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十四章 不能修炼
    隐仙居的房间内,苏隐揉着眉心。

    砍柴回来不久,陈御、赵若虚就将抄录好的秘籍,送了过来,加在一起,足有一百多份。

    《四极心诀》、《紫气灼身功》、《五行战法》、《六脉真经》……镇仙宗万年的积累,自然不凡,不说其他,光达到玄级的秘法,就有九本,甚至还有一门达到了玄级巅峰!

    研究了整整六个时辰,最终郁闷的发现……全都无法修炼。

    一旦运转其中的法门,全身的穴窍,就会自动关闭,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灵气吸收不进体内,怎么锤炼成真元提升实力?

    “天赋这么差?”苏隐想哭。

    人家小说主角,一旦接触功法,哪怕是最垃圾的,也可以修炼的比常人更快、更强,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先天道体,仙灵血脉……假的吧!

    这样下去,非但不能飞天遁地,长生不老,稍有不慎还会露馅,被人活活打死……

    太惨了!

    “要改变这种情况!”苏隐目光一闪。

    亲眼看到别人飞天遁地,自己却不能修炼,实在不甘心。

    “最好是能找人询问,解答疑惑……”

    他学习过多种技巧,功法秘籍只要看了,就能形成自己的感悟,可毕竟没修炼过,或许理解上出现了问题。

    “找吴元长老他们解答是最合适的,但他们知道我的身份,跑过去问一些简单的修炼入门,多尴尬啊……要找一个不知道我是谁,而且对功法有独特理解,甚至天赋极高的人才行!”

    心中思索,一个人影浮现在脑海。

    “那个柳依依,听我随便说了一句,就能顿悟,修为和剑法都有很大突破,说明天资极高,在整个镇仙宗,或许都数得着!”

    “向她询问,应该会有很大收获……”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他这种没天赋的垃圾,想要快速进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接近天才,靠近天才,不断向其学习。

    说白了,蹭对方气运。

    你看小说里,什么胖子、瞎子、瘸子……只要跟在主角身后,修为都可以突飞猛进,达到人生巅峰,自己也可以借鉴这条路。

    “明天上午,再去那边等着,也许还可以等到!到时候一定不能错过机会……”苏隐松了口气。

    此刻他也算想明白了,对方应该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然,绝不可能伪装的这么像,应该也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否则,同样不会称呼“前辈”,且态度这么客气。

    估计是把自己误会成什么人了,既然如此,刚好可以利用一下。

    “咕咕咕!”

    有了解决方法,精神放松之下,苏隐这才感到腹内轰鸣。

    劈完柴后,就开始研究秘籍,十多个小时没吃,早就饿的狠了。

    “弄点吃的!”

    站起身来,苏隐抬脚向外走去。

    ……

    回到宗门,柳依依再次变成了男人的模样。

    这次出来,不仅修为和对剑术的理解,暴增了一大截,更是拜师成功,收获巨大。

    “先把老师交代的事情办好……”

    镇仙宗做为大兖州十大宗门之一,妖兽肉之类的东西,还是有不少库存的,只要花钱就能买得到。

    找到交易所,购买了一些味道好,灵气充足的兽肉,柳依依这才松了口气。

    虽不知“老师”的喜好,但多多益善,总有一款会喜欢。

    重新回到练武殿,正打算好好巩固刚刚突破的修为,继续磨练剑术,眼前一花,再次被人拦住。

    两个青年,其中一个还是老熟人——早上刚被他击败的周源!

    “你输给了他?”周源身边的青年,满是疑惑的看过来,似乎有些不相信。

    做为弟子,修炼三年,才聚息三重,柳衣在门内,算是公认的废物!败给他,绝对是奇耻大辱。

    脸色一红,周源解释:“这小子不知怎么回事,一夜之间突破了两个级别,剑术也有了很大提升,我是一时大意,才失败的……”

    “败了就是败了,不用找借口!”

    打断他的话,第二个青年看了过来,眼中带着冷漠:“你既然能够赢下周源,说明实力不弱,敢不敢和我比试一场?”

