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铁匠剑灵 > 第一卷第二篇 雷沧溟
    远处,铁匠们已经回复平常生活,日复一日的铸剑,渴望着做出最好的剑,为自己争取一席之地。

    匠一魂不守舍的来到剑冢,绝望中只有继续向前,才能缓解心中阵阵刺痛,这里全是铁匠们的残次品,也是铸剑的唯一材料。

    似乎有心灵感应似的,匠一走到一把和自己一样身高的残次品处,没有剑柄,没有光泽,只有污黑,就像他内心深处的黑洞一样吸引着他。

    一只不愿放弃的手伸出,抚摸到了这个残次品。

    突然,灵魂深处出现了一丝光芒,越来越大,似乎充斥了整个灵海,影影约约中,看到了一个天使再向自己伸手,如此美丽、耀眼,转眼即逝。

    “怎么回事,老匠不是死了吗,谁在铸剑?”

    近处几个铁匠都听到了这异常的声音,听音寻来———

    只见一个瘦小的孩子,左手把持着鲜红的玄铁,右手挥舞着小锤,一次、两次、三次、不停敲打着。

    红色玄铁处似乎还有这孩子的血迹,那顺着手流下来的血迹,渐渐融入玄铁。日复一日敲打着,足足三天三夜一万八千次的敲打没有停歇过。

    三年后———

    “父亲,我们走吧,孩儿带你离开这里。”

    匠一背着一把深黑色巨剑,站在父亲坟前,不知过了多少少日夜才离开。空中乌云密布,云中闪过一阵阵雷鸣,而匠一转身时,似乎也有一丝丝电光闪过。

    “接下来的擂台赛,比较引人注目,其中一位参赛选手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不知他是否能够成功,离开这里,又或者失败身死?

    单单论体型,对方都比自己大一倍,当然,实力是武器和技术的结合,我们来看看这场惊艳的比赛,会是什么结局,比赛开始。”

    虽然匠一的巨剑几乎和自己一样高,但是比起对方,却小了很多。

    而匠一心里没有害怕,只有丝丝兴奋,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没有退路,只能向前,哪怕与全世界抗衡,亦不能退步分毫。

    只见对方横起巨剑直直劈来,匠一侧身一躲顺手拔出巨剑,向其背后砍去。

    对方也不示弱,一个弹跳,双方再次拉开距离。

    对方手持巨剑,默念咒语,手中巨剑生生跳出火焰,一把带火巨剑直直劈下,剑未到,已觉阵阵燥热。

    匠一则也举起巨剑,硬抗,被逼退十几米,胳膊也被灼烧。

    只见匠一不退反攻跳起,空中旋转巨剑,带着巨风狠狠劈向对方,对方也劈了过来,风与火相撞,生生腾起几米巨大火焰。

    僵持中不见高低。对方再次举剑聚力,硬是在巨剑顶端生出一团火球,指向匠一劈开,呐喊着“看我剑的极致,炼狱火球。”

    而匠一则高高跳起,借助刚刚碰撞的火焰,空气中滚滚乌云齐聚,随着匠一旋转巨剑,云中漩涡疯狂旋转,生出丝丝闪电。

    “这将是我最厉害的一招,也是最后一招,名《雷龙沧溟》”

    空中雷电越来越多,形成一只巨龙,带着狂风,随着匠一,刺向对方。

    台下———

    “这小子竟然炼成了《破虚空》的第二层《破雷》。”

    随着一声巨响,擂台也随之崩塌,烟雾弥漫过后,出现两个人的身影,一横一竖。只见那个孩子手持巨剑屹立在那里,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此刻的匠一已经没有任何意识。

    其实,匠一施展的也并不是《破虚空》第二层绝技破雷,只能说是半成品。

    完全的破雷是五步必杀技,属于暗杀技巧,不会有这样动静,动作太大,则尽是破绽,还好对方也不强。

    “这是哪里?”

    似乎过了很久,匠一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躺着,想要起身却动弹不得,身体剧痛,再次晕厥过去。

    “这可怜的小家伙,不知道受了对少苦,才从那最底层上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一个几乎年迈的老头,此刻正在给匠一喂药。这便是离开剑冢的上一层世界,也是真正的雅斯诺大陆。

    而匠一因为赢得胜利,也得到了离开剑冢的权利,和这一处不大的居所,一个几乎没人要的底层用人。

    随着时间流逝,匠一再次睁开眼睛。

    “这里是?”匠一看了看身边老人。

    “这是你的新住所,孩子,一路走来不容易,先休息吧。”老人帮匠一盖好被褥,便离开了。

    匠一坐了起来,傻傻的看着四周。自己终于走了出来,可是父亲却已经不在。

    伤感不觉而来,匠一缓缓留下眼泪。

    不知何时,匠一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到巅峰,用双手去改变这不公世界。接着匠一开始修行起来。

