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求我做太子 > 第10章:逢年过节,没人上香
    知道幕后之人,接下来的调查就容易了。

    韩擒虎把消息转告给明国公诸葛南天,诸葛南天便派人盯着王靖江、王苍和秦王杨俊。

    杨霜从寿康宫出来时,偶遇了杨俊,当时的杨霜故意对杨俊说:自己已有自证清白的办法,这是故意打草惊蛇。

    凭杨俊的性格,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出宫后就匆匆去见王靖江,两人密谋许久。直到了宵禁前,杨俊才回府,与此同时,王家中也有一名男子悄悄离开。

    诸葛南天安排的高手立即尾随,跟踪到延福坊的一条街道,来到一处偏僻宅子。

    潜入宅子偷偷观察,果然发现了韩擒虎的家人!

    此时那名王家男子准备剁掉韩擒虎父母的手指,从而逼迫韩擒虎对杨霜动手。

    千钧一发之际,高手立即冲入房间,一柄利剑划过黑夜,如同一道银龙闪过,王家男子和看守的四名男子不敌,三死二伤。

    当知道家人平安后,韩擒虎彻底放心。

    而他一身夜行衣,率领三名高手潜入王苍的家中,直接将其敲晕带走。

    等王苍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幽暗房间,屋内站着两个人,正是诸葛南天和韩擒虎。

    “明...明国公,不知卑职哪里得罪了国公爷!”王苍脸色巨变,心中产生惊慌,但很快镇定下来问道。

    诸葛南天冷冷看着他,问道:“王苍,你可知罪?”

    “在下兢兢业业,不知所犯何罪!”王苍连忙说道。

    诸葛南天喝道:“勾结太监曹金行刺太子殿下,这可是诛三族的大罪!”

    王苍浑身紧绷,可见心中惊慌,但还是嘴硬:“卑职不明白国公爷的意思。”

    “死鸭子嘴硬!我敢抓你,便是证据确凿!韩擒虎,把曹金带进来!”诸葛南天吩咐道。

    韩擒虎抱拳领命,目光扫过王苍,只见他一脸错愕。

    门被推开,一名老太监走进来,正是曹金。

    曹金跪了下来,指着王苍说道:“国公爷,就是此人指使奴婢毒害太子!奴婢愿意当面指认他的罪行!”

    诸葛南天点点头,目光再次放在王苍身上,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一刻,王苍的额头开始冒汗,他吓得六神无主。

    他敢威胁曹金,自然是控制住了曹金的家人,这是筹码,再加上东宫内只有曹金和另外一个小太监,毒杀太子轻而易举。

    这几天内,王苍也很焦急,毒药已经给了曹金,却迟迟不见他行动,甚至是不离开东宫。

    谨慎的王苍询问了送饭的内官,得知曹金染了病,这才影响了行动。

    而真相是曹金在第三天就毒发身亡,而接下来的几天里,是杨霜让小太监假扮曹金,伪造了曹金染病的情况,骗过了王苍。

    至于此时的曹金,自然不是真曹金!

    杨霜前世谈过学医的前女友,得益于陪胆小的前女友们练习解剖,杨霜熟能成巧,竟然也掌握了解剖的手艺。

    所以曹金死后,闲来无事的杨霜从他后脖颈下刀,往上运刀,剥开了曹金的脸皮。

    所以眼前的曹金是假的,只是带着人皮面具罢了。

    看到王苍惊慌失措,明国公冷笑道:“王苍啊王苍,你祖上和琅琊王氏虽有关系,但到你这一辈,应该出了十服了吧。为了王靖江给你虚构的功名利禄,你置家人于不顾,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笨呢!”

    “诛三族,啧啧...到时候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逢年过节,也没人上香。”

    当王苍听到“王靖江”三个字时,立即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都隐瞒不了了。

    “国公爷,卑职该死,卑职该死...”王苍吓得浑身发抖,彻底的六神无主,不过他也不算太傻,明白明国公偷偷抓自己,必然能用的到自己,不然就直接送去大理寺了。

    所以他急忙道:“请国公爷大发慈悲,只要能饶恕小人的家人,小人什么都愿意做!”

    “既然如此!还不把你和王靖江的勾当详细说出!”诸葛南天说道。

    王苍不敢隐瞒,立即坦白。

    听完始末,诸葛南天有些失望。

    因为王苍的讲述中,丝毫没有牵连秦王杨俊。看来王苍只是被王靖江利用。

    随后,让王苍签字画押。

    诸葛南天离开房间,来到了隔壁。

    此时隔壁还有一名身穿锦服的中年男子,他透过墙上木雕,将审问王苍的整个过程目睹。

    “高大人,今晚辛苦你了!”诸葛南天贵为国公,此时对这位男子也恭敬有加。

    男子展露温和笑容,道:“明国公折煞我了,这是我份内之事。”

    此人来历不简单,乃是大理寺卿,名叫高颎。

    虽然只是三品的大理寺卿,但此人乃是当今陛下的从龙之臣,为人刚正不阿,曾官至门下侍中,得罪了太多的人,所以被降职到了大理寺。

    但他的地位和能力决不可小觑。

    所以把他请来,让他亲眼观看审问王苍的全过程,凭他的性格,必然会过问这件事,也只有他,才敢毫不客气的对兵部尚书王靖江动手。

    “不过国公爷,王苍的口供单薄,想要定王靖江的罪极难,而且就算定罪,也只能说明他涉嫌刺杀太子。而太子所犯错误,依然无法洗脱。”高颎忍不住地提醒一句。

    诸葛南天笑着点点头,反问道:“高大人,你对几位皇子了如指掌,你觉得太子会干出那种有悖人伦的错事吗?”

    高颎摇了摇头。

    诸葛南天又道:“如果真是他所为,行径如畜生,我才懒得救他。就是因为知道不是他所为,为了他,为了陛下,我才要调查出真相。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苍只是一个证据,接下来还有证据。高大人,若有证据,你可否帮太子洗刷冤屈?”

    高颎顿时笑了,打趣道:“国公爷吃准了我的脾气,我若拒绝,倒是显得我矫情了。”

    “哈哈...“诸葛南天也笑了,不过他丝毫不尴尬,并道:“满朝文武,我只找高大人,便是因为相信高大人的人品。满朝文武三个忠臣,高大人是其一!”

    “哦?另外两人是谁?”高颎好奇问道。

    诸葛南天却摇头回道:“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