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七章 鹦鹉授课
    就在柳依依缓缓向院落靠近之时,乌龟老慢带着鹦鹉和毛驴,也来到了隐仙居外面。

    “这家伙是谁?”

    看了一眼,毛驴满是惊恐。

    拿着长剑,手上还有血,一看就不是好人……该不会想抓我做火烧吧!

    “应该是镇仙宗的弟子……”鹦鹉道。

    虽然一直在禁地没出来过,镇仙宗的服饰,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毛驴缩了缩脖子:“听说宗门弟子,个个都很厉害,妖兽可以随手斩杀……我们还是藏起来吧!”

    “藏起来最好,但不阻止的话,伤到主人就糟了,他还没开始修炼呢!”鹦鹉道。

    跟在苏隐身边多年,对后者的情况知道的很清楚,一直学习琴、棋、书、画之类的技艺,没学过功法,实力就算有,也不会太强。

    充其量比普通人厉害一些,面对正儿八经的修仙者……肯定是要跪!

    “那怎么办?”老龟问道。

    逃走,对方可能对付主人,不逃走,它们会有危险,很难选择。

    鹦鹉道:“这样吧,我问问他要干什么,如果不说话,那就是坏人,我先拖住,你们想办法把主人带走。”

    一驴,一龟同时点了点头。

    商议完毕,老龟轻轻一晃,绕了个圈,飞到了院子里,三头宠物,躲在了门后。

    ……

    吐出一口气,柳依依目光坚定。

    死都不怕,又怎么可能怕得罪人!机会一旦错过,报仇将终生无望。

    正想敲门,里面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何人,在这徘徊,所为何事?”柳依依一愣,心中骇然。

    隐仙居的范围很大,直径超过几百米,她站在门外,压制住了气息,按照道理,很难被人察觉,此刻,听对面的意思,早就发现了……

    不愧是写出蕴含剑意字体的强者,令人恐怖!

    “在下是镇仙宗一位普通弟子,无意中来到此处,想向前辈请教剑法……”柳依依道。

    “请教?”

    说话的是小武,回答之后,一双鸟眼,看向大黑和老慢,带着不解。

    这么客气,不是找麻烦的?

    “我以前拉磨时,听别人说过‘请教’,话虽好听,其实就是挑战……例如,‘久闻大侠威名,今天特来请教’、‘阁下杀驴技巧很好,在下请教请教’……说是请教,实际上是要杀人的!”

    回忆了一下,毛驴带着紧张:“因此,肯定是来杀主人的……逃吧!不然,主人没练过剑,请教什么?明显是借口!”

    虽觉的不太像,但鹦鹉还是点了点头:“杀人倒是未必,不怀好意应该是真的,有可能是想探查主人的实力!甚至弟子身份都可能是假的……这样,我再问问!”

    说完,对着外面,继续道:“你要如何请教?”

    “呃……”柳依依想了想:“前辈若是能够亲自出剑,自是最好……”

    她悟性低,实力弱,讲解的太深奥了,可能什么都学不会,最好是施展剑法,才能学会一些。

    “果然不怀好意!”

    鹦鹉咬紧嘴巴。

    让主人这种没练过剑的人出剑,目的不言而喻。

    外面的人,果然好有心计,不是老慢和大黑提醒,都觉察不了……

    想了想,满是不悦的开口:“如果我不出呢?”

    不想错过机会,柳依依硬着头皮道:“前辈若是能亲自讲解剑道,在下感激不尽!”

    “怎么办?”见对方不依不饶,再次看向两位好友,鹦鹉有些着急。

    “这家伙一看就不好惹,咱们肯定打不过,不如你随便说几句,糊弄糊弄,能糊弄走了最好,不离开,也能再拖一段时间……”毛驴道。

    “好!只是……怎么说?我们都不懂剑道啊!”鹦鹉翻了翻白眼。

    它就是一只鸟!

    让它吃还可以,剑道……开玩笑呢!

    “真的不会,假的还不会啊?”毛驴瘪了瘪嘴:“你不是见主人劈过柴吗?就按照那个讲,反正都是劈,差不多就行!”

    “也对!”鹦鹉眼睛一亮。

    随便讲就是了,越深奥越好,至于对方能不能练出来,会不会走火入魔,关我屁事?

    是这家伙先不怀好意的,对付坏人,当然不能客气!

    “也罢,我给你讲解一番,能理解多少,就看悟性了……”

    做出决定,鹦鹉清了清嗓子,道。

    “是!”

    听到前辈,并未生气,反而真要讲解剑道,柳依依激动地眼眶泛红,站在原地,充满了渴望和恭敬。

    这种强者亲自讲解……一生的荣幸!

    “劈……剑道,讲究一个准和快,想要做到这点,意念是最重要的,意到神到,心有所想,意有所致,心意结合,才能更好的提升力量……就好像飞行,翅膀挥舞的越快,飞的就越高……”

    “???”柳依依一呆。

    飞行不是御剑吗?翅膀挥舞?什么鬼!

    “他们没翅膀,应该说蹄子……”压低声音,毛驴纠正错误。

    “咳咳……”

    反应过来,鹦鹉继续讲解,很快就将主人劈柴时,看到的细节及领悟详细说了一遍,最后哼了一声,道:“好了,今天就说这些,你慢慢领悟吧!能领悟,说明你天赋不错,是个好鸟,领悟不了,不是好鸟!”

    反正我是胡说,领悟不了,只能说明你天资不好!

    嘿嘿!

    “不是好鸟?”

    柳依依彻底懵了。

    前辈说的话,好深奥啊!

    心中疑惑,却没有丝毫怀疑。

    这种级别的强者,每一句话,必然都大有深意,不理解不要紧,先把听到的记了下来,回头仔细研究即可!

    想到这点,躬身抱拳。

    “多谢前辈,为我授道、解惑!”说完,转身离开。

    能给她讲解这么多,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不敢奢求太多。

    “走了?”

    三兽悄悄飞了起来,落在墙头,果然看到少年,已然消失在视线。

    “难道我们想错了,这家伙没有恶意,真的只是过来请教?”

    “只是……主人这么弱,有啥可请教的?”

    三宠对望,都有些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