    《破虚空》第二层破雷,五步必杀技,五步之内,必须全部掌控。

    只见空中屋顶,一人站在那里,随着滚滚雷声,开始起舞。手中利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随着雷鸣一起颤动。

    某天

    “念老,那是哪里?”匠一看着远方,无数建筑中间一个巨高的塔楼。

    “那是耸天楼,足足十八层,每一层都有恶魔把手,听说,每次打败恶魔,上去一层就能有很多奖励。

    登上顶层的人,可以得到天使的祝福,女王的恩赐,更有不匪的地位。不过想闯这塔楼,必须有三级城堡,和冥王令才有资格。”念老似乎对这个大陆很是熟悉。

    “怎么能拥有三级城堡?”匠一一无所知。

    “这片大陆,通过战斗,赢的人可以得到输的人的一切。咱们现在的屋子,只是平宿。

    而后边是,双平宿,三平宿,铁居,银居,金居,塔楼,城堡,一级城堡,二级城堡—直到七级。

    然后是宫殿,宫殿多数是这片大陆强者拥有,也分为:明殿,灵殿,魂殿,金殿,天殿。

    天殿就是咱们女王住所。整个天殿足足数万里面积。

    中间亦有兑换,每次都有十级。就是十个平宿,可以换成双平宿。而十个一级宫殿换一个二级宫殿。”老人详细的叙述着。

    “那冥王令是?”匠一再次问道。

    “一直向西,有个黑暗森林。森林中有无尽恶魔,击杀一定恶魔可以得到冥王令。

    恶魔分小鬼,大鬼,黑鬼。厉鬼。角魔,血魔,骨魔,魂魔。幽冥,魁冥,冥王,魔冥,神冥。

    都有三个等级,分前中后期。或者直接击杀一名幽冥,也能得到冥王令。”老人缓缓说到。

    这时匠一才明白,梦想很大,路很远。离开剑冢,只是踏出第一步。与人战斗,杀死对方,不是匠一所想。斩杀恶魔,在匠一心中默默定了下来。

    “对了,有个神魔学院,你可以去试试。门槛很低,可以在里边学习魔法。”老人突然想起。

    其实,匠一并不知道,身边老人曾经也是一方强者。后来受伤,陨落,再没能力拿回自己的一切。于是,徘徊在这大陆,只是确保自己不会死而已。

    此刻的匠一,不仅仅需要提高实力。更是需要很多知识。那些年在无尽黑色地下剑冢里,自己几乎对这大陆一无所知。

    次日清晨

    “念老,我出门啦。”匠一道别老人。带着地图,直直走向《神魔学院》。

    “大哥,你看,那边那个小子。估计刚刚上来的,要不我们?”黑暗中,一个低个男子,看着旁边的人。

    “走。”两人消失不见。

    “你小子,没长眼啊?”匠一专心寻路,不下心碰到一人。

    “对不起。”匠一慌忙道歉。

    “想走?我这衣服可是一处平宿换来的,赶紧赔偿。”只见那男子个子不打,还挺嚣张。

    匠一怒火中烧,却又不愿惹事,于是绕开走出。

    此时,背后突然袭来一股杀气,匠一迅速向前,一个翻滚起来,看向身后。

    只见那低个,手中一把短剑,已经刺了过来。匠一抬手,拿下背上黑色巨剑,直直劈下。

    没想到低个竟然轻轻抬手,挡了过去。匠一不敢再粗心,眼前这人实力不低。

    两人紧紧盯着对方,空气中停滞下来。

    低个男子,原地转圈,默念咒语,然后一把短剑瞬间幻化几把短剑,直直刺向匠一。

    匠一则举起手中黑色巨剑,开始旋转,一股股飓风开始旋转而去。几把短剑被定在空中,随后缓缓掉落,消失不见。

    这时,匠一突然感觉后背冰凉,转身看去。一个个子高大男子,此时手中一把短剑已经刺进匠一体内。

    匠一转身,手中巨剑扫去。男子拔出短剑后腿,躲开巨剑。

    “竟然偷袭,这两人实力相差无几。”匠一此刻,阵痛袭来,跪在地上。

    而低个男子此时,已经举起短剑刺来。匠一缓缓闭上眼睛,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突然匠一感觉手中黑色巨剑,不停颤动着,似乎在召唤自己。于是,一股股力量,从黑色巨剑传来,匠一感觉精神了一点。

    “破雷,起。”匠一一声喊出。

    天空中似乎隐隐有雷声滚动,晴天霹雳。只见那低个男子,短剑已经到匠一脖子边上。

    突然,匠一消失不见。而后,低个男子身边无数利剑,瞬间飞舞起来,携带一丝丝雷电,速度速快。

    只是一瞬间,低个男子全身数不尽的口子,直到倒下之后,才缓缓流出血来。

    高个男子正在高兴,马上就能再拥有一个平宿,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弟弟就这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