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十一章 练眼
    大兖州的一些超级强者,动用法力、元神,也许同样可以做到这点,但这位少年,一丝真元都没用,全部凭借普通人的手段……

    这就可怕了!

    不仅眼力、动作、速度、对时机的把握,有着超乎变态的精准,对肌肉的运用、神经的反应,怕也掌控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这么多刀,在枯树倒下的短短几个呼吸内完成,哪怕只有头发丝粗细的误差,都可以让结果谬之千里,对方却一点失误都没有!

    这份掌控,超乎想象!

    而且,最关键的是,做完这些,非但不兴奋,还摇了摇头,有些失落……说明做到这点,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这……太逆天了吧!

    镇仙宗啥时候出现了一位这么厉害的强者?

    “难道……是那位前辈?”

    绝世剑仙,即便是大兖州都不常见,不可能一个地方出现两个,弄不好就是府邸中传授她练剑之法,却没露面的那位高人!

    至于少年模样……很多活了几百年的高人,看起来同样很年轻,传说有位大魔王,活了几千岁,都还是童子的样子。

    所以,容貌不能代表实力和年龄。

    “真是那位的话,就太好了……”

    之前还想着,如何进入府邸,用何种手段,让其收徒,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在这就遇到了。

    这是一次最好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想到这,再不迟疑,急忙向前两步,跪倒在地:“镇仙宗弟子柳衣,幸蒙前辈传授剑法,感悟良多,还望前辈,能收我为徒!”

    苏隐吓了一跳。

    这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

    好可怕!

    看来,没实力前,还是少在外面浪,不然,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强压住震惊,苏隐摆手:“这位朋友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一点修为都没有,传授啥!

    柳依依同样愣住。

    昨夜传授剑法的那个声音,尖锐、刺耳,而这个少年的,平缓温暖,明显是两个人。

    “昨夜前辈传授我剑法,弟子已经领悟了一部分……”

    停顿了一下,柳依依试探性的问道。

    “你肯定认错了,我并未见过你,更别说剑法了……”苏隐苦笑。

    拜师,也能拜错……

    这家伙也是够够的!

    听他说的如此肯定,柳依依有些迷茫了。

    这种级别的强者,不可能跟她一个小人物撒谎,没必要,也不屑,这样说的话……真不是昨天那个?

    镇仙宗,竟然隐藏了两位不为人知的绝世剑仙?

    不愧是传承了万年的宗门,果然底蕴深厚!

    不过……这样的话,我该拜哪位为师?

    一瞬间,她有些纠结了。

    昨天那位授课的前辈,实力如何,她并不知道,但短短一席话,就能让其突破桎梏,击败周源,足以看出强大。

    至于这位,不用真元、神识、法力,单纯肌肉就有如此精准的控制,剑法之高,之强,同样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可以说,无论拜哪个为师,都能让他越走越高,成为真正的强者!

    只是,拜师,只能选一个,否则,三心二意的话,很容易遭到厌恶,甚至逐出师门。

    “是我鲁莽了……”

    知道搞错了人,满是尴尬,柳依依再次躬身到底:“刚才我见前辈,不动用力量,就能轻易劈碎树木,这……是无上剑法?”

    没想到这位脑洞这么大,苏隐哭笑不得,劈个柴而已,剑法……剑个大头鬼啊!

    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是些技巧罢了,不值一提!”

    眼皮一跳,柳依依倒抽一口凉气。

    高人的境界,果然不同!

    自己眼中奥妙无双,难以完成的事情,而在对方眼里,只是普通的技艺,甚至说出来,兴致缺缺,有种丢人的感觉……

    这份豁然……让人钦佩。

    “那……前辈,能不能教我?”

    越想越激动,柳依依满是期待的看过来。

    对于对方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刚才的那一幕,可能真的不算什么,但对于她来说,能够学到一招半式,或许就可以报仇雪恨了!

    “你要学劈柴?”苏隐愣住。

    修仙多好啊,飞天遁地,长生不老……脑子要多有病,才不学这个,学劈柴?

    柳依依连忙点头。

    “这个学起来很简单,不过,想要做到我这样,估计最少要花费几个月的苦修,这样吧,我先传授你些基础!”

    见他真要学习,苏隐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学习时的场景,笑着问道:“你觉得练习劈柴,首先要练的是什么?”

    知道是在考验,柳依依沉思了片刻,慎重道:“握剑……不,握柴刀的姿势?”

    练剑,肯定要先练基础,如何握剑,如何拔剑、出剑,都是重中之重,镇仙三十六式,就是从这种基础开始的。

    “错!”摇了摇头,苏隐道:“要先练眼!劈柴,你不知道柴在什么地方,如何劈?就算知道地方,找不准位置,又怎么能劈的好?”

    “眼神十分重要,只有看清楚木头的位置,找到纹理结构,计算出木柴的运动轨迹,才能更好的做出劈斩动作,更好的劈开。”

    “就好像剔肉,不知道骨头和关节所在,只靠蛮力乱砍,非但做不到庖丁解牛,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是他学劈柴第一天,那位叫李樵夫的残魂传授的。

    为了练眼,经历了不少痛苦。

    “眼?”

    全身一震,柳依依脑中轰的一声,感觉一个新世界的大门缓缓打开。

    是啊,练剑要先练眼!

    只有提前看出对方的招数是什么,想要做什么,才能料敌先机,提前做出应对!

    短短一句话,直接道出剑法最高深的奥义……

    不愧是高人,以砍柴来比喻剑法,讲的这么透彻,这么深邃。

    轰!

    明白这点,之前对剑道不理解的地方,一瞬间融会贯通,气势再次暴增,很快就突破了聚息五重的桎梏,达到了第六重。

    手腕一翻,镇仙剑法第六式、第七式被顺利施展出来。

    一时间,森林中剑气纵横,空气萧瑟,四周的草木,都被压的抬不起头来。

    “好强……”

    苏隐满是羡慕。

    这就是修仙者!

    他最多劈个柴,人家轻轻一抖,草木皆低下头来……同样都是十八、九岁,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好丢人,好羞涩啊!

    就在他觉的满是不好意思的时候,施展完剑法的柳依依,膝盖一弯,跪倒在地,眼中的感激,溢于言表,再掩饰不住。

    “多谢前辈解惑!柳衣感激不尽……”

    真正的佩服!

    能这么快突破,不仅是领悟剑道真谛这么简单,还吸收了一些,对方劈柴时散落的圣元真意。

    因此,恩情实在太大了!

    “???”

    正羡慕对方,就看到对方下跪,苏隐懵了。

    礼都这么大的吗?

    我……解啥惑了?

    就说了个最基础的练眼,然后,你就悟了……

    这是悟了什么?

    难不成……这家伙也知道自己是师叔祖,和陈御、吴元他们一样,故意过来演戏?

    真要如此……

    镇仙宗……也太拼了吧!

    (萌新涯涯求推荐票,粉嫩粉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