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求我做太子 > 第7章:少吃一顿枸杞,都会闪了腰
    菀贵人不惜以死陷害,这得是多大的仇恨?

    睡了她应该不至于吧,又不是金的,也不带钻。

    所以杨霜仔仔细细回忆了自己的敌人,十天前是九月初八,被自己弄死的敌人中,谁是这一天死的?

    想了好一会,杨霜都没有头绪。

    既然这个线索暂且没用,那就从其他地方考虑。

    “菀贵人入宫五年,身边竟无一个跟随她多年的心腹,这本就不正常!”杨霜说道。

    魏忠贤点点头,道:“奴婢也是这样认为,所以昨晚连夜命人查看了内廷司的资料,发现菀贵人入宫时,身边还是有三个心腹宫女,可惜一人病逝,一人触犯宫规,被杖毙,最后一人年满二十五岁,上年就恩放出宫了。”

    “这名宫女哪里人?”杨霜问道。

    魏忠贤回道:“和菀贵人的祖籍一样,都是青州人士,而且是随菀贵人同时入宫的。”

    说着,魏忠贤又将菀贵人的资料呈给了杨霜。

    杨霜仔细看了看,菀贵人祖籍青州州城,本名丁雪雅,丁家是青州的氏族大户,她爷爷曾官至礼部侍郎致仕。

    从资料上来看,杨霜和菀贵人及其家族毫无交集,更不要谈仇恨了。

    “眼见不一定为实,肯定有东西是我们疏忽了。魏忠贤,立即给明国公传信,让他派心腹去青州,好好查查丁家,同时想尽办法找到那名出宫的宫女。”杨霜吩咐道。

    魏忠贤拱手接令,但是他担忧道:“太子殿下,燕京到青州来回,得一段时间,奴婢担心来不及啊,陛下随时可能降下废黜诏书。”

    杨霜笑道:“不用担心,明国公已经按照孤的意思拖延时间了!”

    “陛下正在盛怒,能否成功拖延?”魏忠贤依然担忧。

    杨霜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此时拖延计划应该开始了吧。

    此时太极殿内,威严肃穆。

    皇帝杨简召集了三高官官,商议着废黜太子之事。

    只见陛下端坐上首龙椅,沉声喝道:“太子品行卑劣,无视纲常,有悖人伦,失德失心,断无资格继承大统,护持国运。朕心意已决,准备废黜他的太子之位,将他贬为庶人,诸位爱卿,尔等都是大隋的股肱之臣,可有话说?”

    殿内坐着五位老者,分别是尚书省的尚书令,中书省的中书令,门下省的门下侍中和门下侍郎,以及礼部尚书参知政事。

    这五人皆具有宰相职权,是大隋朝堂最高的官员了。

    听到陛下的询问,五人面无表情。

    这五人中,门下侍郎左北斗是支持太子杨霜的,他一直在帮杨霜求情,今日却选择了沉默,此举让其他老者感觉差异。

    左北斗眼观鼻,想到了昨晚明国公交代的话,他虽感觉诧异,但也选择照办,于是起身恭敬道:“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其他老者心中暗笑,还以为他会沉默呢,现在好戏上演了。

    杨简面色一沉,他自然知道这个左北斗极力劝阻自己废黜太子之心,若不是看他一把年纪,而且忠心耿耿,杨简早就想给他一刀。

    今日他若还胡言乱语,阻拦自己,定不能饶恕,让他知道朕的利刀已经饥渴了。

    “言!”杨简喝道。

    左北斗自然听出了陛下的怒气,他毫不在意,拱手拜道:“陛下,太子乃国之储君,关乎国本,随便废黜,恐怕会造成国运动荡。如今北方匈奴虎视眈眈,西方大唐日渐强盛,一江之隔的魏国励精图治,曹操老贼兴建战船,大肆扩张水军,野心勃勃。此时废黜太子,着实不明智。”

    说到这里,左北斗察觉陛下的脸色越加阴沉,已经到了大怒的边缘。

    其他同僚则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就在殿内气氛较为压抑之时,左北斗清清嗓子,继续道:“但是...“

    转折一来,其他老者一脸惊愕,尚书令更是被口水呛到,开始剧烈咳嗽,完全没料到会来一个但是。

    皇帝杨简怒气一滞,诧异的看着左北斗,问道:”但是什么?”

    左北斗回道:“但是储君关乎国本,更是大隋未来之希望,如果储君无才无德,离心离德,占据太子之位才是对国本的亵渎,所以微臣赞同陛下废黜太子的决定。”

    此言一出,众人错愕。

    你不是支持太子的吗?你和明国公不是同窗挚友,心肝小伙伴,狼狈为奸的吗?

    怎么出尔反尔,直接背后下刀子了?

    就连皇帝杨简也一脸狐疑,忍不住问道:“左爱卿,你是不是生病了?”

    左北斗暗叹一声,他为人正直,支持太子就是支持太子,宁死不屈,但谁叫诸葛南天那个混蛋要求自己必须这么说,简直败坏自己的人品啊。

    “陛下,微臣很健康,说的都是人话!”左北斗郑重道。

    杨简大喜,道:”好!朕万万没想到,左爱卿是如此明事理,朕甚是欣慰啊,那朕...”

    谁知,没等杨简说完,左北斗又来一个转折:”陛下,且慢。不过...”

    艹!

    其他人心中闪过一声咒骂,转折有点多了。

    就连皇帝杨简都被闪到,一脸无语的看着左北斗。

    少吃一顿枸杞,都会闪了腰。

    左北斗继续道:“不过微臣有个担心。太子所犯之事乃是皇室丑闻,若是闹得天下人皆知,恐怕颜面尽丧。所以必须瞒下太子所犯之事,另找他错废黜。陛下觉得呢?”

    杨简立即点头赞同。

    他的爱妾被儿子睡了,如果因为这件事废黜太子,被天下人知晓,那大隋皇室的脸面就丢失的干干净净,他皇帝的颜面还要不要,而且还会被邻国取笑,成为国耻。

    别人会怎么想?

    是老爹厉害,还是儿子厉害?

    也许只有菀贵人知道了。

    所以废黜太子的罪名,断然不能提这件事。

    左北斗接着道:“陛下,如果不能提太子所犯过错,另定他罪的话,这个过错可不好找啊。纵使找到一个,能取信于天下,但微臣担心一旦太后最后知道情况,恐怕会心生不悦。”

    杨简一愣,殿内其他人也是一惊。

    太后尚在世,不过不住在皇宫,而是在皇家的避暑山庄。

    今年酷夏炎热,太后便去避暑山庄,住习惯了,这一住就住到秋天。

    而杨霜所犯之事,还未传到太后那里。

    “陛下,微臣以为,太子所犯之罪不可饶恕,太后若是知晓,也会赞同废黜。但如果瞒着太后,事后太后恐怕会埋怨陛下。陛下乃是仁孝之人,所以此事不如先请示太后,再以其他过错进行废黜。陛下觉得呢?”左北斗提议道。

    听到左北斗的话,杨简赞同地点点头。

    如果他真的以其他过失废黜了太子,到时候还得对太后解释一番,徒增麻烦。既然太子所犯之事不可饶恕,先告诉太后又有何妨?

    看到陛下点头,左北斗拱手后跪坐了下来。

    其实就连他都心生疑惑,但还是按照诸葛南天的原话,促成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