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九章 连屎都不如
    不理会他心中的郁闷和咆哮,毛驴吓的快要发疯,前蹄、后蹄、尾巴在大魔王身上乱砸,持续了整整三分钟。

    “大黑,别激动,这家伙好像很弱,已经被你踢死了……”鹦鹉忙道。

    “昂呜?”

    毛驴疑惑的睁开一只眼睛。

    只见刚刚嚣张要吃它的魔鬼,此刻平躺在地上,变成了“大”字,全身上下都是蹄印,肋骨、手骨、腿骨,差不多全都碎了。

    “还有呼吸,稍等片刻……”

    再次跳到对方身上,大黑一脸慎重:“猛驴过江、乾坤大驴蹄、驴尾咆哮……”

    鹦鹉和乌龟对望,各自捂上了眼睛。

    这家伙就这样,遇到危险,直接发疯,各种手段非要全部施展一遍才行,说实话,谨慎的太过分了!

    “再等一会!野驴狂奔、降龙十八蹄……”

    十分钟过后,大黑停了下来,松了口气。

    “还好他弱,不然,我们真就危险了……”

    鹦鹉、老龟深有同感的点头:“妖兽讲究血脉,我们只是普通动物成妖,实力有限,随便来个最弱的修炼者,可能都打不过!”

    做为动物,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

    还有一口气的极乐大魔王,觉的想死。

    我弱?

    真要弱的话,能被整个乾源大陆的强者追杀而不死?

    能被封印八千年,还能从数百位强者手中顺利逃脱?

    虽然实力降低的厉害,可作为曾经的高手,战斗力还是不弱的……

    结果,被当场秒杀……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特么普通动物,请你们告诉我,哪点普通了?

    一蹄子锤的大魔王无法反抗,叫普通……

    郁闷的想死,听到身旁对话声继续响起。

    “我觉的……这家伙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多新鲜,你就是个驴,找你做什么?耕地还是拉磨?别自恋了!不过,找主人也未必,我反倒觉的,这个院子不干净,闹鬼。”

    “真的假的,我怕鬼……”

    “不管是不是真的,主人还没开始修炼,我们还是多操心一些!”

    “嗯!那……这家伙怎么办?”

    “直接埋到花园,当花肥吧!另外,别告诉主人,不然,肯定挨骂,会说我们弄脏了他的花,毕竟,大粪才是最好的花肥,这家伙肯定不如。”

    “有道理……”

    三头兽宠商议。

    “……”

    极乐大魔王真的快要疯了。

    堂堂大魔王,镇压一个时代的超绝人物,在它们眼中,竟然比不上粪便……

    我特么……

    “我要杀了你!驴做火烧,乌龟煲汤,鹦鹉烤着吃……”

    牙齿咬紧,心中不停咆哮。

    正在发狠,就感觉身体被抬了起来,时间不长,被随意扔到一个土坑中,埋了进去。

    竟然真特么被当成了花肥……而且周围,居然真的有很多大粪,腥臭无比……

    “不仅要杀你们,还要狠狠折磨,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内心狂吼,突然,极乐大魔王愣住。

    “这些粪便内,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和圣元真意?”

    四周尽管臭气熏天,但粪便中,圣元真意和灵气,十分浓厚,甚至远超之前看到的,只吸了一口,立刻感到全身被点燃,似乎之前受到的伤势,都不算什么了。

    “有了这些,我伤势会恢复的很快……”

    激动地颤抖,极乐大魔王突然觉的,被埋在粪堆里,非但不是惩罚,而是幸运了!

    难怪那三头家伙,说自己不如屎,单论圣元真意的话,还真比不上。

    “吸收!”

    再不去想这些,极乐大魔王大口张开,急速的吸收周围的圣元真意,臭味伴随灵气,缓慢的涌入全身穴道。

    果然……圣元真意进入身体,刚刚被踢伤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恢复,被镇压八千年伤损的根基,也得到了弥补。

    不知过了多久,吸收了多少屎气,极乐大魔王终于可以重新动了,挣扎着爬出地面,看着漆黑的夜空,双眼透红。

    “欠我的,我要拿回来,对付过我的,我要杀过去!我要让这天,为我而颤抖,要让这地,为我而惊恐!我要让这世界知道,我极乐大魔王……又回来了!”

    发下誓言,大魔王牙齿咬紧,正打算寻找更多的圣元真意,彻底恢复伤势,就看到面前一个巨大的狗尾巴草,呼啸着拍了过来。

    一瞬间,四周的空气被禁锢住,空间好像随时都会崩塌,刚刚恢复了一些的极乐大魔王,眼前再次一黑,又看到一座大山压了下来。

    嘭!

