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二十章 他是奸细!(第三更)
    很快,蹄持柳条的毛驴,原地思考人生。

    这家伙脑袋炸了、胸腔、小腹全都瘪了,看起来像是放了气的娃娃,就算想抽,也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不会死了吧……”鹦鹉带着担忧:“那样就找不到泥鳅,没办法和主人交代了!”

    想了想,毛驴道:“还是用药吧,继续抽,我觉得很难醒过来了!”

    口口声声说,只要灌输力量就能康复,结果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施展出来就爆了……

    太弱了。

    就算是修炼者,估计也是最垃圾的那种,继续抽下去,弄不好真的会死。

    “用药的话,最好找主人,他好像学过母猪的护理和治疗,而且很厉害。”鹦鹉道。

    “主人要问,谁受伤了,这家伙从哪里来的,你怎么解释?”毛驴摇头:“再说,他也不太像母猪啊!”

    “这……”鹦鹉说不出话来。

    也对,一旦告诉主人,主人就会知道它们已经可以说话,一怒之下,将其赶走,岂不弄巧成拙?

    “那怎么办?”

    “很简单,别让主人知道,明天找机会出门,采些药过来,悄悄喂他!”毛驴道。

    “可我们不认识药材,也不知道什么药能疗伤啊!”

    “害,管它呢,越鲜艳的药材,应该效果越好,多采几样,挨个试,总有合适的吧!”

    眨巴眼睛,毛驴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反正都这样了,怎么治都无所谓了。用人类的话叫做……死驴当活驴医!”

    “老慢,你怎么看?”

    叹息一声,鹦鹉有些犹豫,再次看向不远处的老龟。

    做事不决问老慢,没毛病。

    沉思了片刻,老龟推演了一切可能,最后一脸的胸有成竹:“大善!”

    “好,就这么办!”

    见它们两个都同意了,自己反对也没有任何效果,鹦鹉只好答应下来。

    明天……找机会出门采药。

    救治大魔王,它们是认真的。

    ……

    推门走了出来,苏隐略带疲惫。

    昨晚放下书籍后,依旧不甘心,再次将所有功法,重新试验了一遍,结果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效果。

    书籍上所说,可以轻易吸收的灵气,死活进入不了体内,甚至靠过来都觉的是在亵渎。

    灵气不过来,毛孔不打开……别说修炼了,想要强身健体,都做不到。

    这不是先天道体,是先天弱体吧!

    悲惨,凄凉。

    “尽快找人问问吧!”

    知道时间耽误不起,苏隐不再纠结,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三头宠物:“大黑,今天陪我出去砍柴,小武、老慢,你们留在这里看家!”

    “昂,昂!”毛驴连忙点头。

    乌龟、鹦鹉对望,眼睛同时一亮。

    还想着找什么借口出去采药,既然主人主动出去,这个问题就简单了。

    骑着毛驴,回到昨天砍柴的地方,苏隐边砍柴边等待。

    既然昨天能遇到那位女扮男装的超级天才,今天或许也有机会碰上。

    ……

    茂密的山林中,两个身穿黑衣的身影,悄悄潜行。

    “小心些,千万别被发现了……”

    左边一个青年,传音交代。

    “放心吧,这枚【隐行符】,可是我花费了极大代价买来的,可以完美将我们的气息遮掩下来,只要修为达不到脱尘境,根本发现不了!”

    另一个青年,满是自信的道。

    正是昨夜悄悄盯梢柳依依的周源和刘昌。

    观察了整整一夜,就在他们感到有些疲倦坚持不住地时候,这个眼中的“叛徒”,小心翼翼的离开了住处。

    终于找到他反常的举动,二人哪能错过机会,使用上隐行符,跟了过来。

    离开宗门后,柳衣进入了茂密的山林,伴随越走越深,二人心中也越来越笃定,这家伙肯定不对劲。

    “小心……”

    又跟了一段距离,突然前面的柳衣停了下来,二人藏好身形,这才发现茂密的树林之间,不知何时多出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身白衣,星眉剑目,骑在一头毛驴背上,宛如映照在山水之中的画卷。

    “好像没有修为……”

    周源皱了皱眉。

    “也有可能实力太高,我们看不出来!”刘昌摇头:“而且,只是普通人的话,如何来得了镇仙宗范围而不被吴长老等人察觉?”

    周源拳头一紧。

    “我怀疑,这位就是其他宗门过来的奸细,而柳衣,能够进步这么快,与其有关!”刘昌点头。

    “嗯!”周源恍然大悟,生怕被发现,二人不敢继续交流,而是悄无声息的藏好,大气都不敢喘。

    ……

    “前辈……”柳依依躬身。

    昨天自己没及时展露身份,已经让对方失望了,还以为已然彻底无缘,没想到今天还能遇上,一瞬间,女孩满是激动。

    见自己没白等,苏隐也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看过来:“你昨天向我学习劈柴……我今天可否向你问些问题?”

    不知对方脾气如何,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前辈有话请讲,晚辈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躬身到底,柳依依头上冒汗。

    说话这么客气,明显还在生气。

    “你是如何汇聚灵气,并且将其收纳进入体内的?”苏隐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愣了一下,柳依依满是不解的看过来:“这是……修炼入门?”

    正常修炼者,刚开始入门,都会感悟灵气,想办法将其吸纳入身体,修为如此强大的前辈,为什么问这个?

    难道……是在考验我?

    想到这神色立刻肃穆起来,小心翼翼的回答:“汇聚灵气,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寻找气感,以气感捕捉灵气,将之收纳到体内……”

    “那……你可否修炼一下,给我看看?”听她说的和书上讲的并无二致,苏隐脸色一红,道。

    他也是按照这样修炼的,不知为何就是不成功?

    “好!”

    想到什么,柳衣眼中露出狂喜之色,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紧闭,集中精神,寻找气感。

    ……

    “果然在传授柳衣修炼!”

    藏在远处的周源、刘昌,听不到二人的对话,但举动能够看的很清楚,此刻看到对方盘膝修炼,那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一定是得到了对方的指点!

    宗门的高手,他们都认识,绝对没有这个少年,也就是说……奸细,石锤了!

    “镇仙宗的功法、秘籍,在大兖州虽然算不上最顶尖,却也远超一般势力,柳衣就算被蛊惑,改修别宗法诀,但想要短时间内,快速提升,也是不可能的……”

    冷哼一声,刘昌正想继续说下去,就感到衣袖被人拉扯,急忙转头,随即看到周源面容发白,身体不停颤抖的看向正前方。

    “怎么了?”

    顺着他的目光,刘昌看去,一瞬间,同样僵住,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这、这……不可能!”

    只见远处,刚达到聚息境六重不久的柳衣,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很快就达到了临界点,“轰!”的一声,打破了桎梏,变成了七重!

    这个三年来,一直吊车尾的家伙,竟然……又突破了!

    到底……怎么做到的?

    (还差两百多票,提前更了,推荐票别忘了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