常,还在奇怪的时候,猿老竟然愤怒了。

    “你,你们,他们偷了《归灵天牌》,给我抓住他们。”老猿愤怒的看着鄢冰和匠一,吩咐着身后其它冰猿。

    鄢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猿老:“我们没偷那什么牌子啊,什么情况啊?”

    “住口,你一地之王,不守护极北之地。竟然勾结人类,还到这里捣乱,老猿王已经危在旦夕,你们,你们~~~唉!”猿老似乎更加愤怒,而无数冰猿已经包围过来。

    “混账,我说没偷,就是没偷。”一方强者的鄢冰也开始愤怒起来,极寒气息瞬间爆开,冰崽也吼叫着看着周围。

    “那你带来那个人类,额头那里是什么?你再看看眼前巨牌,那些字迹去哪儿了?”猿老指着匠一,恨不得直接杀死对方。

    鄢冰微微一愣,转身看了看匠一。后者额头处果然灵光闪烁,似乎还有一些字,而那巨大石碑上面,此刻密密麻麻的字迹,都不见了!

    “我,他,这是怎么回事?”鄢冰哑口无言,不知如何解释。

    “给我抓住他们,禁锢在冰窟里。”猿老吩咐众人,却是暂时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敢杀他们。

    鄢冰本来打算反抗,以她的实力,应该可以逃走。但是看了看匠一,百口莫辩摇摇头,没有反抗。

    “被你害死了,能不能更奇葩点?”叱寒冰蛇慢慢收回力量,同时抚摸着冰崽,安抚它不要反抗。

    就这样,鄢冰、冰崽、晕厥的匠一,被一群冰猿带到了冰窟,而后封锁起来,强大的禁锢,瞬间凝聚而来。

    不知过了多久,匠一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看了看冰崽、鄢冰都被锁链捆绑着,包括自己也是。

    “我们这是在哪儿?”匠一不解的看着鄢冰,期盼着答案。

    “哼,你偷了人家东西,我也不好意思反抗,就被关在这里了。”鄢冰似乎生气了,不想理匠一。

    “我没偷东西啊,就是看着那奇怪的字,就~~~字?”匠一刚刚想说,却是发现那些字,到了灵海内。

    “又是这?”匠一立刻盘坐闭目,分身鲲零灵海内,不单单有一个巨大封印,禁锢着那火焰妖兽,还有很多小封印。

    同时,不知何时,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字。

    “难道是,氏宿图七角之一?可是这些,和另外两个不太一样。”匠一思索着,而氏宿突然出现了。

    “这是氏宿图另外一角,不过不完整,少了一些。”氏宿抬手,那些足迹极速旋转,变成一张图,只是似乎有些小了。

    “难道,那些冰猿的《归灵天牌》就是氏宿图?老猿王在以这疗伤?”匠一看着眼前,瞬间感觉不好意思。

    “疗伤,真是小题大做了,浪费。”氏宿哀伤的看着,而后说道。

    “这个,我们得还回去,氏宿你知道怎么弄吗?”匠一急忙问着。

    “它有灵性,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选择了你,不会轻易离开,要不就是你死了。”女子看着匠一,一一解释着。

    “那真尴尬了,这该怎么办?”匠一苦恼万分,自己有求于人,还抢了别人疗伤的法宝,岂不是趁火打劫,火上浇油。

    “我想想啊,你别急。”女子开始思索,匠一亦盘坐思索起来。

    就在匠一两人还在思索的时候,一股股浓厚力量已经开始酝酿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

    “小娃,来。”一个怪异声音,似乎在匠一脑海想起。

    而后匠一迷迷糊糊,似乎灵魂被吸走一样。忽然匠一感觉到了一个寒冰地狱,无尽冰晶充斥着整个空间,匠一的灵识瞬间清醒。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