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466章 搬弄是非
    穆柔、穆惠要上学,钟灵要上班,然而穆武却不想走了,要在当地玩几天,觍着脸说道:“听说附近有不少景点,空中草原、白石山、十渡、狼牙山、易水湖,都不错,我要看看去。尤其是五台山,难得来一次,一定要朝拜。”

    我呸!啥时候变成了文艺青年,喜欢一个人的旅游了?傻子都能看出来,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梁惠凯气坏了,真想暴揍他一顿。可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瞄了秦楠楠一眼,见她面无表情,不知道心里想什么,更加沮丧。爱干嘛干嘛去吧,眼不见为净,我去北京躲着!万般无奈的说道:“既然你不回去,那我把穆柔、穆惠送回去。”穆武装模作样的说:“别乐不思蜀,抓紧回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钟灵的心豁然敞亮起来。只要穆武和秦楠楠能擦出火花,不论最后结果怎样,就少了一个潜在的威胁,去掉一块心病。往回走的路上也开心了,话多了起来,问穆惠:“穆武多少钱把墨玉买下来的?”穆惠说:“一对儿奇葩!卖家嫌两千万太多,要降价,买家说一千万太少,想涨价,最后我给折中了一下,一千五。”

    钟灵哈哈一乐:“都是讲究人!”梁惠凯却讲究不起来,引狼入室啊!虽然穆武和秦楠楠八字还没一撇,但是谁追秦楠楠都好,就不能是穆武,毕竟是哥俩,以后见面多尴尬?然而,以秦楠楠的性格做出什么举动都不稀奇,说不定生气了故意这么做呢!

    到了北京,钟灵去上班,梁惠凯谁也不想见,就到四合院去练功。可练来练去总觉得没什么进展,不像一开始接触内功的那段时间突飞猛进,好像自己的功夫到了一个瓶颈,也或者是心不静导致的?既然如此,就顺其自然吧,买了几斤水果去了穆雷家,打算潜心学几天古玩鉴别。

    穆雷一通冷嘲热讽:“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能学好吗?不用照顾我的面子,不值钱。”梁惠凯尴尬一笑说:“不是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吗?先培养爱好,等喜欢上了,不用扬鞭自奋蹄。”

    穆雷说:“我还得求着你学,这是什么世道!”梁惠凯厚着脸皮说:“这不是没工夫嘛!以后只要没大事,每个星期天我都回来,到时候您别烦我就好。”

    穆雷一乐:“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儿道理,人类的收藏就是从有了审美的需求开始的,也可以称之为你说的爱好吧,正是这种审美的需求,才有了人类‘收藏’行为的起点。这种现象几乎出现在任何一个史前文明中,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玛雅文明也都有大量类的装饰物出土;我们的祖先山顶洞人,他们会精心制作由兽类牙齿组成的颈部装饰品;古希腊战争不断,无论贵贱他们似乎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收藏战利品上,而这些战利品好像给他们一种嗜血的快感。

    所以说,收藏自古有之,咱就不扯远了。说起收藏就离不开瓷器,China就是瓷器的意思,老外都称我们为瓷器之国,可想而知瓷器在古董中的分量……”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有三千年的瓷器史,丰富多彩,浩瀚如烟,单单是那些名词、术语就够梁惠凯学的,什么叫折枝莲花、金卷枝纹、蕉叶纹、海水江崖纹,什么叫轮、螺、伞、盖、花、冠、鱼、肠八宝吉祥纹,什么叫斗彩、青花、釉里红等等,这刚是九牛一毛,都说来还不把梁惠凯吓死?

    穆雷便沿着历史的脉络,从商代的陶器到东汉出现真正的瓷器——青瓷、黑瓷、白瓷讲起,正应了深入浅出的规律。学古玩最重要的实践,只看书本上的拓片,根本看不出东西的具体成色、品质、年头、特征。穆雷是大师,这里又有宝贝,学起来事半功倍,几天下来梁惠凯也渐渐的入了门。

    沉迷在瓷器的世界里,梁惠凯连做梦都是瓷器,忽然意识到这几
第466章 搬弄是非(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