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求你当个妖吧 > 第145章 沙尘敷衍玉帝【求订阅求月票】
    李长庚哼道:“还不是每次呼喊,你都装死,老夫气愤不过,才做出莽撞之事?”

    沙尘道:“大人每次都是火急火燎的来,在下真的来不及反应。”

    眼看李长庚又要发怒。

    沙尘赶紧道:“李大人此次前来,到底所为何事?”

    李长庚也是被气糊涂了,每次来沙尘这儿,他都一肚子火。

    现在听到沙尘主动提起,他才是哼道:“老夫进去跟你说,打开洞府大门吧。”

    沙尘道:“在外面说吧,在下听得着。”

    李长庚面颊抽搐了一下,眼中满是怒意,道:“这是听不听得到的问题么?是你的态度问题,老夫是来宣扬玉帝陛下的圣明的,你让老夫在外面宣扬?”

    沙尘愣了一下,道:“陛下又打算降罪了么?”

    然后故作委屈,道:“天理何在?”

    李长庚皱起眉头来,沙尘这看样子似乎真的有些委屈,难道玉帝说的是对的。

    不过。

    他不在乎。

    哼道:“不是,乃是陛下觉得闻仲不教而诛,实在不妥,而且陛下觉得给你的惩罚过重了,回想起你以前的兢兢业业,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特意让老夫来赏赐你的。”

    又是赏赐?

    赏赐愣了一下。

    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玉帝不是打算用对付孙悟空的方法来对付他么,怎么又赏赐了!?

    难道。

    又改变策略了!?

    沙尘忽然想到当初闻仲来的时候,他说的那么一番话,简直是撞天屈。

    估计传到了玉帝的耳中,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委屈。

    沙尘是知道的,玉帝是要让他做暗桩,肯定希望他忠心耿耿。

    既然发现他是真的委屈,估计觉得有突破口,又改变了策略吧。

    毕竟。

    对付孙悟空的那一招,不是对谁都管用,也不是那么好操作的。

    首先。

    对孙悟空动手的是如来,那是有着绝对的实力差距,加上孙悟空确实做错了。

    若是孙悟空没有错,如来不教而诛,直接镇压? 即使孙悟空对如来恐惧? 也不会有敬畏和服从。

    沙尘兢兢业业在流沙河受罚,此乃众人皆知之事。

    加重处罚已经不妥? 不教而诛更是为人所不齿。

    若是还强行镇压? 制造恐怖,那绝对会适得其反。

    沙尘仔细考虑了一下? 就知道玉帝的心思,也就放下心来。

    只要玉帝别一门心思的想坑他? 也别想搞什么恐怖镇压? 那就行了。

    想要怀柔?

    就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反正,沙尘心硬如铁。

    继续给玉帝卖命的事,他是干不出来的了。

    想让他搞西游无间道,更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

    玉帝要给他赏赐? 他也不会拒绝? 谁会拒绝好处呢!?

    更何况,拒绝玉帝的赏赐,那就代表你生气了,代表你不识好歹。

    下一刻,大兵压境? 那就悲催了。

    沙尘不傻。

    反正就是说几句拜年话而已。

    他期盼的看着李长庚,而李长庚也是再三表示要进入流沙河洞府才会给赏赐。

    不进去? 就不给

    沙尘半步不退,道:“李大人? 若是如此,那我不要了。”

    李长庚大怒? 道:“你敢拒绝陛下的赏赐? 如此不识好歹?”

    沙尘道:“并非在下拒绝? 而是李大人不给啊,在下想要,也没有。”

    李长庚大怒,道:“你打开洞府,老夫自然会给你的。”

    沙尘道:“在下不敢。”

    李长庚道:“你有何不敢,怕老夫打杀你了么?”

    沙尘也算耿直,点头道:“若是李大人初次前来,客客气气,在下尚且不会如此想,但是每次李大人都是大发雷霆,在下真的怕被打杀了。”

    李长庚气得差点心梗。

    这厮,还真敢说。

    也真的是不要脸,为何老夫会如此大发雷霆,那还不是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夫是病猫么!?

    两人僵持了许久,李长庚思考了无数对策,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他是来怀柔的,不是来置气的。

    甚至来之前,他就知道,沙尘这儿得到了玄武甲,肯定更加坚壁清野,坚决不出来的。

    果然,真的不出。

    他也无可奈何,反正打不进去,他试过了。

    若是阵法的话,他还有点信心,给他足够的时间,就能打进去。

    但是玄武甲,他真的进不去。

    甚至,李长庚觉得,普通的准圣,恐怕都进不去,最多能够让里面的沙尘难受而已。

    躲在玄武甲里的沙尘,在准圣攻击玄武甲的时候,肯定会被震慑到,从而难受。

    李长庚是这么想的,甚至已经在考虑,是否要请准圣出马了。

    只是这个念头才兴起,他就暗中否定了。

    “他算什么,根本不配让准圣出马。”

