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铁匠剑灵 > 第一卷第四十六篇 悟心魔
    匠一飞到空中,准备破开结界逃逸。同时也一直在呼唤神魔学院的分身,然而却还没反应。

    随着黑洞坍塌,一股股灵力进入灵海內,匠一基本也恢复完全,只是精神力还有些损耗。

    空中那黑压压的黑色气息,此刻竟然成了实体,不仅阻隔外面一切,还封禁了灵力。

    “《冰神界,刺宇穹》。”

    两人手中慢慢出现一把森白色长枪,而且极速转动着,随着两人大喝一声,直直射出。

    一枪刺上以后,竟然没有反应,而后凝固了那里。这时,另外一把长枪再次刺上,只见那里震动一番,又慢慢反弹回来。

    那里只形成厚厚得冰,竟然次不破?匠一慢慢看向下面,那刚刚轰隆的战场。

    “焱魔,老者,我的心魔都没死!镜面分身倒是消失了。”匠一慢慢感叹,自己太着急离开。

    此刻焱魔,老者,已经慢慢凝聚一次次黑色气息,肉身被毁,但是临时的黑色气息凝聚的身体,也不太差。

    而自己心魔,比起刚刚见面时候,也慢慢强大起来,自己对付自己最难。

    “好像心魔是很久以前的,并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难道是那次留下的?特殊情况留在了岩浆地域?

    怪不得一直不强,还找了帮手,杀我同伴,逼迫我痛苦爆发,应该是在刺激我心中黑暗,想成实体。”匠一远远看着他们,暂时不准备行动。

    匠一心魔,似乎也都明白,开始一点点吸收,刚刚得到的那两股黑色气息,慢慢的身体似乎也开始凝固了几分。

    “焱魔,老者此刻怕是落到冥王实力,我的心魔似乎开始成长了。”匠一思索许久,迅速的凝聚灵力,准备开始出招。

    而下面远处,三人也开始准备起来。

    灵海内

    “氏宿~”匠一不知如何是好,急忙问着。

    “我也不知道,这禁锢不像他们设置的,你小心。”氏宿似乎还在研究着。

    “眸媚~你怎么看。”匠一再次问着眸媚。

    “尽量不要打斗,离你的心魔远一点,找机会一定要灭了,趁着现在还没成实体。”眸媚仔细分析着,而匠一也明白。

    此刻在敌人老巢,也许不是老巢,但都是敌人地盘,逃也逃不了!战不知生死如何,算了,拼吧,一切顺其自然~~~

    就这样,匠一和分身鲲零,两人直直的飞了下去。

    “冰崽,来。”快要落下的时候,匠一面前出现一个巨大六芒星图案,一条冰龙从里面钻了出来,随着几声怒吼,万米内天空,地面开始慢慢出现一股股寒气,冰冷刺骨,而地面已经化作冰面。

    就连匠一也吓了一跳:“似乎第一次这样完全出来,竟然这么厉害。”

    此时匠一,面对自己心魔。

    分身鲲零,面对老者。

    冰龙,面对焱神心魔。

    没有人敢大意,生死之战,个个冷静的看着对手。

    冰崽似乎有些不耐烦,就像是蛰伏数万年一样,张口吐出一根根巨大冰刺,射向焱魔。

    焱魔身前火焰凝聚,慢慢化作一个红的发黑的盾牌,抵挡着冰崽攻击。冰崽剑冰刺穿不透,直接口吐寒气,焱神和盾牌开始慢慢结冰。

    只见焱魔大喝一声,盾牌立刻散开,包裹了自己全身,而后开始慢慢变大,比冰崽还大。手中火焰巨剑,携带一股股烈火,开始劈向冰崽。

    冰崽振动翅膀慢慢飞起,同时翅膀下出现一个个巨大雪花状,亦在极速旋转,飞向那火焰巨剑。

    两两相撞,一股股余波荡漾在空气中,冷热交替袭击而来。

    随着一股股寒气,匠一身后七把冰剑已经出现,极速旋转着刺向心魔。心魔周身慢慢化作黑色,抵挡着匠一攻击。

    然后,两人瞬间化作万千身影,开始纠缠,碰撞。

    “竟然越来越成熟了,不亏是我自己心魔。”匠一远远后退,记得眸媚说不能靠近。

    于是,匠一举剑在前,开始默念。黑色短剑慢慢开始变成长枪,空中似乎振荡起波纹来。

    而心魔,一人化六,似乎在施展什么。匠一亦出现五个分身,冲了上去。

    几人斗在一起,雷电、火焰、飓风、冰都在交织着。不知何时,匠一已经丢出手中黑色长枪。

    “氏宿,曲落。”黑色长枪速度极快,心魔看到却是没动,而后开始慢慢消失。

    “哼,果然。”一念起,匠一还在战斗的一个分身,瞬间挡在那长枪前。忽然间,长枪似乎碰到了什么,瞬间消失。

    而匠一那个分身,转身刺向那个镜面,而后消失不见。

    心魔躲在后面,慢慢显现身形,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个黑色长枪,从背后已经刺来。

