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铁匠剑灵 > 第一卷第二十六篇 鲲吸吟
    法阵断裂,对手口中开始流血,而那饕餮一阵阵怒吼,慢慢消失不见,空中阵法也已消散而去。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此刻在场地中间,霖雪慢慢出现,坐在地上,握着胸口,嘴角流出一丝丝鲜血。

    而旁边站着的,竟然是祁丹。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胸口,一把短剑带着血迹,就在那里。忽然一阵剧痛跌倒在地,再也没有站起。

    “院长,这是什么情况?”匠一什么都没看懂!

    “哈哈~霖雪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施展幻阵,而对方也是幻阵高手,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

    其实两个人都没有动,都在迷幻对方。这次幻阵霖雪是输了,那把短剑刺破对方法杖的时候,其实是她自己幻阵被破的时候。

    霖雪被震落到了场地中间,丢掉了短剑,而对方准备把霖雪打晕,短剑才冲了过去。

    可惜,你做的那把剑,等于第二个霖雪,随着霖雪心意,早早就在发力,以极快速度,刺向对方身后。

    结果,对方输了。不过霖雪也伤的不轻。幻阵一直是霖雪的骄傲,这次被同层次打败,怕是打击不小。”院长亦懂幻阵,竟然看的如此仔细。

    不过匠一不担心幻阵,自己有破幻技法,会自动破开。

    “第一场神魔学院《霖雪》胜,第二场神魔学院:吟蝶、对战雷神宫殿:雷喑羽。”

    对于吟蝶,匠一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聚灵期面对混灵后期。只见吟蝶振动翅膀,飞在空中。而对方,周身雷电滚滚。

    突然对方就消失了,一瞬间出现在吟蝶身后,吟蝶刚刚感觉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手一脚踢落下地面。

    雷电加持,速度提升,本身还是混灵期,吟蝶速度没有任何机会。

    对方又瞬间消失,吟蝶又被踢向空中,而后对方一次次踢来。吟蝶发出一声声惨叫。

    然而此刻,对方却开始每一次都打在虚空?吟蝶慢慢掉落,摔在地上。而对手还在空中不停挥拳,看来是金蝶粉奏效了。

    忽然间对方暴怒起来,整个场地全部被一个个雷电劈着。

    吟蝶拿出黑色盾牌,挡在身前。不知过了多久,对方好像慢慢恢复过来。手中开始凝聚一丝丝雷电,化作一个巨大电蛇,挥手指向吟蝶。

    一阵电闪雷鸣,落在盾牌上,吟蝶瞬间口吐鲜血,几乎晕厥。而对方再次凝聚雷电,可就在这时,吟蝶一脚把盾牌踢向天空。

    对方看着眼前盾牌,一手挥动一道雷电,盾牌被击飞。而吟蝶已经冲了上来,对方挥手又是一道闪电,吟蝶忍着剧痛继续向前。

    就在两人距离很近的时候,对方已经凝聚足够雷电,直直的劈在吟蝶身上,吟蝶被大招打中,几乎晕厥,开始慢慢掉落。

    然而就在吟蝶掉落的时候,从吟蝶脚下飞来一把短剑,刹那间刺穿对方胸口。

    那人看着自己,不敢相信的晕厥掉落。吟蝶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样下去,会死。

    突然,那个短剑迅速飞来,落在吟蝶手中。一股股灵力涌进身体,吟蝶慢慢蒲扇了翅膀,开始减速,随后慢慢摔落下地面。

    随着灵力越来越多,吟蝶身体内的各种药物也激发起来,伤势慢慢恢复着,而对手依然不见起来。

    “获胜着,神魔学院:吟蝶。”

    吟蝶知道自己速度、力量不如对方。一开始就在简单应付,找机会。盾牌分散对方注意力,自己再引开对方攻击,而短剑是自己全力一击,一个完美的三重奏。

    “以后不能这样,太危险了。”匠一看到吟蝶下来,急忙训斥。

    “嗯,下次不会了!没事,我身体就是药材库,你看,已经好了。”吟蝶忍着炫耀自己。

    匠一无耐,不过比起正常人,她的身体的确恢复很快。

    “第三场焱神宫殿:焚虑、对战风神宫殿:疾夕。”

    匠一没看第三场,而是带着吟蝶回去休息,同时看了看霖雪,叮嘱几句,刚刚回来,就已经结束了,第三场焱神宫殿的人赢。

    “第四场,雷神宫殿:雷喑羽。爵异魂殿:思否。”

    第四场两人实力相差不大,竟然是一场消耗战。雷神殿速度、攻击厉害。而爵异殿一些奇奇怪怪的秘术,惹的雷喑羽爆发不断。

    最后,雷神殿获胜,不过爵异殿的思否给匠一留下深刻印象。

    “最后一场,神魔学院:匠一,对战焱神宫殿:焱离。”

