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啦 > 第294章 凭她也配养娘娘的孩子?
    云锦忙叫住惜花:“我觉得自己在长安殿派不上用场,还不如回娘娘身边伺候,好好侍奉娘娘……”

    在惜花的注视下,云锦硬生生改了口:“我继续在长安殿潜伏着,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就叫我,记得要照顾好娘娘和小皇嗣!”

    “行了,你做得好,娘娘还能忘了你的好?”惜花说完,背着手走远。

    云锦看着她的背影,目露欣羡。

    不禁羡慕惜花能在娘娘身边伺候,她却只能陪着王才人在长安殿虚度光阴。

    翊坤宫内,弄影把宫里流传的消息跟顾长安说了。

    顾长安闻言冷笑:“若无意外,就是唐茵在背后搞小动作,这是想用舆论的力量压死哀家,想要逼哀家尽快滑胎,或者是想利用后宫其他妃嫔来弄死哀家腹中的宝宝。”

    真当她在意这些外界舆论吗?

    浓月听到“宝宝”二字,就知道娘娘越来越看重小皇嗣。

    若娘娘想滑胎,就得尽快作决断,偏生皇上知道了这事,现在连后宫妃嫔都知道娘娘有喜,这可如何使得?

    “那娘娘可有决定?”浓月送上一杯热开水。

    顾长安摇头道:“皇帝不是让哀家再考虑一下么?不急,再想想吧。”

    “娘娘可得想好,若这孩子生下来,就没办法正大光明地跟着娘娘,除非娘娘愿意委屈求全,进皇上的后宫。”浓月正色道。

    顾长安不耐烦地道:“你今天话特别多!”

    浓月无奈地看着自家主子:“娘娘就说实话吧,是不是又比昨儿个更爱小皇嗣了?”

    “没有的事。”顾长安别开视线,其实有一点心虚。

    不能说更爱了,而是更加舍不得了才对。

    这毕竟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她昨天还梦到一个小奶娃叫自己妈妈,可爱得一塌糊涂。

    要她对这么可爱的孩子下毒手,她实在是……

    浓月表示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娘娘就是嘴硬心软,平时又那么喜欢孩子,怎么舍得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不如这样吧,娘娘就委屈一些,进皇上的后宫。大不了将来娘娘坐上中宫之位,母仪天生,这样小皇嗣也跟着娘娘沾光,届时娘娘也就是正宫娘娘,比当太妃更厉害!”弄影在一旁搭话。

    顾长安听得这话笑了:“你还真敢想啊!”

    当皇后这种事她自己都不敢想。

    “有什么不敢想的。以娘娘的才情和容貌,还有娘娘腹中的皇嗣,正宫之位除了娘娘,哪里还有更适合的人选?!”弄影觉得自己一点也没夸张。

    她觉得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娘娘更优秀的女子,这可是打发自内心的感受。

    “奴婢也觉得弄影这话有道理。”浓月平素不张扬,但此刻她赞成弄影的话。

    顾长安有些意外浓月会跟着弄影胡闹。

    她对做皇后没什么兴趣。哪怕是成了正妻,周恪不还有一堆的小妾么?

    如果这世上真没有一个可以对她从一而终的男人,那她宁愿打光榻一辈子。

    这样一想,她觉得或许该留下腹中的孩子。

    弄影还在极力游说顾长安,顾长安的心思却飘远。

    是得尽快下定决心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不然晚了,孩子再大一些……

    “哀家到现在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服下了避子汤,还会怀上?”顾长安越想越郁闷,拍案而起。

    “娘娘是有身子的人,要文雅一些,注意胎教。”弄影急忙提醒。

    浓月的注意力和弄影不同,她也有同样的困惑:“照理说每回娘娘都及时服用了避子汤,不会怀上宝宝才是……”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在娘娘和皇上断绝前曾有一次侍寝,那应是娘娘最近的一次侍寝,但那回送避子汤的是栖星。

    当时她还就这件事仔细查过药碗,确定药碗上没有不干净的东西才安了心。

    但是她没让御医检查那是不是真的避子汤。

    会不会是她想多了?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顾长安看出浓月的表情有异。

    浓月便把自己想到的这件事跟顾长安说了,顾长安听完后,面色微沉:“如果栖星把避子汤换成其它汤药,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弄影则是一头雾水:“那为何不索性换成绝育药,反而把避子汤换了,这说不通呀。”

    是她脑子太简单,还是娘娘想事情比较复杂?

    “换成绝育药,上回不就被你识破?但换成一般的汤药,就能神不知鬼不觉,而且老天爷也帮了她一把,哀家竟然真怀上了。哀家有喜,这可不一定就是喜事。哀家这样的身份突然有孕,对哀家而言是灾难。栖星背后的人是唐茵,唐茵有多会算计,不需要哀家来给你们提醒。这不,现在哀家就面临一个要不要拿掉孩子的难题,为此夜不能寐。”顾长安勾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不得不说,唐茵这个人非常会算计。一个弄不好,她跟周恪恩断义绝,才真是如了唐茵的意。

    “婉昭仪怎么会想出这么变态的法子?”弄影经顾长安这么一点拨,瞬间也明白了唐茵为何要这么做。

    娘娘若拿掉了皇嗣,从此就会在皇上心里多了一根刺,切断皇上对娘娘的恩情。

    若娘娘生下皇嗣,娘娘和孩子如何面对世人异样的眼神。

    总归怎么做,都让娘娘为难,受益者都是唐茵。

    “若哀家生下这个孩子,唐茵指不定还想接过去抚养,这才是她最阴险的地方。”顾长安勾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凭她也配养娘娘的孩子?!”弄影一听这话就来气。

    “娘娘真要滑胎,皇上指不定也会记恨娘娘,这事儿娘娘得想清楚才来作决定。”浓月正色道:“娘娘若不要这个孩子,也正中了婉昭仪的圈套。”

    这样娘娘既伤了自己的身子,还让皇上也不喜娘娘,唐茵是笃定娘娘不会留下这个孩子么?

    “这个恶心的女人!”顾长安冷下眉眼:“不给她一点教训,哀家心里不舒坦。”

    她确实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想一想,接下来她该怎么做,才能反将唐茵一军。