    脑袋被打的钻进胸腔,再次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迷糊中,听到了狗尾巴草略带愤怒的声音响起。

    “少特么哔哔,打扰了主人睡觉,老子吃了你!”

    眼泪再次流出来,神识蔓延,极乐大魔王隐约看到无数花朵,从四周探过脑袋,一个个宛如擎天之柱,带着强大到极点的气息,似乎只要他敢废话,直接吞掉,虽然,这个花肥看起来,并不可口……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地方?”

    眼前一黑,极乐大魔王再次晕了过去。

    我想回碧落海,想再次被镇压,我不玩了……

    ……

    镇仙宗,练武殿内,右手握紧长剑,柳依依一动不动。

    从隐仙居回来,就这样站着,到现在足足五个时辰了。

    “剑法讲究准和快!”

    “意到神到,心有所想,意有所致,心意结合……”

    前辈的话语在脑海不停旋转,自己却满脑子浆糊,一点思绪都没有。

    “不对,这位前辈,提了好几句‘鸟’,还专门说了翅膀……”

    心中一动,对方的话语,浮现在脑海。

    “会不会故意用鸟雀来比喻,意思是将剑法,变成挥舞翅膀一样的本能,每次施展不需要思考,才能做到真正的心意结合……”

    “将剑变成身体的一部分,精神的延伸……”

    一道明悟出现在脑海,柳依依全身一震,手中的长剑,轻轻一抖,发出龙吟般的轻鸣。

    呼!

    舞出一团剑花,四周发出剧烈的风声。

    镇仙三十六式!

    这是每一个镇仙宗弟子,都修炼的剑法,一招比一招难,到了最后,不光对真元有要求,精、气、神也缺一不可。

    聚息境弟子,只要能够施展出十二式,就可以在同级别排的上前几,甚至大兖州都算的上天骄。

    柳依依入门三年,受限实力和天赋,只能顺畅的施展出三招,第四招就坚持不住。

    此刻,心有感悟,心到意到,剑法毫无违和感的运转起来。

    第一式,白云苍狗。

    第二式,横渡江河。

    第三式,飞星逐海。

    以前费尽辛苦才能施展的剑法,此刻,轻而易举的施展出来,不仅更加流畅,威力似乎也强大好几分。

    “第四式……”

    之前,每次施展这招,都会受伤,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长剑没有任何停歇,沿着特殊的轨迹,发生了变化,下一刻斜指上空,宛如弯弓射箭。

    第四式,凌云冲霄,完成!

    激动的颤抖,柳依依长剑向下一拉,全身的力量,沿着剑身轻轻一颤,在面前化作一个圆圈,宛如即将落下的太阳。

    第五式,长虹落日!

    嗡!

    这招施展出来,全身的力量也继续到了极限,小腹一声脆响,无数灵气蜂拥而来,禁锢在聚息三重的修为,打破桎梏,迅速攀升,犹如破堤的洪水,倾泻而下。

    聚息四重……

    聚息五重!

    短短两个时辰,跨越了整整两个大级别!

    “这……”

    回过神来,感受到脑海中对剑法的领悟,丹田内真元的变化,柳依依激动地不停颤抖。

    练了两年多,都无法突破第四式,只听了前辈讲了几句,不但冲击到第五式,甚至……修为也有了突破!

    换做之前,做梦都不敢去想!

    第一次……感到修炼这么容易,这么简单!

    “如果能拜他为师……”

    激动过后,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单凭这样询问,就算能够进步,又能走多远?

    最好的办法就是拜那位前辈为师……一旦成功,报仇将不再是奢望。

    知道有些事,拖得越久,变故越多,没太多迟疑,柳依依抬脚向外走去。

    就算跪在门前不起来,也一定要拜师成功!

    快速前行,还没走出练武殿,一个不阴不阳的笑声响了起来。

    “这不是柳衣吗?怎么,昨天败给我,痛定思痛,修炼了一夜?就你这种天赋,别说一夜,就算再修炼三年,想要胜我,也几乎没有可能吧!”

    眉头蹙起,柳依依抬头,随即看到一个白衣青年,出现在不远处,嘴角扬起,带着冷漠的笑容。

    正是昨天切磋,并且胜过她的同门师兄,周源!

    (昨天和肘子、奶骑、卖报、老鹰、飞天鱼、齐佩甲一起吃饭,然后我提出了砍他们的小要求,然后就被虐了,很惨,刚醒,在这里,诚恳的奉劝大家,没事别装逼。求推荐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