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士半生录 > 第三十四章 差点挨揍
    没过多久,在疯老头的一阵捣鼓下,那玩意儿突然就出现了一片雪花,还伴随着“滋滋滋”的噪音。

    我是懒得理会疯老头,我专注着在木漆果盘里挑来挑去,正准备每格都尝个遍。

    突然,随着疯老头扭了一个按钮,那玩意儿居然出现了人影,还有人声。

    我正在专心致志的吃着“无花果”,被突然出现的人声吓了一跳,接着看到那盒子里面有黑白的人在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凑到疯老头身边。

    盒子里面的画面有些不清晰,还时不时地有几道波纹晃动,可尽管这样,还是让我觉得这盒子太神奇了。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咋还有人有声音?”

    疯老头还在扭着那个盒子上的按钮,我嘴里叼着几条无花果,脸都快凑到盒子的玻璃上了。

    “你个土包子,这叫黑白电视机。”疯老头摆弄着黑白电视机背后的天线,说道。

    黑白电视机?这名词我听得耳熟。

    我想起来了!

    在我们学校里,有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我曾经在课间的时候听他说过,他家有一部黑白电视机。

    只不过在学校里我性格孤僻,没什么朋友,也不爱参与课间的打闹,所以也没怎么仔细听他描述黑白电视机。

    直到疯老头说了,我才想起来。

    其实那个年头,城里的黑白电视机也慢慢的平民化了起来,虽然不见得家家户户都买得起,但是至少十个家庭有四五个家庭都有黑白电视机。

    这还只是在城里,农村就更别说了。

    富裕一些的村子,有一台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那必须是每天固定时间,村子里的人都会跑到那家去,各个拿着长板凳,坐在那家的院子里等待。

    那场景常常是几十人看一个黑白电视机,然后每个人都会从家里拿些吃食,一边互相吃对方的零嘴儿,一边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电视机。

    终于,在疯老头摆弄天线之后,黑白电视机里的图像才开始清晰起来。正好播放的是电影——《陈真》。

    我和疯老头坐回沙发,一边吃着木漆果盘里的零食,一边看着电视,等着我妈回来。

    对于第一次接触这么神奇的“盒子”的我来说,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我妈是和我爸一同回来的。

    我爸一进门,就看到疯老头和我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

    他很热情的一边喊着“陈大哥”,一边朝疯老头快步走了过来。

    谁知道疯老头抬腿就是一脚扫开我爸,塞了粒花生到嘴里,然后说道:“去,别挡着我看电视!”

    我爸哭笑不得的站在旁边不知所措,这时我爸才看到,靠着疯老头躺着的我,又一阵热情奔涌而来,但是瞬间就变换了脸色,居然板起了脸,朝我说道:“看看你,坐没坐相!”

    我正在嚼着字母饼干,我爸的“变脸”我可是看在眼里的。怎么一到我,就是板着脸了?

    但是我唯独怕我爸,赶紧爬起来坐正了身,看着果盘里的字母饼干,我想伸手再去拿些吃,却又不敢。

    这时,疯老头干脆就把果盘拿到了手里,然后又靠着沙发躺着,把果盘放在肚皮上,说道:“嗯,是没个坐相。把背给我挺直咯,不好好坐,不给你饭吃。”

    我哭了,靠你身上那么久,你咋不说?

    好像我爸和疯老头碰在一起,除了喝酒聊天,最喜欢的就是统一战线来训我......

    接着我爸就在旁边坐了下来,和疯老头还有我一起看起了电视。

    饭桌上,我爸和疯老头两个人喝着酒,我妈就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

    我爸随口问了一句我,跟着疯老头干啥去了。

    这话题说到我心口上了,自从上次,疯老头他们和穷奇一战之后,我心里可憋得慌,总想把我看到的神奇事情和我爸妈分享。

    于是我放下碗筷,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起了我的所见所闻。

    我讲得痛快,我爸妈也听得入迷,我爸端起的酒也悬在空中,整个人听呆了。

    期间我讲到我救了疯老头一命的时候,我看向疯老头,还得意的冲他抬了抬眉。谁知道那老头一声不吭的只顾着夹菜里的肉吃。

    弄得我咬牙切齿的,但是事情还没讲完,看到我爸妈一副听入迷的样子,我心里头的满足感啊......

    等我把和穷奇战斗的事情讲完,我爸妈整个人都痴了。

    我爸把手里的酒一口闷下,然后手顺了顺心口,说道:“太刺激了!”

    而我妈则叹了口气,给我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催促着我赶紧吃饭。

    我扒着已经没有了热气的饭,突然肩膀上被我爸重重的拍了一下,吓得我差点整个人从凳子上摔下来。

    我爸一脸狐疑地看着我,问道:“你没吓到屙尿到裤子里?(你没吓到尿裤子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我爸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光,竖起大拇哥说道:“有种!(这里是好样的的意思)没给我老张家丢人!”

    听到我爸难得的夸我,我忍不住得意起来。

    正准备接一句“那是!”的时候,疯老头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说道:“哼,丢人?老张啊,我来给你说说,你儿子做了么的好事!(做了什么好事的意思)”

    我一听这话,瞬间明白了疯老头要说什么事情。

    刚刚还得意的我,瞬间焉了吧唧的垂下了头,一个劲儿的扒饭。

    疯老头那边可说的欢乐,把昨天我当众抢他烟筒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爸。

    根本不需要添油加醋,疯老头只要说出事实,我就能预想到我后面下场是什么。

    我爸的传统观念很深,特别是他小时候拜师学过木工,对不尊重师父的人他最痛恨!再加上,他最尊敬的就是疯老头,我对疯老头做出这事,我爸能轻饶得了我?

    我现在就好像期末考试考砸了,老师要求把试卷拿给家长签字时的学生的心情,忐忑不安,坐立不安,我只能一个劲儿的扒饭。

    更何况我一想到我爸的“铁砂掌”和皮带,我全身都冒起了冷汗。

    果然,我爸越听,脸色越低沉,听到最后他“嚯”的一声站起来,很熟练的就把腰上的皮带给抽了下来,对折了一下,就拿皮带指着我:“你个畜生!”

    说完,我爸的皮带扬起,眼看着就要落在我身上。

    我闭上眼,全身绷紧,准备迎接着即将抽在我身上的皮带。

    这是我挨揍次数多了之后练会的“绝技”。只要在皮带或者巴掌落下来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绷紧身体,等巴掌和皮带打下来之后,就不会立刻疼起来。

    就在这时,疯老头一把抓住了我爸的手,左手还拿着酒杯,右手就抓着我爸拿着皮带的手,说道:“还用得着你揍?我揍过了,这小崽子也认识到错误了,来,喝酒。”

    我看见我爸拿着皮带的手动了动,还想抽我的样子,但是疯老头的手力气太大,抓得我爸根本挣脱不开。

    我爸只好把手放下,一边把皮带系回裤腰上,一边怒瞪着我说道:“尊师都做不到,你也算个人?”

    我爸越说火越大,忍不住要动巴掌,又被疯老头拦住了。这次疯老头没说什么,只是一口酒直接倒进了我爸嘴里。

    我看着好笑,但是又不敢笑,生生憋住,脸都涨红了。

    “老张啊,来,喝酒!”

    疯老头给我爸倒了杯酒之后,又对我妈说道:“桂芳啊,再去弄两个下酒菜,让正一帮忙,他现在做的菜,我爱吃的。”

    我妈知道疯老头这是给我解围来了,赶紧拉着我下了饭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