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十章 劈柴
    这位周源,同样三年前进入宗门,但天赋比她高了不少,早已达到聚息五重巅峰,而且对剑术的理解更强,半年前就可以施展出第五式!

    正因如此,昨天的比试,她才会输的这么惨,没有丝毫反抗能力。

    不过……

    柳依依自入门以来,与人比试,几乎没赢过,习惯之后,也就不觉得丢人了。

    比不过就比不过,目标又不是比的过别人,而是报仇!

    懒的理会对方,继续前行。

    “不对!”

    才走了几步,再次被对方拦住,周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来:“你突破了?”

    眼前这位修为最差的师弟,昨天才练气三重,一夜不见,竟然五重了……

    真有这种天赋的话,也不至于三年时光,只有这点实力啊!

    “侥幸罢了!”

    懒得解释,柳依依摇了摇头。

    刚刚突破,气息不稳,被对方看出来很正常,再说,同门师兄弟,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突破无侥幸……既然你也达到了聚息五重,就让我看看,剑法有没有长进!”

    好奇心大盛,周源长剑拔了出来。

    这家伙一直不如他,居然一夜之间赶了上来,心中很难接受。

    “我没空……”柳依依皱眉。

    “赢了我再说吧!”

    一声冷笑,周源长剑一抖,在空中画出一道剑花,笔直刺了过来。

    见不出手,会被对方所伤,柳依依只好拔出长剑,疾刺而出。

    叮!

    双剑对碰在一起,力量向四周散射。

    本以为会和上次一样,抵抗不住,直接后退,没想到交击之下,对方的力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反而感觉有些弱!

    “难道是我实力提升的缘故?”

    略带疑惑,柳依依快速运转体内的真元,一剑剑刺了过来,速度越来越快。

    “这……”

    挡住进攻,周源轻佻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本以为对方快速提升的修为,真元肯定会虚浮,没想到如此稳固!尤其是剑法,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比起他同样丝毫不弱!

    “就算修为和我一样,想要胜过我,也不可能!”

    眼睛眯起,心中冷哼,真元灌入长剑,镇仙三十六式第五式长虹落日,施展了出来。

    滋滋滋!

    剑气纵横,一瞬间,柳依依面前像是多出了一轮大日,灼热难挡,身体被剑气一带,不由自主的打了个趔趄。

    尽管一夜修炼,有了感悟和突破,但和面前这位比,还是差了一些。

    “糟了!”柳依依心脏冰冷。

    对方的剑招,威力极大,一旦躲闪不开,必然身受重伤,若是因此耽误拜师,岂不白白错过机缘?

    “躲开……”

    银牙咬紧,危急关头,柳依依心中再次生出一团明悟,手臂和鸟雀的翅膀一样,自然而然的挥舞而下。

    嗡!

    一声鸣响,周源手中的长剑“呜”的一声倒飞了出去,斜插在不远处的墙壁上,不停晃动。

    噔噔噔噔!

    本来占据上风的周源,被剑气击中,连续后退了七、八步,面容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若不是对方紧要关头收力,恐怕已然重伤!

    “这不是镇仙三十六式!你、你怎么这么强?”

    周源满是不敢相信。

    这家伙入门三年,当了三年的老末……昨天还被自己打的无法还手,短短一夜不见,不但进步了两个级别,剑术更是突飞猛进,让自己都无法抵御……

    怎么可能!

    “我……”

    不仅周源发呆,柳依依也愣在原地。

    刚才都准备受伤了,怎么都没想到,按照那位前辈所说,将双臂当做翅膀,发乎本能的攻击,会有如此奇效!

    不仅破了第五式,还获得了胜利!

    “那位前辈对剑道的理解,果然强大到了极限……”

    很快,反应过来,柳依依激动地颤抖。

    随便指点一句,就让她进步这么多,那位前辈,到底有多强?

    恐怕传授他们剑术的吴元长老,都远远不如!

    镇仙宗竟然隐藏了这样一位绝世强者……

    一定绝不能错过!

    一瞬间,拜师的想法在脑海中变得更加迫切,再懒得理会眼前这位,急匆匆离开练武殿,向那座神秘的府邸走去。

    “刚才能够胜过对方,是出其不意……一旦等他反应过来,再想获胜就难了!”

    一边前行,柳依依一边反思刚才的战斗。

    能够胜过周源,并非她的实力胜过了对方,而是领悟了前辈的话语,剑招融入自身,出其不意罢了。

    再想复制,就很难了。

    所以,想要真正变强,不能靠运气,而是要真正领悟剑道,对剑术有更深的了解才行。

    正在前行,突然,幽深的山林中,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

    “嗯?”

    眉头皱起,柳依依轻轻一晃,走了过去,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

    ……

    “这么多年,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伸了个懒腰,苏隐从房间走了出来。

    十年来,每天最多睡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都在学习,这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放松。

    洗漱完毕,取出食材,想要做点早餐,很快摇了摇头。

    之前住在这里的长老,都是宗门提供伙食,很少做饭,所以,偌大的院子,连个木柴都没有。

    昨天的煲鱼汤,用的是院中砍下来的杂草,火力大大不如,味道自然也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算了,砍点吧!”

    交代了毛驴等兽一句,苏隐抬脚走了出去。

    在禁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很多事都亲力亲为,早已习惯。

    至于修炼……

    昨天和陈御等人说了,让他们把功法之类的多送几本过来,就在这里研究,人多的地方,还是不去了,免得被看出没有修为,徒增尴尬。

    一边走一边呼吸新鲜空气,很快,来到一处枯树较多的所在。

    苏隐取出柴刀,来到跟前。

    禁地学习的36门技巧,其中有一项便是“劈柴”。

    同样要考核九次,被劈过的木头,最初和婴儿手臂般粗细,达到最后,已然和头发丝一样了。

    只不过,劈的再好……有个毛用?

    修仙世界,比的是修为、真元,谁特么比劈柴啊?

    就算能劈出木绒又如何?

    最多生火方便些,战斗……还是别想了。

    不过,虽不能战斗,但不得不承认,这种劈柴“技巧”,的确很高明,可以寻找树木的结构和纹理进行劈斩,哪怕再坚硬的木头,一招下去,都可以轻松破开。

    甚至不用刀,竹片、木棍,也可以做到。

    将这些思绪抛开,苏隐紧盯着面前的枯树,眨眼功夫,树干的纹理结构,出现在视线,再没有了任何神秘。

    “开始吧!”

    深吸一口气,苏隐一刀劈了过去。

    ……

    藏好身形的柳依依,忍不住向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手拿柴刀的少年,安静的站在原地,一丝丝圣元真意,从身上散佚出来,一瞬间,身影融入了自然,融入了大道,天地间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如仙、如圣!

    柴刀斩落,没有任何真气波动,也看不出丝毫法力,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如同大道被彰显出来。

    树干豆腐般被斩落下来,伤口处平整至极,像是打磨后的石板。

    连续数刀,还没彻底倒下来的枯树,立刻变成了一块块长短整齐的木柴,每一块都粗细相等,分毫不差,比机器切割的都要准确。

    哗啦啦!

    落在地上,堆在一起。

    “好、好高明的剑法……”

    牙齿打颤,柳依依娇躯僵直:“这是……绝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