    便是不再考虑此事,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反正玉帝已经廷议了,估计很多大臣在思考对策了。

    僵持了许久。

    李长庚还是妥协了,就在外间给了赏赐。

    而沙尘的虚影分身接过了赏赐,双手抱拳道谢。

    玄武甲也是有一道透明空缺,能够让外间正好看到引雷台上的情况。

    沙尘真身正在上面,双手抱拳,说着不要钱的拜年话。

    “多谢陛下,多谢李大人,多谢天庭……”

    反正拜年话也不值钱,别人给了你好处,说一声感谢,又不会掉块肉。

    李长庚听了却很不是滋味。

    又是这样,这厮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他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让玉帝改变策略,绝对不能心软,沙尘就是一个白眼狼。

    给了那么多赏赐,竟然还隔着玄武甲道谢,说的都是没营养的话。

    一句效忠和效死的话都没有,全是敷衍的拜年话。

    玉帝或者不明白这样的人是什么人,反而被蒙蔽了,觉得他是忠臣,只是受了委屈。

    但是。

    李长庚经常接触各类大臣,什么人都见过,而且跟沙尘接触了很多次。

    很明白,沙尘是从里到外都是透着拒绝的。

    但是给赏赐,又是来者不拒。

    十足的混子老油条。

    他真想当场把赏赐的东西给拿回去,但还是忍住了。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道:“陛下宅心仁厚,赏赐颇丰,但是你罪责难逃,他也没办法放了你。”

    “你好生受罚,时机成熟了,老夫会跟陛下求情,希望他能念及旧情,放了你的。”

    沙尘闻言道谢,实则半句话都不信。

    李长庚又忽然道:“行了,你好好反省吧,取经人又来了,希望你不要为了获得无匹的法力,从而吃了他。”

    说完,便是走人。

    沙尘面色古怪起来,李长庚想害他。

    站在洞府里,沙尘捏着下巴,皱起眉头,呢喃道:“过去了那么久,他总算是来了么?”

    他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因为这个取经人跟之前的取经人,是有些不一样的。

    这个取经人是跟他的分身寒山一起出生,他专门去设计的。

    分身的每一个感情变化和经历,他都是感同身受。

    人非金铁,孰能无情。

    跟金蝉子转世身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的感情。

    说实话,沙尘并不想让这个金蝉子转世身死了。

    至于吃了他,那更是不可能的。

    但是。

    他不吃,路上的妖怪总会吃的。

    因为,时机未到,天庭和灵山都不会真正的下决心去保护金蝉子转世。

    这几世,金蝉子会一直转世轮回。

    这一世,若是没有意外,也会死。

    沙尘并不是很想让他死,可是他又不可能会亲自出手保护,而且他肯保护,恐怕金蝉子转世也会死。

    因为。

    时机未到。

    天庭钦点的取经人,一个都没到位。

    西游路上的妖魔鬼怪和行进路线都还没有规划好,也就是说佛道因此而瓜分的利益,还没分配好。

    利益不均,是不可能开始西游浩劫的。

    沙尘就算现在带金蝉子转世到灵山,也会被打发回去。

    更何况。

    沙尘根本没想过要去西天取经。

    想了想,沙尘便是没有继续多想,此事只能顺势而为,全看命。

    不过。

    他也是心中有了一点计较和想法。

    就等着金蝉子转世前来。

    半个月之后。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从流沙河之外传下来,虽然低声,但是却稳稳地传入了沙尘的耳中。

    沙尘愣了一下。

    他正在修炼,即将承受新一轮的雷罚,借机强化肉身。

    结果,听到了佛号。

    而且,这个佛号不是他专门去倾听的,而是有意传下来的。

    “这里,就是流沙河么?”

    “如同大海一般,一眼望不到对岸,这里,真的是一条河?”

    声音继续传下来。

    而沙尘也是结束了修炼,抬头看上去,果然见到有一个和尚,站在岸边,直皱眉头。

    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和尚正是金蝉子转世陈流儿。

    然而跟他印象之中的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完全不一样。

    此时的金蝉子转世,已经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和尚,容貌看起来十分的沧桑,饱经风霜。

    更像是五十多岁的老和尚,只是面白无须,满面风霜,头戴斗笠,手持钵盂和禅杖,披着袈裟。

    袈裟看起来有些光彩,但是也沾染了尘土。

    穿着草鞋,拉着白马。

    若非沙尘的法眼能够看透本质,而且对金蝉子转世十分的熟悉,估计都不敢认。

    此人,就是金蝉子转世。

    最让沙尘震撼得,还是这个金蝉子转世没有修行法力,但是天台饱满,地阁方圆。

    元神格外的强大,已经达到了真仙的水准。

    而且跟以往有些不同的地方,此次的金蝉子转世,身边除了白马,再无活物。

    更没有,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