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隐藏的神力
     “陆小玄,到底怎么回事?”,夏神机厉喝问道,几人盯着陆隐。

      陆隐降落在地,平静看着那些碎片,“永恒族,浊之计,以液体吞噬星源宇宙,再释放星源与星能,这些重新吸收的星源与星能有问题”。

      “你知道?”,白望远挑眉。

      陆隐淡漠,“永恒族想以浊之计与我交换条件,让我不破坏他们的星门,但”,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四人,“我能答应吗?”。

      几人盯着陆隐,目光复杂,能答应吗?怎么可能答应,就算陆隐答应,他们也不会答应。

      破坏了那个巨大猩红竖眼,永恒族便无法补充源源不绝的尸王,从他们那么紧张那个巨大猩红竖眼可以看出,这东西很稀有,没那么容易制造,即便他们可以定位这片空间,可以再带来那种巨大猩红竖眼,对永恒族损失也不会小。

      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为了废弃之地放弃这个机会。

      时间太短了,他们并不清楚永恒族的浊之计究竟有什么威力,或许这种状态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也或许,真的可以灭绝第五大陆修炼文明。

      陆隐没想从这几人那得到答案,这个答案也只会有一个,不妥协,就这么三个字。

      他目光垂落,再度看向那些猩红竖眼碎片。

      白望远几人也落下。

      忽然的,那些碎片融化,然后在陆隐惊诧的目光下化作一道残红流光射向他心脏处。

      这个变故谁都没想到,陆隐没想到,白望远几人就更没有想到。

      他们只看到一道残红流光射中陆隐,而陆隐身体被残红流光击中,狠狠砸向远方,随后砸落在地。

      狱蛟头颅顺着陆隐被砸飞的方向看去,充满了迷茫。

      白望远几人忌惮对视,身形一闪出现在陆隐被砸落之地,看下去。

      只见陆隐仰面躺在地上,面色痛苦,胸口几乎被贯穿,恰好是正中央,大地出现深不可测的沟壑。

      咳咳

      陆隐张嘴咳血,看向胸口,鲜血染红了衣襟,他没想到那些猩红竖眼碎片还会主动攻击,这次算他倒霉。

      木邪刚好到来,蹲在陆隐身前将他扶起,“怎么回事?”。

      陆隐捂住胸口,奇怪,“师兄,你怎么来了?没事,皮外伤”。

      木邪看了看陆隐胸口,伤口很深,甚至可以说被贯穿,但这种伤不至于死,没什么力量残留,他松口气,抬头看向星空。

      陆隐顺着他目光看去,目光一凛,噩星,出现了,深红色星球光芒刺目。

      怪不得木邪会来,他一直盯着噩星,噩星的渐渐出现让他必须接近陆隐才能保护。

      “他不会现在对我出手吧”,陆隐冷笑,没看向噩星,而是看向白望远几人,并未说出陆疯子是红背这种话,现在说他们不会信,除非有证据。

      木邪面色肃穆,“有我在,出手也没用”。

      陆隐再次咳嗽了两声,“师兄,扶我回第四阵基,第五大陆出事了”。  木邪扶着陆隐离去,留下白望远几人。

      没多久,白望远几人朝着四个方向而去,准备彻底消灭永恒族,收复新大陆,这种机会自树之星空出现还是第一次。

      陆隐被木邪带着朝第四阵基而去,此刻,他看着心脏处。

      那道残红威力极强,他时刻保持掌之境战气,竟然被轻易贯穿身体,以他的肉体强度加上战气,寻常祖境都比不过,却还是被打穿身体。

      这,是木邪师兄,白望远几人看到的。

      实际上这道流光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当它击中陆隐的一刻,妄图将残红的力量遍布陆隐全身,这比星源逆流更恐怖,这是神力,唯一真神的力量,如果无法控制陆隐,就会摧毁他。

      试问当今宇宙谁能抵挡唯一真神的力量?

