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十二章 重口味的高人
    将对方扶起,苏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话问出来。

    整个镇仙宗,都在拼演技,直接揭穿,让那些长老,如何相处?

    而且,一旦传出去,带来灾祸,他这个一点修为没有,却辈分奇高的家伙,首当其冲,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要低调!

    看破不说破,才能相安无事。

    只不过……真的有些愧疚和心慌!

    “人与人之间,若是能够坦诚相待该有多好,天天演戏,贴着虚伪的标签,不累吗?”苏隐苦笑。

    他有感而发,声音很低,但距离柳依依实在太近了,后者听的一清二楚,脸色立刻变的煞白。

    心中翻江倒海,掌心满是汗水。

    这位前辈……发现我女扮男装的身份,知道我所谓的“柳衣”,是假名字了?

    怎么可能?

    她的伪装,用了一种特殊的宝物,能够遮蔽气息和血脉,正常情况下,就算宗师巅峰强者都无法看破,甚至传承境的大能,能不能看穿,都还未知!

    这位不但看出来,还要“坦诚相见”……

    这是什么实力?

    也对,能不用真元、法力,单凭凡人的举动,就将树木劈成这样,实力本就不能用常理揣摩,能够看穿她的伪装,也就没什么了。

    这么厉害的高人,说指点就指点,没有丝毫架子,而自己却不敢真面目相示人……难怪生气。

    我错了!

    我卑鄙,不是人!

    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柳依依羞愧的无地自容:“前辈,不是我有意隐瞒,而是真有难言之隐……还请不要动怒!”

    “???”苏隐再次呆住。

    不知道你“悟”啥,也就罢了,这一脸难堪、自责,恨不得钻地缝的表情,什么意思?

    现在的天才都这么装逼的吗?

    随便一句话,就能领悟,就能晋级……还非要装作很丢人,很垃圾的样子?

    太凡尔赛了吧!

    难道……我特么来的不是修仙宗门,而是横店?

    “哎!”

    见前辈没说话,而是皱眉,柳依依知道继续挑战对方的耐心,极有可能彻底失去机缘,当即咬了咬牙,真元一动。

    嗡!

    遮掩身份的宝物,被切断了力量,一个绝美的容貌,浮现出来。

    “……”

    苏隐眼睛瞪圆。

    一个邋遢、瘦弱、平平无奇的少年,瞬间变成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之前什么痕迹都看不出来……

    这就是修仙强者的能力?

    幸亏刚才态度好没得罪,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心慌,瑟瑟发抖!

    没实力的人,好无助啊!

    见前辈没说话,知道余怒未消,紧张的身体僵硬,柳依依解释道:“在下本名柳依依,隐瞒身份进入镇仙宗,是迫不得已,并非有意为之,还望前辈见谅……”

    苏隐依旧没回答,不是装高冷,而是……在思索一个严峻的问题。

    知道了对方隐藏的秘密,该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虽然他是师叔祖,可对方身份隐瞒的这么好,谁知是不是好人?万一动手,他这种还没开始修炼的普通人,如何才能抗衡?

    “既然前辈不愿再说,我就不打扰了……”

    见对方冷峻,一句话不说,知道这次的机缘,因为她的隐瞒彻底葬送了,柳依依心中说不出的悲凉,躬身向后退去,很快走远。

    “……”苏隐眨巴眼睛。

    这就走了?

    不杀我?

    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发颤,脊背不知何时全都湿透了。

    出门砍柴,都能遇到女扮男装的绝世天才……

    这运气,真没谁了!

    “下次出门要把驴带上,打不过,至少跑得快……”

    缓了老半天,苏隐心道。

    毛驴尽管同样没啥实力,可毕竟是动物,四条腿,比他两条腿跑的快多了,下次出门带上,遇到危险,直接逃走,应该会安全不少。

    ……

    柳依依继续向山林深处走去,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这个机缘,再不能失去了……”

    她要继续拜访那位府邸的主人,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按照记忆的方向,一步步走去,时间不长,巨大的院落,再次出现在面前。深吸一口气,女孩向前一步,跪倒在门外,朗朗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镇仙宗弟子柳衣,昨天幸蒙前辈指点,侥幸突破,今日,特来拜谢!”

    院中,毛驴、乌龟、鹦鹉,再次聚集在一起。

    “是昨天那个,好像又来了!”

    “怎么变成女的了?”

    “只有修为很强大的修炼者,才会变化。”

    “小武,昨天是你忽悠走的,今天继续上,千万别让她进来,我怕……”

    ……

    三头兽宠,全都瑟瑟发抖。

    不远处,花园下的泥土中,极乐大魔王经过一夜的调息,再次恢复了一些力量。

    被狗尾巴草砸中后,知道了这个院子的可怕,很早就藏了起来,因此,并未被苏隐和鹦鹉等兽发现。

    此刻,将女孩,以及三宠的对话,全都听在了耳中。

    “它们都不是对手?外面的女孩难不成很强?”

    感觉没啥实力啊!

    神识悄悄向外蔓延,很快“看”到了跪在门前的少女。

    “聚息六重?这……特么也是高手?”

    彻底呆住。

    看这三头家伙,吓的话都说不清楚,还以为会很强,怎么都没想到,只是聚息境……

    这境界,垃圾的一批!

    就比凡人强大一点点……

    怎么会让它们如此忌惮和惊恐?

    “也许,它们能看出我看不到的东西,了解了解再说!”

    虽然奇怪,但昨夜连续吃了两次亏,这次变乖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

    “好,我来吧……”

    见毛驴和乌龟,将责任再次推到自己头上,鹦鹉满是无奈的飞到门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不用客气……顺手为之罢了!”

    “果然在里面……”柳依依松了口气。

    虽然已经再三确认,还是有些担心,院子主人,是外面那个劈柴少年,现在看来,果然是两个!

    “在下这次过来,是想拜前辈为师,如果前辈不答应……我就不跪着不起来了!”咬了咬牙,柳依依道。

    “拜师?”

    鹦鹉挠头。

    我只是只鸟……

    教什么?下蛋吗?

    可我是公鸟,有,但不知怎么下啊!

    正不知如何是好,一侧的毛驴,突然瞪圆眼睛,满是激动,前蹄挥舞:“这是好事,可以答应……”

    鹦鹉不解的看过来。

    “我以前拉磨的时候,见过别人拜师,做徒弟的,都会送许多好吃的给师父!既然她要拜师,你可以收下,让她多送点好吃的,那样,咱们就能享口福了。”毛驴道。

    鹦鹉眼睛一亮。

    它们最大的需求,不就是吃的吗?真能送很多……答应又如何?

    沉吟了一下,鹦鹉小心翼翼的道:“我喜欢美食,如果你每次都能送一些过来,收你为徒,也不是不可以……”

    “美食?”都抱着被拒绝了,听到这话,柳依依眼睛一下亮了。

    带点美食就行?难道……他口中的美食,另有所指?

    想到这,问了出来:“不知……师父喜欢什么样的美食,有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找到,必然不遗余力……”

    “这个……”歪头想了一会,鹦鹉咂了咂舌头,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有蚯蚓吗?毛毛虫也行!”

    “……”

    柳依依呆住。

    这也算美食?高人的口味……这么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