    柳依依皱眉。

    眼前这位她认识,叫刘昌,和周源的关系一向很好,同样入门三年,地位却比前者高的太多了,据说有机会冲击长老亲传。

    弟子分为:普通弟子、长老亲传、宗主亲传。

    “如果我不比呢?”柳依依摇头。

    她只想安心的修炼,争取早日报仇,弟子间的争斗,真的不想参与。

    “宗门是鼓励弟子争斗的,你伤了我的朋友,我向你挑战,理所应当!你若是拒绝,我就下战书,申请长老裁决!”

    刘昌嘴角扬起。

    修炼,正常情况都是按部就班,这位排末尾的弟子,一夜之间,连周源都能战胜,让他十分好奇。

    柳依依眼睛眯起。

    弟子间的争斗,不算什么,镇仙宗每天都可能经历上百场,有切磋、有比试,也有指点,可一旦下了战书,性质就不同了。

    不仅正式的多,还会有长老亲自主持,受诸多弟子关注,不到一方受伤,不可能结束。

    “好吧!”

    没迟疑太久,柳依依取出长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对她的心态也会有很大影响。

    “爽快!”轻轻一笑,刘昌同样长剑拔出。

    “嗡!”的一声,剑气蔓延出来,不愧是有机会冲击长老亲传的弟子,修为已然达到了聚息六重,对剑道的理解也比周源高深,镇仙三十六式,至少是第五剑巅峰!

    知道不施展全力,对方很难放过,柳依依体内真元迸发,剑尖上方同样射出剑芒。

    “聚息六重?”

    一侧的周源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昨天下午,才和这位比试过,聚息三重……一夜之间突破到第五重,我认了!

    厚积薄发,瞬间顿悟,也不是不可能。

    可……半天左右的时间,又从第五重达到六重,怎么做到的?

    真有这种天赋,以前干什么去了?

    他这边震惊,交手的双方,长剑已经接触在一起。

    叮叮叮叮!

    雨打芭蕉般的鸣响,刘昌脸色越来越凝重。

    “不是第五式,而是……第六式!”

    掌心冒汗,这位天才弟子,再没了之前的沉着。

    周源告诉他,对方能够获胜,是因为剑法领悟到了第五式,而且施展出了奇怪的剑招,一时不察才做到的……

    这哪里是第五式剑法,而是第六式!

    镇仙三十六式,一招比一招难,五式领悟起来,以他的天赋,都需要花费半年的时间,这个一直吊车尾的家伙,怎么可能一天学会?

    牙齿咬紧,体内的真元被他发挥到极限。

    滋拉!

    长剑的剑芒,撕裂空气,宛如破开了时空的桎梏,直刺柳依依的咽喉。

    这已经不是正常切磋了,一旦后者接不住,极有可能重伤,甚至死亡!

    没想到这位会如此狠辣,柳依依再不隐藏,银牙一咬,一招剑法横空施展而出。

    嘭!

    还没反应过来,刘昌就觉得一股巨大的气息,压制过来,虎口一疼,连续后退了十多步。

    噗!

    一口鲜血喷出!

    “你……竟然领悟了第七式?”

    满是不可思议,刘昌身体僵直。

    镇仙三十六式,第六式和第七式,是一个分界线,二十岁以下领悟后者,完全可以成为长老亲传……

    也就是说,这个一直排名最后的柳衣,不但修为暴增,对剑法的理解,也超过了自己。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败了!”

    吐出一口气,柳衣满是激动。

    一直以来,这位都是她仰望和羡慕的存在,没想到只被指点了两次,就轻松胜过!

    无论院中的老师,还是砍柴的少年,对剑道的理解,都太深奥了,怕是早已达到化繁为简,返璞归真的地步了,否则,也不可能让她进步这么大。

    “要好好努力,千万不能辜负这种机会……”

    知道机会来之不易,柳依依心中更加珍惜。

    ……

    她这边激动,从风雷宗乘坐银翅青蛟出发的姚战,此刻,趁着夜色已然来到了镇仙宗跟前。

    “青蛟前辈,咱们就在这里停下吧!再靠近的话,很容易触碰对方的护宗大阵,被人发现……”

    姚战道。

    听到他的话,身下一头带着巨大翅膀的青色蛟龙,点了点头,笔直向山脚的原始森林飞了过去。

    (凌晨有更新,有推荐票的,一定要投给老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