      若非陆隐心脏处力量同样霸道无双,他已经完了。

      到底是不是心脏处力量化解了神力,陆隐不清楚,即便是,那也不能证明心脏处力量超越神力,最多是神力太少,要知道,当初在红花园,白仙儿都抵抗住了心脏处力量。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心脏处,黑白雾气不远处有一个红点,正是神力。

      他被木邪师兄带着前往第四阵基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红点,想要用黑白雾气化解,却怎么也化解不了,那枚红点纹丝不动,也不反抗,就这么留在那,让陆隐无可奈何。

      “那些是第四阵基的人”,木邪声音传出。

      陆隐看向下方,看到了妖帝他们正将修炼者收入内世界,也只有他们还能动用内世界,按照逆转星源的强度,澜仙那种层次的半祖或许都半废了。

      很快,陆隐找到禅老,他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还好。

      “差点就将内世界内的星源逆转,一旦逆转,修为半废”,禅老看到陆隐后说道。

      第四阵基四位半祖中,情况最好的是痕心,他虽然体内也有星源,同样逆转,但他真正修炼的是战气和场域,掌之境战气下,他的实力并未下降多少。

      第四阵基如今有万知一坐镇,倒也没什么事。

      陆隐让禅老他们将第四阵基修炼者带回去,他则骑乘狱蛟返回第五大陆。

      第五大陆因为浊之计,修炼者几乎都半废,包括那些来到树之星空的修炼者同样如此,但树之星空本地修炼者没受影响。

      当陆隐骑乘狱蛟出现,引起了无数人欢呼。

      这些人欢呼陆隐率领第四阵基打上新大陆,欢呼人类时隔数十年后,首次看到战胜永恒族的希望。

      至于陆隐打碎巨大猩红竖眼一事还没传出,但很快就会传播出来,那时,陆隐的声望不管在第五大陆还是在树之星空,都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陆隐已经没心思想这些。

      他骑乘狱蛟返回第五大陆不久,脸色完全沉了下来。

      通过新空走廊出来,看到的第五大陆修炼者与来到这片星空的树之星空修炼者皆半废,不管什么修为,只要吸收星能与星源,都会逆转,别说战斗,有些人走路都成问题,除非拥有禅老,痕心那种力量。

      他通过科技星域前往内宇宙,到达坠星海入口,这里,之前杀入坠星海的联军还未撤离,然而此刻,这些联军与之前完全不同,即便借助各种外物依然保持着相当的战力,却无法掩盖他们半废的事实,稍微触碰就能倒下。

      陆隐见到了陆不争,见到了彩儿,见到了第五大陆一个个半祖,同样包括血祖,都是如此,就连古言天师这个来第五大陆没多久的半祖也是如此。

      谁都无法逃过这个劫难。

      这才是真正的‘浊之计’。

      也就是这一刻,陆隐才想通,那些液体虽然吞噬星源宇宙,让第五大陆陷入修炼的真空期,但在释放星源宇宙的时候却让陆不争他们受益良多,比正常修炼数十年效果还好。

      那时陆隐就奇怪,永恒族为什么这么做?他们不可能好心到帮陆不争这些半祖。

      或许是失误,或许是哪里弄错了,他想不通。

      现在,他知道了,不是永恒族失误,他们不在乎陆不争这些半祖如何提升,一旦‘浊之计’真正发动,谁都跑不掉,即便祖境又如何,同样受到影响。

      永远别把永恒族想的太简单。

      陆隐理解木先生对永恒族的忌惮,理解他为什么迫切想查出‘浊之计’的原因。

      弄不好,‘浊之计’很有可能断送第五大陆修炼文明。

      陆隐骑乘狱蛟遍寻整个第五大陆,想看看会不会有地方不受影响。

      可惜,他没能找到。

      而此刻,树之星空背面战场的战争如火如荼,除了第四阵基,其余四大阵基已经在新大陆不断收复城市,屠杀尸王,营救还没被改造的人类,不断有好消息传出,仿佛新大陆已经成为人类的地盘。

      半个月后,无线蛊震动,陆隐接通,是白望远。

      “你们还能不能守住第四阵基?”,白望远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了解第五大陆情况,但那又如何,永恒族被打退,他们的想法不断变化,此刻,第五大陆半废对他们有好处没坏处。

      陆隐听出了白望远言语中的逼迫,怎么说呢,意料之中吧,“你想说什么?”。

      白望远沉声道,“如果守不住第四阵基,你就违反了协议,后果你应该清楚”。

      “放心吧,会有人顶上,第四阵基,我们会守”,陆隐说了一句,结束通话。

      他面色低沉,没想到永恒族的‘浊之计’现在才出现,是报复吗?

      ‘浊之计’的出现让第五大陆半废,而永恒族被打退,让四方天平的统治地位完全牢固,这对陆隐相当不利。

     这些,西山茶王警告过他,也给过他时间考虑,但面对永恒族,需要考虑吗?

      人是应该自私,但更要有立场,如果因为四方天平而放任永恒族继续留下,陆隐永远过不了心里那关。

      他不认为自己是坦荡无私的君子,但有些事确实做不出,无论君子还是小人,都有各自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