    “怎么可能?”心魔根本没有时间反抗,长枪已经划破心魔身体,直直的飞到匠一面前。

    心魔看着远处,那立在空中的匠一,诡异的微笑着。

    此时匠一才发现,长枪上面几乎布满黑色点点:“这是破盾,星辰。”

    然而此刻,匠一感觉剑灵很痛苦,而自己的手也开始一点点消散。一念起,匠一另外一手抓了过来,而后那些黑色点点被全部吸走。

    匠一慢慢注入灵力,修复着剑灵,长枪再次化作黑剑。而那被匠一丢出去的星辰,已经开始慢慢聚集,然后爆裂。

    “竟然可以这样,破盾,星辰。直接变成鲲吸?”匠一急忙飞去,同时手中慢慢出现森白色球体,丢了过去。

    森白色球体碰到黑球,瞬间爆开,而后慢慢缩小,化解了《鲲吸》,随后全部化成尘埃,飞散在空中,慢慢消失不见。

    远处,心魔身体亦慢慢分散,被刺伤的地方,始终合不上。

    片刻之后,匠一开始凝聚手中森白色长枪,而后长枪极速转动,似乎蛰伏亿万年,踏碎空气的射了出去。

    而心魔也是,支撑自己身体,慢慢祭起森白色长枪,极速射出。随着两人丢出,两个森白色长枪碰撞。

    就在两个长枪碰到的一瞬间,匠一感觉到了分身联系,而那个地方竟然出现一条裂缝,极其细小的裂缝。

    “难道?刺破了空间?这是我定点攻击中,最集中,最小范围却是最大的攻击。难道两个极其大的定点攻击,可以刺破空间,摆脱禁锢?”

    匠一冷静的思索着,然而此时那里已经恢复。匠一错过了离开的机会,而心魔再次袭来。

    “那是,氏宿,归零剑。”匠一看着飞来的心魔,一直以为他掌握的不多。

    可是匠一却不知道,就是匠一在疯癫情况下,用了这一招,随着心魔慢慢强大自然可以用出来。

    “氏宿,归零。”匠一亦握着黑剑,冲了上去,两人同时用处千影,攻击着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慢慢停下。这一招要不断击杀,同时补充灵力。本身用出来一半灵力都没有了,再这样消耗彼此,没多久就都开始力竭。

    然而此时,心魔一手拍在地面,无数黑色气体慢慢凝聚过去,心魔亦在慢慢恢复着。

    “你是我的,赶紧死去,和我融为一体吧。哈哈~~~”心魔疯狂的吼叫着,而匠一却感觉到了危机。

    “他在召唤附近低阶恶魔,吸收补充灵力!”匠一凝聚着吸收那些灵丹,也开始恢复灵力,只是刚刚消耗太多,多数灵丹都被吸收。

    此刻突然想到到了吟蝶、麽聆,心中一片片刺痛。不过吟蝶分身没事,还在灵丹内。

    就在匠一思索的时候,远处突然袭来一股股寒气,一把巨大冰剑,直直的刺了下来,心魔遂不及防,直接被定在那里。

    心魔停止了吸收恶魔,身体被冰剑定在那里,周围也开始慢慢凝固起来。

    “冰崽?”匠一慢慢转身,冰崽不知何时,已经结束战斗。虽然身上还有几处灼伤,不过倒是不太严重。

    而焱魔巨大的火焰身躯,就被冻在那里,似乎是一种禁锢,无论里面火焰怎么折腾,就是冲不出来。

    而冰崽还在一次次吐出冰雾,继续凝聚更厚的冰封,慢慢的,那里似乎没有了生息。

    冰崽额头,竟然也有一个复杂的七芒星图案:“难道冰崽的力量被什么禁锢了?难道他和那无极神灵有关联?”

    匠一此刻不得多想,而眼前心魔两手握着巨大冰剑,似乎想要挣脱。

    匠一慢慢走了过去,看着眼前自己,从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心魔。也许是对父亲思念太深,才会这样,还害死吟蝶、麽聆。

    “修行路上,不能再这样了,一定要稳定心神。冰神界,逆生。”随即匠一一手摸着那冰剑,而后一股股森白色气息,慢慢包裹了心魔。

    几番操作之后,匠一看着那面具狰狞的心魔,似乎有无尽痛苦一样,吼叫着。

    冰剑,心魔随着那森白色气息慢慢凝聚,而后开始缩小起来。最后化作虚无,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随着心魔消失,匠一心中也多了很多感慨。匠一慢慢坐下,抬头看着天空。

    远处,老者和分身鲲零还在战斗。一直以来都是很神秘的老者,似乎更加难缠一些。

    只见老者处处诡异,分身鲲零几乎用尽招数。即便用出《鲲吸》,老者竟然诡异的逃出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