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六章 柳依依
    离开隐仙居的鹦鹉,时间不长便飞到了禁地。

    “大黑,老慢,主人已经找好了住处,让我喊你们过去!”

    苏隐眼中只会学舌的家伙,此刻和正常人一样,思路和语言都十分清晰。

    “外面的人,动不动就对我抽鞭子,还让我拉磨,我害怕……”

    略带颤抖的声音响起,黑色的毛驴,后腿站立,两只前蹄捂着嘴巴,满是担忧。

    同样说话了!

    “没什么可害怕的,我们现在也是妖兽了吧!”

    一侧的乌龟缓缓道。

    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慢,一句话说完,足足过了三分钟。

    “你还是别说了,我听着着急!”

    打断了它的话,鹦鹉道:“我们三个,以前只是普通动物,听了主人弹琴、看他作画,吃他种植的粮食,才开了灵智,尽管力量一天比一天强,但不代表很厉害了,外面应该还是有不少强者的!出去后,只要低调的跟在主人身边,不说话,不冒头,不遇到生命危险,就一直伪装成普通动物……应该安全无虞。”

    “只能如此了……”

    毛驴连忙点头。

    做普通驴时,被人打怕了,胆子很小,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瞻前顾后,各种担心。不过,哪怕外面再危险,让它离开主人……也做不到。

    “走吧!”鹦鹉道。

    毛驴、乌龟点头。

    主人不在这里,已经没有待下去的意义了。

    “老慢,你就不能快点,这样走下去,咱们到主人新住处,差不多要三天后了……”

    见老龟,慢悠悠的前进,一米的距离,都要走好几分钟,鹦鹉呱呱叫出声来。

    “前几天,看主人劈柴,我领悟了一些奥义,用上的话,速度可以快一些!”

    尴尬一笑,老龟身体一晃,本就庞大的身躯,再次膨胀,变得直径超过十米:“你们上来……”

    毛驴和鹦鹉齐刷刷站了上去。

    刚站好,就感到被一股巨大的惯性带动,差点摔下去。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鹦鹉和毛驴这才发现,已经离开了禁地范围,不知飞了多远。

    “这是……快一点?”鹦鹉和毛驴无语。

    哪里是一点,是快的太多了!

    短短两个呼吸,差不多飞出了几十里……这速度,应该都赶得上一些弱小的修炼者了吧!

    “第一次用,没适应!”

    看了一下脚下的位置,老龟同样愣了一下,尴尬的声音响起。

    “你到底领悟了什么奥义?”鹦鹉好奇。

    “闪电!”老龟道。

    鹦鹉和毛驴翻了翻白眼。

    所谓的奥义,就是大道的雏形,做什么都慢的乌龟,竟然领悟了闪电……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稳一手,千万别在主人面前展露……”毛驴略带担心的交代。

    “放心!”老龟点头。

    在主人眼中,它们只是普通动物,弄的太出格,万一被嫌弃怎么办?

    它才没那么傻。

    “那就好,放慢速度回去吧!”

    老龟点头,放慢了十倍速度,向隐仙居的方向飞去。

    ……

    三头“普通动物”离开,墓碑下的诸多残念,再次浮现出来。

    “这三个家伙,天天观看苏隐作画,听他弹琴,吃他种出来的粮食,甚至技巧入圣时的奖励,也得到了几分……已然脱胎换骨,不再普通了!”

    “尤其是毛驴,来的最早,吃的最多,一身实力,比起仙兽,都不差分毫!”

    “比较好玩的是,虽然已经彻底蜕变,它们自己却一无所知,依旧认为只是个普通动物,对拥有的力量毫不知情!”

    “从开智到现在,从未没出去过,不知道也正常吧!”

    “不仅是它们,苏隐用入圣时写出的字画,制作的桌椅、工具,甚至种植出来的花草,也全都不普通!”

    “这小子同样一无所知,还以为学的只是普通技巧……一个不正常的小子,带着三头不正常的宠物,以及无数不正常的东西……真不知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

    “放心,肯定很好玩!”

    “或许能够燃起诸天,打破这里的桎梏,替我们报仇!”

    “仙墓,也该终结了……”

    意念闪烁,很快消失。

    ……

    镇仙宗,练武殿。

    叮叮叮!

    兵器交击的声音响起,两个身穿白衣的弟子,正在切磋。

    宗主、大长老等人仙陨,高层震荡,做为普通弟子,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依旧该修炼的修炼,该切磋的切磋。

    呼!

    左边弟子长剑向下一压,右边略显瘦弱的少年,连续后退了十几步,脊背撞在墙壁上。

    “柳衣师弟,你力气这么小,没吃饭啊?”

    “就这种实力,还想学习剑法,成为剑修?想多了!”

    “吃饱再来吧!”

    ……

    四周一阵嘲笑的声音,瘦弱少年拳头捏紧,脸色出现了不健康的苍白。

    他叫柳衣,是镇仙宗的普通弟子,入门三年了,一直很努力,可惜受限天赋,到现在只有聚息三重,剑术也一塌糊涂,所有弟子中算得上倒数。

    要说不努力也就罢了,可明明比任何人都努力,修炼的也更加刻苦,但不知为何,修为就是不怎么增加。

    “我输了……”

    声音略带干瘪,柳衣眼中满是失落,转身向外走去。

    同期师兄弟中,他修为最低,经常被人嘲笑,早已习以为常。

    走出练武殿,握住长剑的关节,逐渐变白。

    “三年了……没有丝毫长进,一直如此,何时才能给父亲、哥哥报仇?”

    眼眶透红。

    他不叫柳衣,而是柳依依,是个女孩!

    三年前,家族遭到巨变,一夜之间被屠戮干净。

    为了报仇,化名柳衣,伪装成男子,进入镇仙宗学习修仙之法,希望有一天,能够脱颖而出,拥有可以报仇的能力……

    可惜,天赋实在太差了!

    按照目前的进步速度,百年都难以脱尘,而她的敌人,最低都有化凡境修为,甚至神宫境!

    三年来,试过各种方法,没日没夜的苦修,但效果微乎其微。

    难道……老天爷不想让她报仇?

    只让她做个普通人?

    好不甘心!

    握紧剑柄的手掌,渗出鲜血,牙齿咬的快要碎裂。

    “算了,实在报不了仇,就去地下见父亲,告诉他,是女儿不孝……”

    一瞬间,柳依依充满了绝望。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现在的她,觉得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咬了咬牙,拔出长剑,正想自杀,这才发现,漫无目的的乱走,不知何时,已然来到山脉深处。

    到处都是茂密的植被,高大的树木,将太阳完全遮蔽,一个古旧安静的院落,缓缓映入眼帘。

    门框上方,“隐仙居”三个大字,遒劲有力,银钩铁画,宛如一柄长剑,横槊虚空,剑意充斥,似乎要将天地都撕裂。

    “这……”

    瞳孔收缩,柳依依身体颤抖起来。

    眼前的三个字,似乎与大道相容,不仅奥妙无比,更是给人一种,剑气冲霄之感。

    “一定是某位精通剑法的前辈写出来的……”

    眼眶泛红。

    镇仙宗竟然隐藏了这样一位强者,如果能拜他为师,必然可以突飞猛进,所谓的报仇,也就不算什么了!

    想到这,再忍不住,抬脚向院落的方向走去。

    虽然不知对方心性如何,贸然拜访,会不会引来杀身之祸……但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