    “焱神老贼,一次次来作死。”匠一对韵神倒是还好,疯子一个,没招太多麻烦,可是这焱神不是一次找自己麻烦。

    匠一身边一丝丝雷电闪过,瞬间出现在台上,而对手此刻也已经到了。

    两人都互相凝视着彼此。

    匠一甩手拿出黑剑,而焱离双手出现一股股火焰。

    只见对手,周身火焰闪过,瞬间出现在匠一身后,一掌拍出,却是看到一丝丝雷电。

    匠一突然出现在焱离身后,一剑刺出,一团火焰出现,对手也消失不见。就这样,场地上一丝丝雷电,一团团火焰,两人极速消失着,谁也没碰到谁。

    “破雷,千影。”话落,场地上充满了黑影,剑影。

    “焱极择。”对方亦爆出红发,场地上出现无数火焰,都在燃烧着。

    一黑一红,两人不停追追着。

    忽然间,两人出现在擂台,纷纷气喘吁吁。看来速度两人相当,不分上下。

    “敢不敢再比试一次。”

    “来啊。”

    话落两人再次行动起来。

    “破雷,双千影。”

    “焱极择,什么?”

    两人又开始了无尽的追逐,这次焱神身上竟然出现多处伤口。

    两个匠一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分身?即便分身怎么可能和本体一样速度?”焱离却不知道,这不是普通分身。

    “是你井底之蛙,你家主人也一样可笑。”匠一看到焱神宫殿的就极其愤怒。

    “不准忤逆我父亲。”焱离瞬间爆裂,直接化身巨大火焰妖兽。

    “这是?”匠一清楚的感觉到,这妖兽和那个一样,怎么可能。

    然而就在此刻,炼金分身灵海内,那个球体开始爆躁动起来。炼金分身急忙盘坐,开始压制。

    “难道?~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死。”匠一再也顾及不了太多,冲向眼前火焰妖兽。

    只见妖兽,空中吐出一股股浓烈火焰,匠一感觉这绝对不是普通混灵期的实力。如果不是自己身体被炼制过,怕是已经受不了了。

    而远处那些维持阵法的,感觉有些难受,突然又来了几个人,一起维持阵法。

    匠一远远看去,再次确定了自己想法,火焰妖兽存在,就是灾难。火焰越来越旺,匠一感觉一阵阵灼烧,此刻炼金分身在压制,没有那力量。

    “冰崽,来。”话落,匠一开始变身,慢慢化作一个巨大冰龙,还有一双翅膀,空间内迅速出现一股股极寒气息。

    远远高处

    所有人惊呆了,这两个都是什么怪物,从来没有见过。

    焱神惊奇的看着。

    女王惊讶了。

    韵神看傻了。

    就连院长也张开了嘴。

    众神纷纷站了起来,议论纷纷。

    而台下那些观看的,却是再喝彩,他们真的无知的啊!

    两个异兽互相喷出一股股力量,火焰和冰雾,你来我往,没过多久,维持阵法的就坚持不住了。

    远处高台~

    “六位长老,去维持阵法。”女王一声令下,六个人出现又消失不见。

    六个皇斗士,瞬间出现,原来那些人一个个被丢了很远,不过人没事。随着六长老加入,阵法立刻稳定下来。

    别说魂灵期,就连斗士匠一也能一战,可偏偏是那火焰妖兽分身。而球体又爆发,匠一被迫喊来冰崽,现在很佩服焱神的这一步棋,走的真好。

    随着匠一的抵挡,火焰一时半会来不了,而炼金分身慢慢压制了那球体内火焰妖兽。

    渐渐的,随着匠一苦苦支撑,争取时间,炼金分身一点点压制下去。

    炼金分身慢慢站了起来,背上出现一个巨大翅膀,带着一丝丝寒气加入战局。

    手中则是出现一条深白色锁链,锁链上面充满密密麻麻的符文。

    远处高台

    焱神慢慢后退一步,而后紧紧握着拳头。

    台上

    冰龙依然吐着寒气,抵挡着。而火焰妖兽,身体开始慢慢化作岩浆,火焰越来越旺。

    炼金分身,脚踏七星,口中默念咒语。身体开始慢慢出现森白光芒,一个七芒星阵,慢慢出现在炼金分身胸前。

    而此时手中锁链已经极射飞出,那火焰妖兽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怒吼着,爆裂开来。

    而冰龙开始有些抵挡不住,火焰越来越近。森白锁链飞去后,迅速转弯,开始包裹着那火焰妖兽,妖兽被锁链锁着,火焰开始慢慢收回。

    冰龙吼叫一声,开始慢慢变小,最后变成原来模样。匠一感觉自己几乎力竭,而炼金分身刚刚压制球体内妖兽,现在灵力也不太多。

    随着锁链慢慢收缩,那火焰妖兽也开始变小。同时也在一次次暴虐着,慢慢的,炼金分身有些支持不住。

    突然,那火焰妖兽,瞬间爆裂,锁链亦被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