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求我做太子 > 第11章:对簿太极殿!
    杨霜虽被幽静东宫,但消息并不闭塞。

    诸葛南天说服高颎出面,凭高颎的为人和手段,王靖江的结局已定。

    可惜未能牵连秦王杨俊,让杨霜有些失望。

    而随着王苍招供,第二日晌午,派去青州的心腹也回京,带回来了当年莞贵人的贴身宫女。

    而通过宫女供述,证实了杨霜的猜测,莞贵人的确有契丹血统,而莞贵人祭拜的人是她的生母,一位契丹部落的女子,和丁万全相爱后生下莞贵人,可惜难产去世。

    但仅仅凭借宫女的口供还不够,另一边,诸葛南天派人去蓟州,找到了当年丁万全的几位同僚,他们在一个鹰扬府共事,经过几人回忆,也证实了丁万全和契丹女生有一女的事实。

    因为当年契丹女难产而死后,丁万全悲伤过度,所以抱着孩子回了老家,当时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丁万全也因为此事,断了自己的仕途。

    当所有证据收集齐,杨霜松了一口气——如今的他有了退路。

    现在杨霜反而不急了,可以冷眼旁观,静观其变。

    不知不觉,又过了三日。

    明德太后的确是杨霜争取了六天时间,而如今局势的酝酿,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沉寂,反而越来越多的人下刀子,疯狂上书皇帝,弹劾太子杨霜。

    太子之位惹人垂涎,好不容易抓到太子犯错,自然要往死里打。

    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都出现了,甚至还说杨霜豢养男童,痴迷男色。

    这可把杨霜气得哭笑不得,自己是那种人吗?

    皇帝杨简非常孝顺,面对当前局势,他再次询问了太后,这一次太后没有继续阻挠,她能帮的已经尽力了。

    所以次日早朝结束时,杨简说道:“议事堂的几位爱卿留下,还有宗人府宗正,其余人都退了吧。”

    文武百官闻之,瞬间议论纷纷。

    议事堂内的官员要么是三省最高官员,要么是参知政事,所行所断直达圣听,为陛下排忧解难处理国家大事,乃是朝廷最高的议事机构。

    所以留下议事堂大臣不奇怪,但把宗人府宗正留下,就说服要议的事不简单。

    所有人都明白,陛下这是要废黜太子了。

    好戏终于开始了。

    就在其他官员陆续退下时,明国公诸葛南天突然出列,拜道:“陛下,微臣有事要奏,可否留下?”

    龙椅上的杨简稍微沉吟,便应道:“好!明国公留下来吧,朕要谈的事,明国公正好也听一听。”

    谁知,大理寺卿高颎也出列,拱手拜道:“陛下,微臣也有要事禀奏!能否也留下?”

    杨简一愣,没料到高颎也横插一脚,便没好气道:“不行!”

    “还请陛下同意,不然就让禁军把微臣抬出去!”高颎态度坚决。

    “好吧!”杨简太了解高颎,他说的要事必然是要事,应该不是为太子求情,所以杨简也留下了他。

    陆续退朝的官员好奇心馋,也想留下来看戏,可惜他们不敢。

    片刻后,殿内只剩下几人。

    杨简看了看殿内重臣,开门见山说道:“朕留诸位爱卿,只为一事。太子有悖人伦,不尊礼法,加之其他恶行,劣行斑斑,断无资格继承大统,所以朕心意已决,决定废黜他的太子之位,将其贬为庶人,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说完,杨简的目光看向门下侍中左北斗和诸葛南天。

    左北斗眼观鼻,老老实实跪坐,他能做的都做了,太子有错在先,又被群起攻之,恐无力回天了。

    只是...

    他偷瞄对面的诸葛南天,这个老贼面不改色,他可是太子的岳丈,莫非已有对策?

    “诸位爱卿,可有异议?”杨简又问一遍,如果还无人回应,他就命人起草诏书了。

    就在这时,诸葛南天果然站了起来,“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杨简当即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明国公睡着了呢,朕十分好奇,不知明国公会为太子如何求情?朕甚是期待,说吧,看你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

    诸葛南天回以微笑:“陛下多虑了,微臣可不是为太子求情,微臣若有这样的儿子,早就自觉羞辱了,怎么会求情?”

    几位大臣闻声,当即瞪眼,立即咳嗽而起。

    “咳咳咳...”

    当今朝廷敢阴阳怪气讽刺陛下的,明国公绝对是佼佼者,不愧是大隋的骂架悍将。

    不过嘛,人家也的确有资本和战功,而且还是陛下幼年的玩伴。

    杨简气得握紧了拳头,刀呢,朕的刀呢?要不是刀不在身边,一定活剐了这个老混球。

    “既然不求请,那你要说什么废话?”杨简怒道。

    诸葛南天则道:“陛下,自古定罪,讲究证据确凿,不可屈打成招。如果太子真的劣性斑斑,如何做成的太子?岂不是说陛下识人不明,满朝文武有眼无珠吗?所以微臣觉得,不如请太子入殿,当着他的面,对簿太极殿,让他无话可说,让他亲口承认罪行。陛下乃是公正圣明之人,微臣这个建议全是心系陛下啊。”

    杨简怒笑道:“好,朕让你心满意足!把太子召来!”

    内官领旨匆匆离去。

    杨霜听说陛下召见,立即明白游戏开始了。

    他起身离开东宫,来到了太极殿。

    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大殿,数位重臣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清晨的朝阳透过殿门照射进来,洒在杨霜身后,渲染成一片金辉,宛若神圣中走出。

    人有精气神,呈现在外表,就是一个人的气质。

    曾经的杨霜虽是太子,但老实淳厚。而如今,整个人透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地覆的改变。

    自信、坦然、潇洒、豪迈,简直判若两人。

    数位重臣都是老狐狸,察言观色一流,此时也被杨霜的气质所惊。

    就连明国公也心生诧异,这还是曾经的太子吗?遭逢变故,竟然变得如此锋芒。

    当然了,要数最震惊的,还是皇帝杨简。

    这还是朕的儿子吗?

    怎么觉得不像是亲生的。

    杨霜走到殿内,拜道:“儿臣拜见父皇。”

    杨简收起小表情,咳嗽了一声,说道:“逆子,知道朕召你前来所为何事吗?”

    “儿臣知道!”杨霜回道。

    杨简又问:“既然知道,你还有话要说吗?”

    “儿臣无话可说!”杨霜回应。

    杨简冷哼一声,喝道:“谅你无话可说!你若继续强词夺理,死不悔改,那朕决不饶你!”

    而随着杨简的话音刚落,高颎却突然站了起来,禀告:“陛下,太子既然无话可说,那微臣能不能说两句?”

    “滚回去坐着!”杨简顿怒,直接骂道。

    不怪杨简生气,他万万没想到,一向公正不阿的高颎,竟然也要横插一脚!

    高颎无奈,只能道:“那微臣就不说了,不过微臣这里有一份口供,还请陛下一观。”

    杨简瞪向高颎,喝道:“呈上来,朕倒要看看,你们耍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