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求我做太子 > 第8章:外族身份
    杨霜了解自己的父皇,虽脾气暴躁,但十分孝顺。所以为了拖延时间,杨霜让诸葛南天找左北斗,用以退为进的办法,争取到了时间。

    太后从避暑山庄回宫也得数天,如果这些天里还找不到自救的办法,那被废黜就是命中注定。

    没等多久,魏忠贤就让小太监把太极殿内发生的事转告给了杨霜,杨霜得知计划成功,暗松一口气。

    接下来就看青州方面的调查结果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杨霜相信青州那里必有线索,所以接下来就是耐心地等待。

    时间又过去了四天。

    中午时分,魏忠贤以送膳为由,买通禁军悄悄进入东宫。

    “太子殿下,奴婢准备了殿下最爱吃的饭菜。”魏忠贤将四菜一汤放在桌子上。

    杨霜问道:“有劳魏公公了。你今日前来,莫非青州传回了消息?”

    魏忠贤从怀中取出一个纸条,恭敬道:“今日收到了鹰报,明国公派去的心腹查到了那名宫女的下落,已经去接触。另外丁家的情报也调查的差不多,请殿下过目。”

    杨霜连忙接过纸条,打开后,里面是密密麻麻如同蚂蚁的字迹。

    看完内容,杨霜面露异色,惊讶道:“莞贵人竟然不是丁家亲生的,是被领养的。”

    魏忠贤已经看过纸条,知道里面内容,便回道:“莞贵人尚在襁褓时,被他养父带回的丁家,但对于莞贵人的真实来历,派去的人没有查到,他养父从不提及,丁家上下无人知晓。”

    杨霜点点头,又看向纸条,说道:“莞贵人的养父丁万全已经病逝,死的时候是四月,也不是九月初八,那么莞贵人在祭奠谁呢?对了,当年丁万全把莞贵人抱回丁家时,他是干什么的?你可调查了?”

    “奴婢派人去吏部查过了,当时的丁万全在平卢节度使麾下,担任鹰扬郎将,抵御北方契丹。”魏忠贤聪明,而且办事效率极高,杨霜能想到的事,魏忠贤已经提前考虑调查了。

    杨霜闻之,眼神闪烁间,突兀问道:“魏公公,你有没有觉得莞贵人的容貌和后宫其他佳丽有所不同?”

    魏忠贤一怔,脑海中浮现莞贵人的容貌,认同道:“的确有所不同。”

    杨霜一拍手掌,抓到了一个关键点:“怪不得孤醒来第一眼看到莞贵人时,觉得她有特点,因为她的五官很有辨识性。”

    “殿下,这有什么问题吗?”魏忠贤忍不住问道。

    杨霜笑道:“人的容貌虽是独一无二各有特点,但大的方面还是要遵循一定的规矩,这就是人种之间区别,汉人的容貌和外族是存在区别的。”

    黄种人和白种人察觉很大,而同为黄种人的不同民族也有差异。

    “殿下的意思是莞贵人是外族血统?”魏忠贤一惊,立即明白了杨霜所指。

    杨霜继续道:“做事就要大胆设想,小心求证,丁万全在营州防御契丹,那里和契丹人接壤频繁,抱个契丹女婴回来并不困难。”

    “只是孤想不明白,就算她是契丹人,为何要以死陷害孤呢?”

    “这里面还有我们疏忽的秘密。”

    魏忠贤忙道:“那奴婢继续调查丁万全。对了殿下,今日下午太后就会回宫。”

    杨霜轻轻点头,道:“太后回来并非坏事,反而对孤有利,你先下去吧。哦对了,韩擒虎的家人可有下落?”

    “回禀殿下,对方看韩擒虎迟迟不动手,又出面要挟,明国公派高手跟踪,已经追踪到了对方的一些行踪,正在深入调查,所以还未动手营救。”魏忠贤回道。

    韩擒虎是一名猛将,对杨霜有大用,自然不希望他的家人受到伤害。

    “你出去后,派人问问韩擒虎,孤让他调查的事是否有了眉目。”杨霜吩咐道。

    魏忠贤这才拱手退下。

    看着桌上的饭菜,杨霜没有动筷,为了接下来的计划,他得继续绝食。

    起身来到书桌上,只见桌上赫然放着一张脸皮。

    ......

    太后回宫,后宫内一片忙碌。

    皇帝杨简亲自迎驾。

    明德太后看到杨简,冷哼一声,说道:“皇帝贵为一国之君,应以国事为重,哀家可以自回寿康宫。”

    杨简看出太后的不悦,笑道:“太后息怒,朕因为太子失德,内心悲愤,便不想打扰母后,让你担忧,所以耽搁了几天。但废黜太子乃是大事,岂敢不禀告太后?”

    明德太后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情,便缓和了语气,说道:“太子性情如何,你身为父亲不知道吗?他是能干出淫.乱后宫的人吗?再者,那种事乃是皇室丑闻,如今闹得人尽皆知,成何体统!”

    “是朕考虑不周。”杨简立即认错。

    他毕竟是皇帝,明德太后也不能过多责问。

    回到寿康宫坐下,太后叹了一声,问道:“你确定要废黜太子?”

    杨简点点头,道:“母后,朕亲眼所见太子的所作所为,再加上莞贵人的绝笔书信,就算朕了解太子的为人,也无法原谅这个有悖人伦的逆子。一旦宽恕了他,恐怕更助涨他的嚣张!而且这段时间,大量官员上奏,太子结党营私,残害忠良,还豢养死士刺杀朝廷命官。”

    “当真?”太后一惊。

    杨简挥挥手,杜安康呈上好多奏章。

    “都在这里,证据确凿。”杨简气愤道:“太子明面一套,暗地里一套,欺骗太后和朕的信任,这样离心离德的太子,怎么配做太子?怎么配做大隋的皇子?”

    太后没有去看奏章,而是叹了一声,道:“你是皇帝,此事由你独断。不过哀家想见一见太子,可行?”

    “当然可以。”杨简应道。

    ......

    傍晚时分,杨林走入东宫。

    “卑职杨林拜见太子殿下,奴婢奉太后懿旨,请殿下移步寿康宫。”杨林说道。

    杨霜因为三天没吃东西,脸色有些惨白,嘴唇都有些干裂。

    “孤知道了。”

    站起来时,杨霜有些虚晃,吓得杨林连忙扶助了他。

    夕阳西下时,杨霜终于走出了东宫。

    来到寿康宫,杨霜见到了自己的皇祖母。

    作为太子,明德太后对嫡长孙的杨霜极其疼爱,此时看到杨霜的憔悴神色,她心中顿急,连忙上前问道:“你怎么这副模样了?快快坐下。”

    杨霜感受到了太后的关切,憔悴的脸上露出悲哀:“皇祖母,孙儿是被冤枉的!还请皇祖母救救孙儿。”

    明德太后拉着他坐了下来,并对内官吩咐道:“速速去叫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