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母老虎升仙道 > 第一百四十二章赢鱼
    余大千一仰头,笑的那叫一个得意,看的姜乐有些牙疼。

    “对了你在这里再修整几天再走也不迟,我回洞府看看了,好多年没有回洞府,不知道我的灵兽还活着没,有没有饿死。”

    姜乐哑然,看着往水帘洞而去的余大千,这小子不是几百年没有回来了么,他的灵兽真的还在?

    事实证明,你在活水里养鱼的话,不管过多久根本就不用担心死活和饿不饿死的问题,只要担心有没有吃鱼的人就行了。

    姜乐拿着符笔正在阳光下欣赏笔杆的璀璨华光,正要感慨一声,真好看,璀璨夺目啊,就听到一声惨绝人寰,凄厉狰狞的大叫“啊~!”

    吓的姜乐赶紧将符笔收起来,飞身来到大千真人的洞府前,神识往里一看,见洞府的阵法禁止没有关闭,飞身进去。

    就见大千真人手里正抓着一个小少年,小少年十岁多的样子,手正抱着一只和他身高一样的大的金黄色金鱼,大金鱼的尾巴缺了一半,而声音正是那小少年嘴里发出的。

    “这是什么情况?”

    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这情况,余大千见到姜乐来,气呼呼的将小少年往地上一按,扭着他耳朵的手又加力几分

    “我要是再回来晚上一会儿,我的灵兽就要被这小子给吃了。”

    灵兽?看了看那小少年手里抱着的金鱼,虽然尾巴缺了一半,可还没死,四阶凤尾龙睛金鱼,没想到大千真人的灵兽竟然是一条观赏类灵兽,这实在跟他的风格不符。

    “奇怪,难道你的洞府在你走之后没有开启阵法禁制,如果有的话,他是怎么进来的?”

    被姜乐这么一提醒,大千真人也反应过来问手里抓着的小少年

    “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少年嗷嗷叫“我说我说,你轻点轻点,我是从那潭水下面的喷泉中出来的。”

    “喷泉?”

    就在那小少年说话之时,姜乐明显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是人的气息。

    “老爷子,那小少年是什么?应该不是神兽吧?”

    白老爷子声音有些激动

    “异兽!那是异兽赢鱼,奇怪,这种上古异兽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修仙界?丫头你要将他给弄到手,异兽赢鱼从上古至今已经灭绝了,这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这条鱼绝对是大杀器。”

    姜乐不动声色的对正在拷问小少年的余大千道:

    “大千道友,想来他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既然你的灵兽没事,不如将他交个我吧,我觉得他跟我有缘,我打算收他为徒。”

    大千真人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看看手下的小子,手上的力道就微微松了些。

    那小少年见对面的女子说要收自己为徒,这男子掐自己的力道就轻了,小少年立刻张嘴就嚎

    “师父救我~”

    这可真是会就杆儿爬。

    姜乐噗嗤一声就笑了,余大千将自己的灵兽解救出来,手底下的小少年也放了,再看那养着他宝贝灵兽的水潭,里面竟然一条鱼都没有了,赶紧给自己的灵兽疗伤。

    一边疗伤一边道:“你真要收这小子为徒啊,他什么来历都还不知道呢,是不是太草率了?”

    那小少年才被他放开,又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对着他呲牙,余大千白他一眼,就见姜乐递出了一瓶疗伤丹药帮他上到大金鱼的尾巴上,一边道:

    “没事,我看他合眼缘,那如今他是我徒弟了,他伤了你的灵兽,我自然是要帮他赔礼的。”

    “你还真要收他做徒弟啊!我劝你还是别收他了,这小子把我那一潭的鱼都给吃了,要不是我这灵兽厉害些,或者我再回来晚些,我这灵兽怕是都要进了他的肚子了,而且这小子还生吃,不知哪儿冒出来的。”

    听到说自己不好的话,小子躲在了姜乐身后对他吐舌头,嘴里还“略略略~”的气余大千。

    要不是余大千这会儿给他的灵兽疗伤,没有时间搭理他,否则定要再揪着他的耳朵转上十圈八圈儿的。

    这么一想就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耳朵上,感受到她的目光,小少年对她露出一行两排小白牙,讨好的笑笑“师傅你真好看!”

    “少拍彩虹屁,看你干的好事。”

    “师傅啊,我这不是饿么,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洞府怎么出去,一直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我回也回不去,要不是那水潭中有几条小杂鱼,您的乖乖徒儿就等不到您来了啊!”

    姜乐无语,她收的这个徒弟真的是上古异兽赢鱼么,别是个马屁精吧,还是不打算理会他了。

    从空间中拿出三株八百年的灵药,两株一千五百年的灵药,还有一千中品灵石,放到石桌上道:“这算是我替我徒弟赔给你的,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带人走了哈!”

    余大千看了眼那些东西,点点头,见她要走也不留,他的灵兽尾巴可少了一半呢,心疼死他了。

    小少年两眼亮晶晶的盯着那些灵药和灵石,眼睛都要直了,口水哗啦啦的泛滥差点要将他们给淹了。

    “没出息,以后别说是我徒弟,走吧!”

    天知道她是真没有想要收徒弟,就怕说要契约这小子,余大千会跟自己抢,毕竟是化形的异兽,可是难得的紧。

    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她还是不要去考验人性了。

    所以才说以后出去别说是自己徒弟。

    “为什么,师傅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我吃的不多的,真的。我还能帮师傅打架,我的牙口可好了,谁要欺负师傅我就帮师傅咬谁。”

    带着他回到自己的临时洞府,小少年惊讶的看着光秃秃的洞府,张大了嘴

    “师傅,这是你的洞府么?”

    “临时的,我打算修整五年后就离开,但现在多了个你,我打算等下就离开。”

    说完不理他,问白老爷子“爷爷,这家伙要不要也弄个隐息玉?”

    “不用,这小子有些道道,如果不是你能察觉他身上不是人的气息,就是我都要费力才能看出他的本体是什么,刚才我查看他本体的时候,他还警觉的以为是你在查看他。

    看他这会儿对你这样子,估计是以为你已经知道他的本体,这小子是打算赖上你了,正好你就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