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十七章 救治大魔王
    一瞬间,风雷宗的所有强者,感觉宗门的脸面被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所谓的‘快升天’,暗指镇仙宗目前的情景不好,算是承认了。后面那句‘没机会在吃’,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是在威胁我们,光脚不怕穿鞋的,可以随时鱼死网破……”

    愤怒过后,秦问天拳头捏紧,道:“看来姚战被发现了!”

    “是啊,对方肯定是故意唱出来让他听到的,是警告也是威慑。”

    房间内死寂般的沉默。

    风雷宗的实力,双方交战多年,镇仙宗应该一清二楚,即便如此,这位小师叔,还敢如此嚣张,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对方拥有极强的实力,足可以对付他们在座的任何一位!

    “银翅青蛟的和我情同兄弟,这仇不能不报!”绿衣长老牙齿咬紧。

    “不能莽撞,让姚战继续观察,务必要确定这位小师叔的真正修为,再做决断!”秦问天道。

    “他已经被发现,如何探查?我要亲自过去!”站起身来,绿衣长老目光坚定。

    秦问天皱眉。

    这位长老叫莫风,实力即便不如他,也达到了神宫境高重,风雷宗的真正中流砥柱,一旦有失,整个门派的实力都会大幅度下跌。

    “放心吧,如果这位小师叔,真的拥有超过宗师境的实力,我绝不会鲁莽,不过……要是比我弱,就算拼死,也要替青蛟报仇!”

    莫风长老冷哼。

    见他如此态度,知道劝阻已是无用,秦问天沉思了一下,道:“据我所知,镇仙宗的吴元,有一套萤火蚕衣,穿上后,可以遮掩修为,宗师巅峰强者,都难以查探,这样吧……”

    手腕一翻,一个圆球模样的东西出现在掌心。

    “这是一头幻兽留下的兽丹,只要将真元注入其中就能对敌人产生幻境攻击。若是对方有意隐藏,你把握不准,可悄悄将这种力量释放出来,十个呼吸内,能够恢复清明,说明达到了宗师初期;八个呼吸,宗师中期;六个呼吸,后期,以此类推。”

    “多谢宗主!”莫风长老抱拳。

    能探查宗师境强者的妖丹,在风雷宗,也算的上最珍贵的物品之一了,直接拿出来,足见他的信任。

    有了决定,没有过多废话,莫风长老御剑飞行,笔直向镇仙宗的方向飞了过去。

    ……

    篝火旁,苏隐一脸的意犹未尽。

    “味道不错!”

    不愧是修仙世界,随便一条泥鳅,都有这么好的味道,才让他吃的时候太过高兴,忍不住唱起了《唐伯虎点秋香》中的歌曲。

    虽然也怀疑不太像鱼肉,但没离开过禁地,也没真正见过这个世界的诸多动物,有些变种,并不意外。

    “老慢,这条泥鳅,从哪里抓的?回头再抓几条过来,煲汤、盐焗、清蒸、蒜蓉……可以多弄几种做法!”

    苏隐道。

    “……”老龟嘴角一抽。

    这东西是那个鬼一样的家伙送来的,现在都被大黑打挂了,去哪里找?

    “剩下的你们吃吧,我去休息了!”

    知道对方不会说话,不可能回答自己,将剩下的肉串扔过去,苏隐伸了伸懒腰,再次回到房间。

    还是要继续研究,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王道,镇仙宗这种局面,早晚都会被人覆灭,有修为傍身,才能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艰难的活下去。

    继续拿出陈御送来的秘籍,又研究了两个时辰,依旧无法修炼,无奈之下,只好放下书籍。

    看来只能等到天亮,找人询问了。

    ……

    苏隐这边研究功法,篝火旁的三头宠物,一个个满是着急。

    主人还要吃带翅膀的妖兽,可……送这东西的人挂了,去哪里找?

    “实在不行,挖出来看看,也许……可以抢救一下!”

    停顿了半天,鹦鹉一脸纠结的道。

    毛驴愣了一下,带着不确定:“都烧成那样,还能救?”

    它亲自架的火,都变成木炭了,还能救活?

    鹦鹉想了一下,道:“上次同样踢的挺狠,不也活了!”

    “也对,我们虽然开智,有了一定的实力,毕竟没修炼过,和真正的修仙者比,差了不少,那家伙上次的伤势看起来重,但应该没伤到根本。”

    想了一下,毛驴深以为然。

    之前还奇怪,为啥这个鬼一样的家伙,才过了一天就安然无恙,现在想来,应该是自己实力太弱的原因。

    只是皮外伤,调整一下,自然就康复了。

    再次来到花园,很快将满是粪臭的大魔王挖了出来。

    “果然好了一些……”

    看了一会,三兽全都瞪大眼睛。

    眼前的家伙,尽管全身乌黑,但裸露在外的肌肉,已然恢复了弹性,隐隐可以听到心跳和血脉流动的声音。

    竟然真活着!

    烧了这么久都不死,不愧修仙者,可怕!

    “想办法弄醒,问问那头泥鳅妖,从哪里抓的!”鹦鹉松了口气,道:“到时候,让他再去抓一些。”

    “好!只是……”

    点了点头,老龟随即带着疑惑的看过来:“我们都不会疗伤,怎么把他弄醒?”

    “这……”

    鹦鹉也犯了愁。

    它们只是动物,不懂医术,也不懂救人,让这家伙重新恢复意识,应该没那么简单。

    “其实……我们的目的是把他弄醒,让他说出泥鳅的事,并不需要疗伤!”

    巨大的头颅伸了过来,毛驴一脸警惕的道:“再说,真要把他的伤弄好了,这家伙再想吃我们怎么办?”

    “呃……”鹦鹉、老龟点头。

    这个被烧焦的家伙,第一次见它们的时候,可是言之凿凿要吃人的。

    真要康复,再来一次,它们如何抵挡?

    “不救治,如何让他清醒?”鹦鹉问道。

    想了想,毛驴道:“我以前拉磨的时候,有一次累晕过去了,结果,被人用鞭子硬生生抽醒,这家伙现在也差不多,你们说……用鞭子使劲抽,能不能让他醒过来?”

    “这……”

    鹦鹉有些不确定,歪头看向不远处的老龟,它是三兽之中最有经验,最有智慧的。

    “我活的年纪久,见识多一些,我觉的……”

    沉思了片刻,乌龟沉稳的声音响起:“这个想法……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