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请小师叔 > 第五章 隐仙居
    碧落海,乾源大陆十大险地之一。

    此刻,灵气沸腾,狂躁的力量台风一般席卷,混杂的力量,将空间切出无数块,凶险异常。

    不过,凶险的地方,宝物也多,正因如此,前段时间外面的封印开启,镇仙宗的宗主等人冒险前来,结果……全都陨落。

    “桀桀,我极乐大魔王,终于逃出来了!”

    封印外,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即空气晃动,一个孩童模样的人影,突兀出现,全身魔气激荡,宛如化为实质。

    “他在那……”

    “别让他逃了,否则整个乾源大陆,无人能够幸免!”

    “一起出手!”

    ……

    一阵急促的呵斥,数百位修仙者,御剑而来,一个个悬浮空中,体内法力激荡,准备布置天罗地网。

    “一群蠢货,还真以为碧落海有仙器出现?只是我故意弄出来的幻象而已,不吸引你们过来,哪能破开封印?”

    童子冷笑。

    他被镇压在碧落海不知多少年了,就在前不久,故意破坏了封印,并且释放了一些气息,让人误以为这里会有绝世宝物。

    结果,大兖州的强者,来了无数。

    借助他们相互争斗,相互抢夺而散发的力量,一举破开封印!

    “修为没彻底恢复,今天先饶你们一命,不过,我记住了你们每一个人的模样,下次见面,就是你们的死期!”

    冷笑声中,童子身体逐渐虚化。

    “他要逃,快动手!”

    一位老者喊了出来。

    轰轰轰!

    数百位强者,同时出手,无数道法落了下来,天空都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痕。

    力量停歇,四周一片虚无,并未发现大魔王的身影,也没发现一丝魔气。

    “被他逃了……”

    所有人脸色同时一白。

    “师父,这位大魔王到底是谁?”沉默了片刻,一个青年忍不住问道。

    知道碧落海冒出了一个魔头,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神色凝重,老者眼中满是担忧,道:“应该是【极乐童子】关泽权,八千年前的超级大魔头!年少时,被人下毒,变成了侏儒模样,再无法长高,为了报复,苦修魔功,百年后,达到虚仙巅峰,名震天下。”

    “曾一个人屠灭大乾州、大源州等地七个一流宗门,三十多个二流宗门,开天境以上的高手,被屠杀了不下上万。对于整个大陆来说,算是真正的大灾难了。”

    “为了剿灭这位,九州之地,汇聚了三十八位虚仙强者,追了整整三个月,才在这里抓住,不过,无论众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击杀,无奈之下,只能封印于此!”

    “本以为,早就彻底炼化,魂飞魄散,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众人全都一震,不少年轻人吓得面容惨白,瑟瑟发抖。

    到底逃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是一位真正的大魔头,这下逃走,整个大陆,怕要再次面临灾难!”

    “往那个方向逃了?”

    “西北。”

    “那里有什么宗门?”

    “好像是……镇仙宗!”

    鸦雀无声,过了好大一会,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宗门的宗主、大长老,也到了这里,结果被困在一处,全军覆没……”

    “本就不强,又没了宗主和大长老等高端战力……估计这个宗门,要完了!”

    ……

    不知道碧落海出现的变故,苏隐跟在陈御二人身后,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院落前。

    是镇仙宗一位长老修筑的,距离主峰很远,靠近山崖,四周全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极其安静。

    还没来到跟前,就看到门框上方,“隐仙居”三个大字,略显枯黄,随时都会脱落。

    满意的点头。

    足够安静不说,名字也不错。

    他叫苏隐,这叫隐仙居……一听就逼格满满。

    推门进入,一道蜿蜒的溪水沿着院落流淌,客房足有几十间,院中还有一片空地,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虽然很久没住人了,但陈御二人,用避尘珠清扫了一遍,倒也干净。

    家具之类,苏隐之前学木工技巧的时候,做过不少,完全可以将那些古旧的物品替换下来。

    至于空地,则可以种菜、种粮食,自给自足。

    见师叔祖满意,陈御二人这才松了口气,抱拳离开。

    “这片种水稻、这片种小麦,那片种玉米……”

    重新安静下来,苏隐并未休息,而是将院子空余的地方划分出十几个区域,一边闲逛一边设计:“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单调,弄些花草!”

    手腕一翻,一大堆带着泥土的鲜花,落在地上。

    不是牡丹之类的富贵花,而是一些常见的植物,狗尾巴草、喇叭花之类……学习养花技巧时,随手培育的,离开禁地时,觉得开的鲜艳,便连同花肥,一起放在了储物戒指里了。

    取出工具,按照特殊的方式种植好,院中立刻清香扑鼻,让人神清气爽。

    微微一笑,苏隐又将自己学习技巧时,做的一些物品、家具拿了出来,摆放在各处。

    “这才像个样子……”

    凉亭,摆下棋盘;观雨台,放上古琴;房门,挂上写好的对联;客厅,一副副图画悬挂其中,甚至大门外的“隐仙居”,也被他擦掉,重写了一遍。

    不是因为破旧,而是……字太丑了,看不下去……

    不到半个时辰,整个院落焕然一新。

    如果说之前,有些偏远,唯一的好处就是安静静谧,而现在,灵气充盈,韵味十足,已然变成了一座人人向往的仙家福地。

    不过,这些都被院墙遮蔽起来,丝毫没有外泄,远远看去,依旧是个破旧的府邸。

    “可以让小武、大黑和老慢过来了……”

    一切准备妥当,苏隐笑了起来。

    小武是那只鹦鹉,大黑是毛驴,至于老慢,自然是那个做什么事,都慢悠悠的老龟。

    来到观雨台,双手抚摸着古琴,轻轻一划,一道美妙的音乐,流水般响了起来。

    刚刚种植的鲜花,观众一样,左右摆动,之前做的手工、挂件、装饰品,书写的对联、墙上的画卷,同样晃动起来,宛如沉醉。

    “呱呱!”

    片刻后,一只鹦鹉飞了进来。

    小武。

    苏隐轻轻一笑。

    离开时,专门交代,听到琴音,便飞过来,现在看来,真听懂了!

    不愧是修仙世界的动物,哪怕同样没修炼过,也比地球的聪明,更通人性。

    “去把它们一起带过来……”

    苏隐交代。

    扑闪着翅膀,鹦鹉恋恋不舍的向外飞去。

    它之所以开智,就是因为听了主人弹琴,此刻,仙曲袅袅,实在不愿意离开。

    一曲终了,苏隐停了下来。

    同一时间,晃动的花朵、摇曳的书画、舞蹈的装饰……同样安静下来,好像之前从未动弹过一样。

    (求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